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大師

其實我不太喜歡某些所謂的大師。

倒不是這些大師學問不好、風采欠佳、或是聚斂無方。有些是因為他們講的東西我不盡認同,這一點當然見仁見智;有些是講的東西我認同,但做的事情不認同(或者剛好相反)。

後者這類是我覺得比較痛苦的地方;不僅我聽著痛苦,不由得也越俎代庖幫他們痛苦了起來。

我痛苦的地方在於,如果這人剛好我還挺迷的,但私底下卻不是這麼回事,滿嘴上仁義道德、一肚子外星籃球,這也痛苦;另一方面,這類大師們演講起來滿嘴亭台樓閣,回家反躬自省卻是糞土杇牆。

說這樣可以安心過日子,我倒是覺得這本身就蔚為奇觀。

不過諷刺的是,其實包括我在內,我們每個人多多少少都是這樣,很少有機會例外;但差異在於兩點。

其一:大師們明星們領導們偉人們,往往都住在自己嘴上搭起的亭台樓閣之中,撐得越高塌得越重,然而人家就是以此為樂、以此為業,總要冒點牆倒眾人推、樹倒猢猻散的風險。

然而話是這麼說,許多大師還是在矛盾中找到空隙,得享盛名直到壽終;而且搞倒的樹越多,經驗還越豐富。一來這是個人機緣,只要不傷天害理,那是前世修來的福份,這世上最不缺的就是深度近視如我的猢猻,我們也不好擋人財路。

所以其二的差異就在於你我自己看大師、看世道的修為;修為夠了,自然練出一對照妖伏魔的火眼金睛,雖然不見得要去抓蜘蛛精,但至少可以繞道而行,少花點冤枉學費買書錢。

結論:

  1. 沒事不要當大師,樹大招風,易被抓包;
  2. 招子放亮點,買國策顧問代言的動動機不如自己運動減肥就好。

Facebook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