「納粹王子」錯在哪裡?

看到這張照片,我只有一個感覺:這小夥子實在蠻笨的,笨到令人有點擔心他有一天當英國國王怎麼辦。:-P

不講什麼納粹遺毒的問題,因為我相信這類道理幾乎任何一位不太呆的歐洲人都懂、不是歐洲人的我們沒親眼看過也聽過,所以這裡只隨手寫寫,提供一點關於這件事情的背景資料。

歐洲人之所以都懂,是因為對於他們大多數來說,納粹的記號已經變成了一種社會禁忌。

你可以是德國人、可以是當年的德國軍人、可以在心裡覺得希特勒或納粹黨了不起、可以覺得德國軍服帥呆了、可以覺得只有白人最偉大,但最好不要把納粹的標記戴在身上;因為不僅反對的人會罵,連同好也會覺得你幹嘛捅馬蜂窩,搞得大家都很難混下去。

而這個搞得大家很難混的,竟然是當年被德國炸得亂七八糟的英國的當今王子。這下子真是個「超級凸鎚」(major faux pas),糗大了。
在二次大戰結束之後,同盟國陣營的不成文共識是不反德國人或德國、甚至不反當時的德軍,而把歐洲的一切罪過推給納粹,讓大家有重修舊好的機會。
所以,書報雜誌上提到當時的德國、甚至軍事模型上的舊德國「直線鐵十字」國徽,都是沒有問題的,因為它代表的是當時的德國,甚至德國(統一前的西德)國徽用的還是傳統的鐵十字徽章;但除非作為史料用途,否則最好不要出現代表納粹黨的「倒卍字」標誌。
所以,一些比較謹慎的廠商(尤其是歐洲、以及當年跟德國同盟而挨罵的日本)在製造相關的商品時,都會避免讓納粹標誌出現在包裝上。
例如下面照片中的日本製大戰時代德軍Fw-190戰機模型,「直線鐵十字」國徽沒問題,不過垂直尾翼上的納粹徽就不見了:

其實原來是這樣子的:

此外,原本在大戰期間國防軍(Wehrmacht)和黨衛軍(Waffen SS)制服右胸前的軍徽,在之後的複製品上,其中的納粹徽也多半只剩下一個圓圈、或是打個叉叉意思一下:

保持原樣的也有,不過有這種原版徽章的衣服最好別穿出門就是了。不過最近在台北街頭有家重型摩托車店,就用了這個原版標誌大大出現在招牌上,也有某些耍帥的小夥子,在機車上貼了紅底白圈黑倒卍字的納粹旗貼紙,令我每次看到都不禁捏把冷汗。
遠在半個地球之外、沒吃過納粹虧的我們,也許可以用「不知道」或「耍帥」來解釋,不過一水之隔的英國王子犯這種錯,這兩個理由可就不管用,活該得挨罵了。
我在今天的中國時報上看到這張照片時,先看到的是他那件衣服的德軍二等兵領章,原本覺得還好,不是內行人應該看不出來,後來看到袖子上的紅色領章之後,第一個念頭就是「完蛋了」。
在歐洲,這種錯誤似乎不是道歉可以解決的;不過從外電報導中看來,無論是王子自己、或是英國媒體,除了「輿論大譁」、並且要求王子親自道歉之外(先前是由發言人出面發表道歉聲明),似乎沒有進一步的譴責,算是幫皇室留了點面子。
不過就我看來,他的道歉聲明內容還是不盡理想:
「Prince Harry has apologised for any offence or embarrassment he has caused. He realises it was a poor choice of costume.」
沒有提到作為英國王室繼承人之一,心態應該糾正、應該弄清楚歷史的的問題,而只是輕描淡寫的「哇,穿錯衣服了」而已。那件衣服應該他是自己的,不是當場跟人家借的吧?如果他自己有這件衣服,那又是怎麼回事?
以我自己的立場,倒是沒有什麼批評王子的資格,而且寧可相信他是「天真無知的王子」、而不是「納粹同情者」(所以一開始先罵「笨」幫他開脫)。也許對於一位長得很帥、但卻失去母親的王子,社會加在他身上的壓力和要求都太多了,但這是他自己沒有辦法改變的命運,而對於歷史的認識、以及適當的對應態度,並不只是王室成員才必須瞭解的。
題外話:14日的中國時報A10版上,對這件事情有一篇很詳細的報導,不過翻譯這篇稿子的人似乎不知道「Erwin Rommel」是誰。新聞中提到「‥‥穿著二次世界大戰時德國著名戰將歐文羅摩的沙漠軍服打扮」,其實「歐文羅摩」就是一般譯為「隆美爾」的這位德國非洲軍(DAK)元帥。
(更多文章和討論請參閱我的主網站:fredjame.com

Facebook回應

留言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 | 佈景主題: Baskerville 2 by Anders Noren

上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