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該怎麼寫」與「公民新聞」

昨天帶著半開玩笑的心情,「引用」(條目是老外寫的,說明是我寫的)完「網誌十大終極專業灌水法」這篇文章之後,今天拜讀了阿孝老師的「為何寫?寫什麼?怎麼寫?」這篇,剛好從另外一個角度來補充「blog該怎麼寫」這件事情。
我沒有能力像傳播專業的阿孝老師一樣,把「公民新聞」闡釋得這麼精闢,甚至我至今仍對「公民新聞」和「公民記者」這兩個名詞抱持著保留的態度。不過無論是從新聞的角度、或是從言之有物的角度來看,阿孝老師這篇文章的確把網誌寫作要注意的地方說得十分清楚。至於如文中所說的「寫自己冒出第三顆青春痘」的網誌,當然就不需要在意這麼多。
我想這並沒有貶低「青春痘網誌」的意思;blog本來就是個自由發表的空間,每個人也多少有關於幾顆青春痘的精彩故事可以寫,所以就動機而言,其實並沒有高下之分。:-D
前面提到我對「公民新聞」的看法,就順便來說說好了。我所謂「保留」,並不是反對的意思;近年來的許多例子,都告訴我們許多透過blog發表的新聞、以及這類新聞所帶來的影響力和社會壓力,都是不容小覷的,而且在許多情況下,也只有人人能寫作的blog可以突破實質的封鎖,把第一手消息擺在全世界的眼前。
然而這樣就是「公民新聞」嗎?我想並不盡然。

如果用Yahoo聘請記者Kevin Sites採訪全世界戰區寫blog、或是寫巴格達部落格的Salam Pax(假名)來當代表,我覺得並不是很恰當;這兩個例子都是十分優秀的報導文學作品,但Sites本來就是專業記者、Pax寫的則是與新聞事件相關的記事,記載的都是自己的體驗,並不能算是「公民記者」。
那麼,如果有人目睹了某個重要的新聞事件,而且用最快的速度把第一手資訊貼上網站,甚至對社會造成了重大的影響(但這並不是必要條件),這樣算不算「公民記者」呢?算,不過在我的觀念中有點勉強。
之所以勉強的重點,在於我對專業人士的「名器」看得很重。雖然我很鄙視現在許多所謂「記者」,但我對這個頭銜背後所代表的意義、以及好記者所遵循的專業訓練、倫理、知識、良心,仍然非常尊敬,也並不認為寫過報導、拍過照片、甚至報導事件轟動社會的人,就能叫做記者。當然,這是認知問題,如果有人覺得能報導就是記者,其實我也無所謂、不會去爭辯啦。
就像我不認為能煮飯就叫廚師、會幫台北車站改大門就叫老師、會在電視上賣東西就叫購物專家一樣,有時候一個頭銜不只是頭銜而已,而是一種自尊和榮耀。也許用這個角度來看「公民記者」,有點矯枉過正的嫌疑,不過有時候名器的濫用,往往就從看似可以通融的小地方開始。我看書,但不敢自稱讀書人;我兼職教過書,但是不敢自稱老師;我寫作,但頂多只敢自稱過氣作者。原因無他,只是覺得自己不夠格而已。
總之,我同意報導人人可寫,而且集體寫作發揮的力量往往強得無法預期;例如阿孝老師舉的網民逼迫美國的Dan Rather下台和台灣的吳清和關版、或是更早的PC Magazine發行人謝志祥被罵到臭頭關版;但這並不是新聞、也不是記者,而是大家一同在網路上,以不受壓迫的方式集體發揮公民權利所展現的力量。
這是值得肯定的,然而這種力量能載舟、也能覆舟;一千位盲人同時去摸同一隻象,並不一定能比十位盲人去摸更能獲得清楚的全貌(對盲人朋友說聲抱歉,我只是引用這個老成語而已,沒有不敬的意思)。如果沒有專業記者的追擊和過濾,集體力量也可能依據錯誤的資訊展現了錯誤的力量。
如同代議政治的產生一樣,就是因為不可能每個人都有能力、時間、資源去管理眾人之事,所以公民要選出能信任的代表,去貫徹自己的意志(理論上是這樣啦:-P)。記者雖然不需要經過選舉產生,但也同樣同時背負著貫徹人民知的權利、透過報導實況讓人們做出正確判斷的責任。這一點在阿孝老師的文章裡也說得很明白,不需要再多贅述。
所以,我對不反對有識之士推動「公民新聞」,但並不覺得我也做得到;所以就再多觀察,希望之後的發展能出乎我的意料。

Facebook回應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