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的強迫症美學

常常在想,為什麼一年左右才出一款手機的蘋果,可以搞到一堆人如癡如醉,包括喜歡iPhone、不喜歡iPhone的人都是如此?

似乎許多應用在其他廠商身上的定律,像是機海戰術、彩虹配色(這招其實是蘋果最先用的)、規格第一、低價為王,蘋果一律不必用到?

在1997年之前,多數電腦用戶不知道Steve Jobs是誰;1999年之前,很多人對於蘋果的認知停留在Apple ][、隨身聽就是Sony;2007年之前,很多人不知道Mac是蘋果出品的電腦系列名稱。

2007年之後,iPhone讓這些印象全部改觀:蘋果變成時尚的代名詞,謠傳Steve Jobs有「扭曲現實」的能力,蘋果出什麼就賣什麼。

對我來說,Steve Jobs是一位開創許多里程碑的傳奇人物,但並不是有魔力的領袖或演講者;Mac是好用的電腦,但並不是時尚的代名詞;iPhone的使用體驗比我用過的其他手機都好,但並不是毫無缺點,而且蘋果的App store至今仍然有一堆盜版書在上面賣。

然而,不管你喜不喜歡蘋果,可能都承認蘋果是當代消費性產品市場上實踐創新思維、並且藉以脫穎而出的代表性廠商;即使會以「教主」或「扭曲現實」來嘲諷Steve Jobs,還是得同意他基本上只以「簡單明瞭」見長的簡報,比多數其他企業領袖做的好看。

對於一家公司來說,這樣就已經夠了。

說過很多次,雖然有些歷史淵源,但情感上我並不是蘋果或Jobs的粉絲,我會盡可能以冷靜的態度去看待這家公司的優缺點;我也不會比AAPL股票的持有者更關心Jobs的去留,在就在、走就走,人生就是如此,沒什麼好說的。

但我關心的是,造就蘋果、造就Jobs、造就這些現象的原因;蘋果產品最令人喜愛、也最令人厭惡的重點,在於對產品細節的控制(或者說要求)、以及這些細節改變(或是說控制)使用者心態的能力。喜愛的人從此沉溺蘋果產品的設計和介面而無法自拔,不喜愛的人則指控蘋果的「封閉」設計剝奪了人們自由選擇和改變產品的權力。

和許多號稱講究細節的廠商比較,蘋果的講究已經到了令人髮指的程度;而當我們對於任何事情講究到這種程度時,多半就會以一種「美學」自許,像是烹飪、寫作、佈置、或是坐公車一定要拿酒精棉擦座位等等;稍微控制不好,就可能被別人說是「強迫症」,但能靠強迫症這回事賺大錢的,除了寫「十倍速時代」的Andy Grove之外,大概就只有Jobs了。

(註:這裡說的「強迫症」,指的是「十倍速時代」中所說那種時時不安的態度,不是精神科醫師說的那種。:P)

對於服膺這種美學、但卻做不到的人而言,Jobs令人敬慕;對於同樣有強迫症的人而言,Jobs令人認同。而蘋果能將這樣的態度、這樣的美學、這樣對細節的用心,透過Jonathan Ive主導的工業設計風格表現出來,則塑造出一種其他「正常」廠商很難模仿的樣貌。

想超越蘋果,道理上沒什麼困難,終究是人開的公司;但要用蘋果的方式超越蘋果,就非常不容易。因為其他廠商的老闆們多半只對「賺錢」這件事情有強迫症,但是多半希望透過「省錢」這種方式來達成。這也沒什麼不對,但是只打聽Jobs拼命用那個牌子的肥皂洗手,但沒有去買個一箱來親自洗到破皮,頂多只能學到表面而已,摸不到洗手美學的精髓。

今天發表的新iPhone應該會是有趣的產品,我也希望其他廠商能一舉推出無論在設計上、使用體驗上、整體環境上都超越蘋果的產品,讓蘋果不要太囂張、同時也看清所謂Jobs扭曲現實力場的背後;因為我並不認為關鍵在他個人身上,而是技術、美學、行銷、品質、以及許多機緣之間的奇妙組合。

Jobs的光環就像一些漫畫角色一樣,或許有點偉大,但其實沒那麼偉大,只是作者把發生在100個人身上的事情畫在一個人身上而已;跟漫畫角色計較、研究漫畫角色為什麼成功、或是當做偶像崇拜,恐怕就畫錯重點了。

一點雜感,跟iPhone 4S發表沒什麼關係。你介意(不管喜歡或討厭)蘋果、iPhone、或是Steve Jobs嗎?如果介意、而且常常注意相關新聞,或許腦中深處不知何時已經埋下了「那種美學」的種子;這是好事,用同樣的標準來看待同類型的消費性電子產品,反而正是看清市場現實、打破蘋果神話的開始。

然而,結果也可能剛好相反,慎之。

Facebook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