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疫情的兩個新名詞,以及中文怎麼說

這幾天因為疫情之故,出現了兩個新詞:「Covidiot」和「Social distancing」;有人問我這兩個詞中文該怎麼說,那麼這週就來聊聊這兩個字。

Covidiot

首先來看「Covidiot」。這個字是「COVID-19」(武漢/新冠肺炎的「學名」)和「Idiot」(白癡)的合體;指的是:

  • 固執己見,忽視自我規避政策,因而加速疫情擴散的蠢蛋。
  • 囤積物資,製造不必要的恐慌,導致他人無法取得基本生存必需品的白癡。

以上是網友的譯法,英文方面的詳細說明請參閱字彙網站;用這個字直接搜尋,現在也可以直接搜到不少結果。

以下的討論我們「就字論字」,先不牽扯「醜化」之類見仁見智的判斷。

在翻譯一個這樣的詞時(特別是新聞媒體首次在外電上看到這個字,要放在中文報導中讓讀者理解),一開始要注意的是幾個原則:

  • 形容主題越貼切越好;
  • 越短越好:因為經常會用到,所以短一點可以節省空間;越短也越容易記憶、越容易朗朗上口;
  • 越簡單明瞭越好:盡量不用專業字眼,一看就知道是在講什麼;
  • 獨立性高:最好在沒有上下文的地方(例如標題),也能一看就知道是什麼;
  • 越中性越好;並不是說不要「醜化」或「針對」,但不要特別指稱無關的特定個人或特定族群。例如「搶匪」也很醜化,但針對的是大家反對的行為,所以還好;但「肥宅搶匪」讓搶匪跟一個無關的群體做了不必要的連結,就比較不好。

事實上,姑且不論「Covidiot」算是一個貶詞(因為有「idiot」在裡面,而且指涉的是一個大家不喜歡的行為),它的創造算是符合了上述這些條件。

倒回來看,當初這個字也可能是「Coronaidiot」(冠狀病毒+白癡);但一來比較不順口、而「Corona」又是個太普遍的字(啤酒、汽車等品牌都用過),所以用「Covid」反而比較精準,算是「不用專業字眼」的一個例外。

當我看到這個字的時候,第一個直覺反應的中文詞是「武漢蠢」(武漢肺炎+蠢/idiot)。雖然就字義結構來說,這樣並不算貶低武漢這個城市、或是那邊的居民(想想看,「台北俗」也並不是貶低台北),不過這有太寬廣的解釋空間,所以當然不是個好選擇。

另外一個同樣結構、甚至可以拿來搭配上下聯的詞,是個頗有歷史的說法,叫做「南洋呆」。根據維基百科的解釋

熱帶神經衰弱,又稱熱帶狂亂、南洋呆,最早出現於1902年,作為神經衰弱的延伸,主要用以表示白人前往熱帶殖民地後,一系列身體不適的症狀,產生神經系統的機械性衰弱。

簡單說,這是某些人「去了南洋之後出的問題」,也不算是有貶低南洋的意思;不過因為話隨人講,我們還是不採用這個角度的說法好了。

另外,如果是可能出現在媒體或文章上的說法(相對於私下閒聊),基於上述提到「不要指涉無關群體」的原則,最好也不要使用「白癡」之類的詞。

在這個原則下,「蠢」算是安全的說法,因此可以保留;接下來要處理的,是前面的兩三個中文字。

註:也有人建議「蠢」可以用「白目」來取代;口語上這也是個可行的說法,不過僅適用於台灣。這個版本就不多作討論,喜歡這個說法的人以下請自己將「蠢」代換掉即可。

如果先不考慮太多,直接拿最近的相關名詞來套,可以先列出幾個:

  • 肺炎蠢
  • 病毒蠢
  • 冠狀蠢
  • 疫情蠢

……之類的。前兩者會讓不知道的人誤以為是「因為生病而引發的蠢」(雖然現在應該不會有人真的這樣想了),所以也並不恰當;不過英文版的發明者似乎沒有這層考量就是。而後兩者雖然可用,但也不是特別好的說法。

