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債與外星人的共通點是什麼?

評論家陳文茜在今天的蘋果日報上發表了一篇叫做〈當政府無感、無能、又無知〉的文章,裡頭是這樣寫的:

全球各國均已針對希臘即將退出歐元區,準備應急方案。只有台灣政府例外。

……我的疑問是:那個選前侃侃而談歐債危機的馬政府到哪裡去了?幾位熟識的立委告訴我,一周之前他們於立法院質詢主計長石素梅,石主計長表示目前政府沒有歐債因應方案,甚至判斷歐洲可以自行解決問題,台灣不需要也不必有因應對策。 

……這樣的談話若為真,那不只是無能,而且是無知。

於是我在Facebook上除了引述之外,也寫了一段這樣的評論:

歐債對於小茜茜來說,就如同阿匾對老馬一樣啊。

就是說,牽扯的事情不盡然全無道理,但如果不講歐債的話就沒梗了。這篇文章講的「希臘退出歐元區」問題雖然確有其重要性,但如果抽掉歐債這個脈絡、拿掉那些數字,重點不過就是一貫的「中國都……,政府都……,無能」而已。

這年頭流行找個題目,凡事都跟它扯上關係,扯不上就是你無知、不關心、外行;不用真的懂、也不用有方案,就可以變權威了。外星人、地球暖化、歐債都屬此類。

於是有位朋友這樣評論我的評論:

這個評論很有趣,但是沒有什麼意義。就算陳文茜總是都專挑中國好的說,只要沒說錯就好。畢竟報紙還有其他版面可以做平衡報導。把外星人扯進來,就表示這篇單純搏君一笑而已。相較於這篇文章對台灣經濟的憂心和專業的事務官對實際政策的無從使力,雖然評論很有趣,但我笑不太出來。

通常在社群網路上,我不會寫得太明,並不是因為我的評論無的放矢,而是因為那邊不是長篇大論的地方;知道我梗擺在哪的話,會心一笑就好,不知道就直接忽略也無所謂。

不過既然把歐債跟外星人扯在一起不好笑,那我還是來寫點好笑的好了。

我先前引述過北美智權報這篇題為「首季出口掉860億/公司倒7,431家/台灣面臨經濟黑暗期」的文章;其中提到去年第一季台灣對大陸出口總值301.8億美金,佔總出口約40.9%;對歐洲78.7億,佔約10.6%。

今年第一季台灣對大陸出口是272.5億(佔總出口38.4%),比去年同季衰退9.7%;對歐洲73.3億(佔總出口10.3%),衰退6.8%,都高於對全球的平均衰退4.0%。

這些數字對我們有什麼意義?北美智權報中引用中研院士的說法是:

中研院院士胡勝正表示,今年第一季的出口衰退不能輕忽,尤其對大陸的出口衰退9.7%,究竟為什麼台灣有ECFA早收清單的降稅優勢,對大陸出口衰退幅度還會這麼大,其中有值得深思的地方。而且,隨著出口不如預期,將使得民眾消費信心、企業投資意願下滑,進而影響今年經濟成長。

好,中研院士沒什麼了不起,換我說。

2000年台灣對中國出口全年總額為250億美元,平均一季約63億,現在是當時的近5倍(這是好事);但1999年大陸僅佔台灣出口市場的17.5%,現在卻高達40%(1999年資料引自童鎮源教授的論文:「兩岸經貿對兩岸關係互動的影響」)。

相較於歐債危機,對台灣而言,更重要的問題在於貿易對中國市場的依賴度正在失控。我先前也說過,在這樣的比例下,大陸對台貿易、甚至對全球貿易的宏觀調控(包括對歐盟),對台灣直接影響的程度都將遠大於歐債問題。

參考大陸的制度並不是不好、擴大對大陸經貿也不是不好,但我們的「宏觀調控」在哪裡?豈是像陳小姐一樣「歐債歐債歐債」就會有答案?

而且別忘了,台灣現今的經貿結構和大陸有很大的差異,包含產業結構、政策、外銷市場比例都不一樣,台商接單大陸生產的案例更多;何況歐盟是中國最大外銷市場(參考資料),對中國而言當然是當務之急。而歐盟是由多個國家組成的市場,內部有一定的緩衝作用、也不會有單一國家企圖操控對中國的進出口,跟我們一面倒依賴大陸並不一樣。

所以,誠然政府擬定歐債問題的因應策略是必要的,但參考中國並不一定是唯一的作法。

我並沒有說陳文茜「專挑中國好的說」,確實真有好的地方說說也無妨,我並不在意這一點;但對中國出口失衡問題比歐債問題嚴重這件事,恐怕並不會是陳小姐願意評論的重點。

但問題也不在這裡,問題在於政策對中國的貿易過度依賴、看到表面的「讓利」就無視背後的威脅、以及中國對台灣一直未消的敵意與操控意圖。

按照陳文茜的邏輯,如果台灣政府對歐債問題覺得「不需要也不必有因應對策」,因而堪稱「不只是無能,而且是無知」的話(這個推論我是同意的,政府針對歐債、外星人、地球暖化都應該有對策),那麼這個政府忽視更近在眉睫的全球經貿戰略與比例問題,又該叫做什麼呢?

那這篇「明察秋毫不見輿薪」的評論又該叫做什麼呢?

Facebook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