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劍 柳生連也齋」

下班了,來把剩下的一點「秘劍 柳生連也齋」讀完。

除了中文武俠小說之外,我也嗜讀日本劍俠小說(當然,以我的程度還是讀中譯本居多);從國中時期讀到時報周刊連載的柴田鍊三郎「眠狂四郎」、以及不小心買到的「決鬥者宮本武藏」之後,就亂七八糟讀了一堆這類小說。寫得好的和不好的都有、翻譯得好的和爛的都有。

這類劍俠小說多半跟日本戰國歷史緊緊相扣;常見的織田、明智、德川、石田這些不說,上泉信綱、柳生石舟齋、猿飛佐助、服部半藏、加藤清正、新免無二齋、宍戸梅軒、夢想權之助、真田幸村、一乘寺下松、大阪夏之陣……,這些名字都在不同作家的不同作品中反覆出現,即使換了一本來讀,似乎都有延續著脈絡閱讀歷史的感覺。

這一點在華文武俠之中,除了張三丰、達摩祖師之類的大咖之外,似乎是比較少見的;張無忌、楊過、還有郭靖,應該不太會出現在別人的作品中吧?

然而,同一個角色在不同的作家筆下,經常會有不同的善惡角度和個性;如果有興趣的話,也可以將這些角度視為一種對照與辯證。看同一個人物、同一個歷史事件在不同作品中的詮釋,也是讀日本劍俠小說的一種樂趣。

日本也有武林、武術也有流派,也有許多人與人之間的恩恩怨怨,這些當然都是小說題材;不過日本只有電光石火的劍技,少有排山倒海的拳掌,角色多半有懦弱游移的一面,高潮也往往不在生死瞬間,感覺上更接近普通人性的一面。

當然,這只是指我看過的,沒看過的還有很多。不過,少年時無意間從柴田鍊三郎的作品入門算是個錯誤(笑);跟許多其他作者相比,柴田的作品文字比較現代、也比較煽情(用日本人的說法是挺「官能」的)。

我在熟讀「決鬥者宮本武藏」的一兩年之後,才知道有「正牌」的吉川英治版本,但整個印象和胃口已經被柴田的版本養壞,之後又花了好幾年時間才慢慢再調回步調慢一些、說理多一些的故事。

五味康祐的「秘劍 柳生連也齋」相當好看,跟其他作者的風格相當不同;雖然其中集結的都是短篇,不過在不長的內容中卻有精彩的轉折和完整的交代。劍術不是五味作品的重點,除了劇情必要的部份之外,對武士交鋒的場景沒有太多篇幅描述,讓讀者自己從上下文中想像,頗為高明的寫法。

看書去,晚安。

Facebook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