這時候就可以拿出另外一個文案技巧來用,就是「說反話」。「說反話」、或者說「反串」,是網路鄉民經常使用的技巧之一;例如說人是「XX天才」,往往其實是反面的意思。

如果往這個方向去思考,又可以有兩種變化。舉例來說:

  • 防疫蠢
  • 防疫天才

「防疫蠢」是將原本前面形容「防疫不力」的詞反過來講,在上下文中造成一種反差。例如某個標題寫(名字為虛構):

「王小明確診還到處上夜店,堪稱『防疫蠢』」

而「防疫天才」這種「雙重反話」應該就不用多解釋了,點一下之後大家都會用:

「王小明確診還到處上夜店,堪稱『防疫天才』」

以上這些例子,都只是用來說明解析句子、翻譯單詞的方法,不會是現今媒體實際採用的說法;如果上面的例句會出現在媒體上,大概就會寫成:

「王小明確診還到處上夜店,堪稱『毒王』」

「李小美掃遍全台大賣場衛生紙,堪稱『卡臣大戶』」

……這類「極端反話」再加上用力誇飾的說法了。

Social distancing

「Social distancing」也是最近比較受到廣傳的一個詞。根據維基百科的解釋

社交疏遠,也稱為「社交距離」或「保持社交距離」,是一種意圖阻止傳染病傳播或降低其速度的非藥物性感染控制措施,其目的為減少感染者和未感染者之間的接觸,並藉此使疾病的傳播途徑、致病率和死亡率最小化。

話說在先,我覺得「社交疏遠」就是個相當好的譯法,因為夠明瞭、夠精確、也夠中性,所以相當適合媒體沿用;以下是純粹「為翻譯而翻譯」的解析討論。

這幾天陸續看到的一些其他版本包括(以下都可以直接接「政策」或「策略」,這邊多半都先直接省掉):

  • 社交保距
  • 社會隔離
  • 滾開政策
  • 你別靠過來
  • 維持社交安全距離
  • 保持距離,以策安全

其實原文就已經相當簡單明瞭,就是在「社交」(social)場合「保持距離」(distancing;一般英語是說「keep a distance」,這邊為了簡潔起見,把名詞當動詞用、再透過加「ing」轉回名詞形式)。

而因為簡單,所以翻譯上沒有什麼花樣可以變,只是改成中文之後的適用性與修辭差異而已。

所以上述的例子都沒什麼不對,而我想到的一個說法叫做「人際敬遠」,例如用在標題上:

「某國政府呼籲民眾在近期採取『人際敬遠』原則」

如同前面說的,這邊套用「社交疏遠」的說法也很好。

我講的「敬遠」用法,其實是借自日本人的棒球名詞,也就是過去所說的「故意四壞球保送」:因為對方打者太強,所以戰術上讓投手故意投出四壞球「敬(強打者而)遠(之)」,避免被打出長打。

而這個詞當然是出自中文的「敬而遠之」,所以我們沿用不會有「和製漢語」的問題,用的時候腦中或許還會有「拱拱手保持距離」的斯文畫面。

而用「人際」取代「社交」,則是因為前者不僅適用於社交場合,也涵蓋了更寬廣的家人、同事、朋友、交通工具、甚至路人等等;不過字義上來說,「社交」比較接近原文的意思,而且意義也是對的。

結語

以上就是這兩個新詞的翻譯與使用方式解析,作為寫作和閱讀的參考;而同樣的分析原則,也適用於許多新詞在引進或翻譯時的應用。

如果你對於中文名詞的翻譯歷史有興趣或研究,就會發現現在的「媒體急就章」、以及近數十年中國的「草率翻譯」結果浮濫傳播之前,出現過非常多的好例子;而這些詞有許多已經融入我們日常生活之中,而且你每天都會用到好幾個。

有興趣的話,可以詳讀「和製漢語」這個維基百科條目、以及相關的文獻,或許會有很多令你驚訝的發現。

Facebook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