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中年危機的胡言亂語

最近雜事頗多。前一陣子一位同學離婚,搬回去跟家人一起住;我去幫忙搬家、順便(應主人要求)撿了一些剩餘物資回來用。

這位朋友先前是某網路公司的副總,不過最近一年工作並不順利、婚姻也出了狀況,作為一位「時間調配比較自由」的好朋友,我前一陣子帶他去海邊浮潛散心、還介紹其他朋友給他認識;希望換點環境可以改變心情、找找新的機會。

前兩天週末因為海況不佳沒去潛水,就接到了另外一位同學的電話,要我去淡水一家可以俯瞰河口的餐廳會合,一起吃頓飯。

這位同學在我們之中,算是事業非常成功的;他早年曾經擔任財經記者,不過在進入銀行界多年之後,已經爬到某外商銀行副總裁的位子,常駐在上海,住的是衡山路的高級住宅。

兩年前,他跟著直屬上司跳槽回台灣某本土銀行至今。前一陣子聽說他的上司離職,不免令人擔心他作為「政務官」,這個位子是不是還能坐得穩。

(如果您在金融界做事,也許猜得出來這是哪家銀行、甚至是哪個人,就幫忙保密一下吧。)

A Tamshui restaurant
號稱1930年代英國副領事宅邸的餐廳

坐下來吃飯一聊,據他的說法,官位是沒問題,不過生活中還是有許多需要費心的事情;住家的地點不能離公司太遠、想送小孩到美國讀小學、怕菲傭逃跑、工作太累昏倒過兩次、護士抽血找不到血管、到香港開證券戶頭投資報酬率比較高……。

其實這是蠻愉快的一餐飯,還聊了一些別的事情;我光把聊到的問題寫下來,是因為經過最近跟這些朋友的相處,又開始意識到了「中年危機」這件事情。

View from a Tamshui restaurant
從餐廳俯瞰淡水河方向

先前我有些朋友是「自願性失業」、有些是「非自願」;不過多半還沒有在業界爬到主管級的位子、歷練比較少、也比我年輕一些,所以只要腦筋轉得過來、或是碰到適當的機緣,都還來日方長。

不過這兩位的狀況比較不同,都是高級主管、年齡也跟我差不多;一位處在應徵不容易找到位子、創業需要本錢的階段,而另外一位則是看來一切完美,但仍有許多事情需要操心、只好把眼前的生活品質(依照我對「品質」的定義)先放在一邊。

誠如今天另一位朋友在MSN上掛出的暱稱「每個人都在背著自己的包袱過日子」,我的朋友們也許頗為滿意自己的生活、別人看我也不見得高明,不過這些事情發生在這個年齡,總比發生在十年前要令人敏感一些。

過去這一年來,因為在網路上寫東西認識了一些新朋友;各行各業都有,不過他們有一些共通點,就是多半有自己滿意的工作、即使轉換也能很快找到新的工作(這不得不感謝網路社群的力量,不過他們都比較年輕也是原因之一),也比較有能夠運用的時間、或是發表想法的能力和慾望(否則就不會在網路上不斷發表作品了)。

我另外一個圈子的朋友則多半從事金融本行、對於網路並不熟悉(但對於iPod暢銷會影響哪幾家的股價倒是清楚得很),時間除了工作之外,多半放在家庭、理財、高爾夫球聚上。對於初入社會的新鮮人來說,他們是經常出現在財經趨勢雜誌上的人物,也是仰望的目標、學習的對象。

另外還有一些,是我以前從事雜誌工作時認識的朋友。雖然台灣的出版商很多,不過對於累積了一些資歷、但是已經無法全天加班的「近中年」而言,其實就業市場並不那麼大:永遠都有價格和衝勁方面更具競爭力的年輕一輩,資深編輯的職缺也沒那麼多;更重要的是,這一行的待遇往往令人氣餒。

所以,一些做了十年雜誌的朋友,要不是憑著熱情繼續在業界拼搏、就是成為自由工作者。

我還有很多其他圈子的朋友,不過一來沒有那麼熟悉他們的身家背景、二來共通點也比較少,所以就沒有把他們想進來了。

寫到這裡往回看看,其實不太確定自己的重點是什麼;原本只是想記下跟這兩位朋友最近的聯繫,但卻跑出拿「即將步入中年」作為中心點,把幾種類型朋友抓來檢討一下的靈感。

其實是沒有什麼結論的,每個人的能力、境遇都不相同,很難歸納出「會怎麼樣」、「該怎麼辦」;勉強說來,共通點只有:

  1. 必須開始認真面對人生的轉折點;
  2. 無論是好是壞,都得為過去十年的努力與否、過去五年的機運好壞付出代價;
  3. 用自己這段時間培養出來的人生觀,找到未來想走的路。

當然,「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的人恐怕還是佔了大多數;然而如果不去想這些事情的話,萬一哪一天人不在江湖了,恐怕還是會繼續身不由己。

Facebook回應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