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書《程天縱的職場力》編者序

這篇文章是我以初稿編輯身分,為程天縱老師新書《程天縱的職場力》所寫的序文。因為程老師不愛欠人情,所以並沒有邀請企業大老或專家學者寫序;除了自序〈人與事的交會〉之外,就只有城邦出版何飛鵬社長寫的、以及我狗尾續貂的這篇了。

我是傅瑞德,程天縱老師迄今五本書的初稿編輯。

四年多前,我還是某媒體的社長,經常在網路上尋找有潛力、或是有實力的作者;說來孤陋寡聞,我確實是到了大約那個時候,才發現有程老師這號人物。

當時,我對於名頭響亮作者的文章,都會抱持稍微謹慎一點的態度。倒不是懷疑他們的成就或學識,而是文章的整體品質:有些作者的學識和表達能力不一致,有些是槍手代寫,結構和說理能力多少得視影子作者的功力而定。

但我在讀過、編過程老師的幾篇文章之後,不僅這些疑慮一掃而空,甚至請求程老師長期與我合作。而也承蒙老師青睞,從此之後讓我成為專屬編輯,負責處理之後所有作品的文字。

程老師之所以選擇我,除了認同編輯品質和文字能力之外,還有一個重要的理由:

「我認為你真的看得懂我的文章。」

程老師這樣說。

「看得懂」有兩個原因。第一,雖然職場成就各有不同,但我跟老師有一些類似的背景:都是科技公司業務員出身、曾在美國受商管學院訓練(甚至同時間在美國就學)、之後都曾經擔任不同領域的管理職。

第二,我在編輯和其他工作上也還算有些資歷,對於歷年文章中所提到的企業、案例、問題、解法也容易有些體悟;因此老師願意完全信任,放手讓我潤飾、編修、增補他的作品,只在我有所誤解、或是不慎誤植時才出手糾正。

然而重要的是,雖然我有些類似背景、工作年資也只差十來年,但程老師眼界的寬廣、職場的實戰經驗、帶兵的規模、學識的深厚與融會,都遠勝我不下百倍。

幾年以來,在有幸經手的近二百五十篇程老師文章中,我窺見了過去三十年生涯沒有體會過的全新世界、站在真正的巨人肩膀上,重新俯瞰許多事件與現象。

這也是我年過半百、歷經職涯起落,仍然心甘情願對程老師執弟子之禮的原因;而能讓我這樣俯首向學的前輩,真的不多。

如果只是自己從經驗中學習,可能永遠沒有機會碰觸這些體會;更可能必須經歷更多的跌撞,才能從失敗中學到看幾本書就能得到的教訓。

這也就是程老師在退休之後,仍然持續著述的目的。到企業演講、或是個別輔導新創,都只能嘉惠少數人,而且必須不斷重複講述許多基本道理;寫成書之後,就可以讓更多人看到,也能成為求教者節省時間、加深印象的基本教材。

讀通這幾本著作之後,您應該可以大致理解程老師的知識和思考體系,並且建立自己的體系,成為日後工作和處世的助力。

如同程老師在前一本書《每個人都可以成功》自序中提到的:

假設每個人的大腦都是一部機器設備,文章或書籍就是投入這部機器設備的「材料」;而每部設備的內部都有不同的「增值流程」,將原材料加工成「產品」,加入每個人的「思想體系」之中。

……要深入瞭解作者的思想體系,就必須對作者的經歷與思考模式有所理解,這樣才具備感覺交流和吸收的基礎;讀起文章和書籍來,才能得到最大的收穫。

程老師文章中的經驗、故事、評論固然重要,理解並據以建立自己的思考習慣、為自己的問題找出最佳解法,才是閱讀這幾本書最大的目的。

過去幾年來,我與程老師合作愉快;在工作之餘,他更給了我數不盡的協助、鼓勵、以及鞭策。可以說,沒有程老師這段時間的拉拔,我的進步和領悟,就不會跟現在一樣多。

程老師常約朋友們喝酒、也能喝;席間雖然輕鬆,但也常常以不同方式延續著親授課程。當老師連問三次「再想想」的時候,表示他有興趣知道、也想逼出你真正的想法;如果端起杯子敬酒一圈,表示現在的話題可以打住,進入下一段對談。

這樣的耳濡目染,讓程老師與我既是忘年之交、是專業領域的師徒、更是我的人生導師。

程老師不喜歡別人叫「大師」或「總裁」之類的官銜,但願意被稱呼「老師」;因為這個稱呼不卑不亢,也反映了他在「作育英才」、為台灣啟發更多國際級專業經理人的理想。

希望每位讀者都能體會這個用心,以這幾本作品作為起步,往專業經理人的征途邁進,也成為一個更有智慧、更勇於創造與嘗試的人。

至於本書,我就不再贅述介紹了。打開目錄瀏覽一下,你就會知道這數十篇文章的思考架構;開始閱讀第一篇文章,你就會發現這又是一場充實的啟發之旅。

讓我們一起,再敬程老師一杯。

Facebook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