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想被法國殖民」


A:‥‥但是我現在經常飛的航線是世界上最不sexy的航線,比如說從台北經香港去上海,所以我在飛機上或在機場最大的困擾是『視覺性』的,因為在這些航線或是機場,你很難看見好看的人,尤其暑假的時候幾乎都是旅行團。
B:不要說好看,就算是比較有class的都不多。
A:我所謂的『好看』當然不能比那些坐在東京Lotus cafe裡的人。只是我們的文化到底出什麼問題,為什麼會養出這樣一群造成視覺污染的男人,而且這些人全部集中在中正機場,在這個時候我真想被法國殖民。

——摘自某「時尚設計」雜誌中,發行人和某創意總監的對話

我不喜歡所謂的文化菁英主義、也不喜歡看到以文化菁英自居而用歧視眼光睥睨他人的人(所以大家偶爾會看到我在字裡行間修理一下這類人士)。
我們這些「平民百姓」也許有些時候行為不檢,需要被糾正(例如在機場喧譁),也許有時候因為沒有菁英們的教育背景和品味還有靠呼攏社會大眾賺來的銀兩,所以穿不出東京或法國的品味,因而污染了菁英們覺得應該十分優雅的公共場所視覺景觀。
從另外一個角度來說,菁英們也許原本就需要跨國界的視野,不需要太在意當哪裡的幾等公民,只要鈔票上的人頭行得通就好;也許菁英們反正看到不是他們那種class、講一句話帶不了幾個英文字的人,鼻子就會皺得擠出痘子來。
菁英們,這是你們的自由,這世界需要你們;有了你們,這個世界才不會沈淪得太快、人們才有仰望的對象、在機場穿拖鞋的阿伯才能得到救贖。
對吧?可以輪到我說了嗎?謝謝。
我們的文化到底他媽的出了什麼問題,可以養得出這種虛偽、歧視、自以為高人一等的噁心角色,而且還被媒體捧在手心上當寶?
我自己甚至不是絕對的民族或國家主義者,你想當哪一國的國民,請便;我絕不會用「背叛國家」啦、「崇洋媚外」啦這類說法來罵人;你想跟Micheal Jackson一樣,從黑變白、從白變綠,請便,那是你的自由,跟我沒有屁關係。
然而,當前面講了一大串(其實這只是文章一開始的地方,後面還有整整兩頁)優雅而高尚的道理之後,「殖民」那句話卻讓無知和幼稚完全破功。越南也被法國殖民過,阿爾及利亞也被法國殖民過,街上有的是菁英們夢寐以求的法國風情、法國麵包、法國咖啡,地下躺的是血流成河的法國殖民者和被殖民者。但遺憾的是,這些人們不見得有機會見識到這位菁英的理論、我也不知道他們看了會有什麼反應。
想去當法國人(或日本人、隨便哪裡人)是一回事,想要被殖民(或是「get screwed by some other people」,請原諒我的文字粗魯媚外,實在忍不住)又是另外一回事。有些話,如果不知道是什麼意思、背後的意義是什麼,還是留著在家裡自己用就好,不要拿出來丟人。
這位同學,我覺得你的問題比中正機場那些「視覺污染的男人」嚴重多了。
(更多文章和討論請參閱我的主網站:fredjame.com

Facebook回應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