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工程師」

有不少工程師、或是自認為是工程師的人,在言談之間(尤其是對象是非工程師時)喜歡用「因為我是工程師,所以……」、或是「因為工程師性格使然,所以……」來當開場白,以下再展開自己要說的話。

我對工程師沒有意見、對工程師性格沒有意見,我自己也用過「xx工程師」的名片;我比較覺得有意思的,是用這些話開場的人當下的想法。

通常最常見的狀況,是說自己好的時候:

「因為我是工程師,所以堅持求新求好、追根究柢的精神,不管別人怎麼想、怎麼看,我就是一頭栽進去……。」

幫自己的想法背書的時候:

「工程師性格的我,認為這樣的事情應該要用……的解法,這樣的話一定可以達到……的結果。」

道歉的時候:

「啊,不好意思,我就工程師個性,不會講話、做人不圓融、不會打扮、不會……。」

或是找理由的時候:

「因為我是工程師,所以我不認為……這樣不好,反而應該是……這樣,我不覺得我的作法有什麼不對。」

工程師或非工程師都很了不起,但無論社會或產業都需要分工,很難再回到光是工程師、商人、或是農夫就可以自給自足的時代;但我覺得比較有趣的是,「我是工程師」似乎已經變成一個護身符,而社會人士對於這樣的護身符也不會有太多質疑、對之後的理由也泰半照單全收。

往好處想,這是社會對工程師的尊重和寬容,因為你是工程師、有常人所不及的專業技能和貢獻,所以作事可以不顧前後、不夠圓融、不修邊幅(聲明一下:這不是我對工程師的指摘或成見,而是常從工程師朋友口中聽到的自我評價);往壞處想,則是社會對工程師的印象已經定型,反正工程師就是怎樣怎樣,大家都知道,只是從你自己口中明白說出來而已。

或許還有些其他的職業有類似的用法,例如「因為我是老師,所以……」、或「因為我是警察,所以……」,不過這些至少在我的生活圈子裡頭不是那麼常見。

我有時候在跟這類「工程師」討論事情的時候,當「因為我是工程師」出現第三次的時候,我就會委婉制止對方,請對方試試「如果我不是工程師」、或是完全跳脫「我是工程師」的角度來思考;有時候脫掉這一層皮之後,反而會有意想不到的有趣結果出現。

我自己有一點粗淺的技術背景,但基本上是個商人(小時候很討厭承認這一點*笑*);但如果我在一場對話、或是一篇文章中多次出現「因為我是生意人,所以我惟利是圖、虛有其表、不顧道義……」等等,而且引以自豪,大家應該不會太欣賞。

這中間的差別,在於通常工程師的缺點是比較「無害」的,不會講話也好、不會打扮也好,影響的都只是自己;不像生意人無奸不成商,沒事則已、一有事就害到很多人。這一點我不否認,在目前的商業社會中,生意人通常佔著企業或社會頂端的位子,只要心有邪念或是決策錯誤,傷害的人就不只是一個兩個。

但如果是工程師出身的生意人呢?或是佔據企業社會高位的工程師呢?

這些都沒有一定的答案,只能說很多事情是人性的問題,跟是工程師、生意人、或是老師和警察都沒有那麼直接的關係;只是人對自己的認知和價值判斷,都會影響表現在外的樣貌、以及和工作同僚的關係。

許多工程師常抱怨商業經理人扼殺他們的創意,這一點確實存在;但工程師思維也常讓原本很好的產品放上市場之後變成四不像。只要是很多人合作、尤其是大公司,總會有這樣的陰暗面,但企業的成功就像搞政治一樣,要嘛就是假民主之名努力壓縮少數派的空間、要嘛就是利益均沾一團和氣;真正的共和政體不是沒有,只是看犧牲了誰的聲音、犧牲多少而已。

無論你的角色是什麼、無論有沒有「我是xx」的藉口,只要坐上了適當的位子,就不會對別人完全無益、但也不會完全無害。

十幾二十年前,美國矽谷有句話說;「一個MBA可以抵消掉六個工程師的努力」,我想這也是工程師的有感而發;或許某家有六位工程師的公司,是被一位初出茅廬的MBA給搞倒的,但矽谷更不乏公司被工程師自己弄垮的案例。工程師千萬不要低估了自己的影響力。:D

昨天的新聞

汽車業傳奇人物Bob Lutz(註:美國GM汽車前董事會副主席)表示,如果要讓美國經濟再度成長,企業必須開除那些MBA,讓工程師們來主導。

(原文照錄:「…we need to fire the MBAs and let engineers run the show.」)

時代雜誌的一篇報導指出,(美國的)汽車工業已經走向短視的「帳目導向」管理方式,而且影響了許多其他產業。在20世紀前半,諸如福特、GE、以及AT&T等產業領導者,都是基於「如果產品更好,顧客就會自動上門」的理念,運用新技術來創造更好的產品與服務。

但到了1970年代末期,MBA們「只要能量化就能管理」的觀念開始佔上風,而工程師們則被趕回了研究室。Lutz認為:「鞋子的生意就應該讓懂鞋子的人來做;軟體公司就應該由懂軟體的人來開」。對於中國打算在未來幾年之中新設40家商學院的消息,Lutz則嘲諷道:「這是我近幾年來聽到最棒的消息。」

這話是可以深究的,像是時代不一樣、產業不一樣、社會環境不一樣、1970年代至今的MBA教育出了什麼問題、為什麼這些不懂產業的MBA為什麼會逐漸取得主導地位、以及GM本身近幾年的經營績效等等;但Lutz本身有MBA學位、又是在汽車業超過半世紀的大前輩,講這話當然有他的說服力和公信力。

不過單純的看,光是把MBA都開除,讓技術人員領導,就可以拯救美國經濟嗎?我想是不盡然的。讓產業回復到20世紀初期的作法,就能有當時的榮景嗎?似乎也不一定。而且很重要的是,不同的時代有不同的問題與衝突(案例:兩次世界大戰都發生在20世紀初期),把這些狀況過於單純化,反而可能導致整個體系和分工合作關係的崩壞。

所以回過頭來說,我相信這不全是工程師或MBA的問題,而是彼此都應該走出本位窠臼、關心彼此需求、涉獵非自己專業領域的學問、學習不同於自己習慣的作事方式。

說真心話,我並不喜歡「因為我是工程師」這種表達方式背後的一些態度,但我確實也看到部分MBA目光短淺、缺乏本行之外的技術和人文素養;雖然不是每位工程師或MBA都是這樣,但這兩者交錯時砍出的火花,或許就是Lutz看到的情形,而他選擇的則是捨棄後者。

然而,其實我自己也有所謂「強烈的工程師性格」,只是一來沒本事做這一行,二來之後的商業訓練也教會我在往前衝之餘要看左右、要看狀況、要做功課、要看臉色。或許這是一種退步或妥協,或許這樣有些時候比較容易成事,有好有壞。

然而在工作上,我們都是專業人士、都有好的溝通能力、都有為了大局在努力之餘又相忍為國的雅量,發語詞就別再用「我是工程師/我是MBA」了,我們都只是好人而已。

參考閱讀

Facebook回應

留言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 | 佈景主題: Baskerville 2 by Anders Noren

上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