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還是會買書

因為工作的關係,最近常有機會在一些場合登台獻藝,講些關於數位出版的事情;不過我發現自己常常會在分析過紙本與數位出版的差異、甚至提到一些紙本出版的困境之後,立刻補上這樣的話:

……雖然如此,我還是紙本書籍的大粉絲,多年來藏書也累積了xxx本,而且有生之年應該不會有太大改變,還是會繼續買下去。

之後想想,不知道講這樣的話是在對紙書說聲抱歉呢,還是在強調自己對紙本不是一無所知?是對紙本的觸感和氣味一直無法忘情,還是對數位出版其實信心還不夠?

今天隨手翻閱一本舊書,看到介紹藏書家Victor Niederhoffer的章節中有一段話:

Through handling many old newspapers for his research, he realized that the power of the printed word derives not only from its content but also from its context. The size of type, the surrounding advertising, the blocking out of the pages, the feel of the paper, all contributed to his deeper understanding of the historical material.

(在經手許多舊報刊做研究的過程中,Niederhoffer發現印刷文字的力量不僅來自內容本身,也來自周遭的環境;包括文字的大小、環繞的廣告、欄位的設定、以及紙張的質感,都讓讀者對這些歷史材料有更深刻的瞭解。)

是的,這正是紙本書報的魅力所在,也是數位出版短時間之內難以企及的。

然而回頭想想,數位出版也有自己的特色,有些甚至是原本以為的缺點,像是機器的重量(不是比紙本輕或重的問題,而是「無論大小書重量都一樣」的經驗)、發亮的螢幕、比紙本鮮明的色彩、操作方式、以及閱讀的環境(例如我們閱讀千頁以上的大書時,通常記憶中的環境不會是在捷運車上,但數位版就有可能);也就是說,即使是閱讀和紙本完全一樣的內容,但仍會有不同的記憶或體驗。

在製作數位出版品時,有些讀者或業主希望看到像電腦遊戲一樣的內容,每個頁面都有互動、每個物件都可以玩、最好還可以發射子彈打怪獸;如果做出來的成品比較靜態,希望保留「閱讀」的本質,而不是變成「玩具」,很快就會招來「那跟紙本也差不多嘛」的質疑。

套句我最近常用的答案:「Yes and No」。即使和紙本看起來差不多,帶來的體驗仍可以是不同的;但反過來說,我們要做的絕不只是把紙本內容以PDF之類的形式變成數位版,那樣太無聊、閱讀其實很痛苦、沒有長遠的商業價值、更浪費了數位平台的特色。

我愛紙書、對數位出版的期望也高。我希望讀者在兩者上都能獲得同樣程度的滿足,但絕不滿足於原封不動的重現;要在這兩者之間找到平衡、而又能獲得起碼的回報,真的很不容易。

然而我也相信,紙本和數位出版在市場上各自面對的窘境,有很多是來自我這一代讀者像這樣的情感牽扯。

我們不是捨不得自己喜愛的內容從白紙黑字被轉換成捉摸不著的數位資料,而是捨不得那些記憶中所熟悉的閱讀環境和心境就此一去不返。

Facebook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