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本書?我也想啊。

因為某個機緣,讓我覺得可以重啟第二本書的寫作計畫了。但問題是工作已經排到年底,連靜下來想大綱的時間都沒有。

要把這本書寫出來,可能唯一的方法是用手寫(因為可以關掉電腦、摒除一切分心事物),不過關於數位出版的書這樣寫會不會有一點鏘?

不過說實在話,有時候用電腦寫東西和用手寫東西的思路和邏輯會不太一樣。

說到寫第二本書,我的第一本書《一個人的出版史》其實是個有趣的實驗。紙本書賣得不算多(而且沒有進傳統通路,但已經遠超過我的預期)、再加上電子版下載,就算一份一個讀者,也已經有超過五千人讀過我的書;如果不以賺錢當標準的話,應該不會輸給一些市面上的暢銷書了。

也因為如此,我常在意外的地方聽到有人說「我讀過你寫的書」、被一些同業先進推薦給新手或學生、或是無意中發現它有些小小的影響力。

如果我真的寫了第二本,而且有幸被紙本出版公司發行、以原有的紙本通路操作的話,還能不能有一樣的(以我自己的、和知識傳播標準而言的)成功呢?

倒不是說書本身多好,只是它無論在形式上、內容上、通路上正好處在數位與紙本之間,正好是一個兼具「實驗組」和「對照組」身分的角色,而兩年之後(如果出得來的話)的第二本書又正好見證了這段時間以來數位出版環境的變化,跟第一本又是實驗/對照的關係,實在太有趣了。

只是我也不知道,自己還有沒有時間和機會幫自己創造這種樂趣。:P

至於忙,是因為出版和顧問業務之外,我自己的時間多半用在幫產業客戶做翻譯和撰稿案件上。

講得直接一點,這些業務的報酬比一般以為「做翻譯的」高一些,能幫我維持生活和公司運作;但除了做書以外,一天之中頭腦還可能有八個小時設定在「技術/行銷寫作模式」下,做完只想關大腦電源睡覺(其實關燈睡覺前通常還有一兩個小時的讀書儀式),就很難再轉回自己的寫作、思考、大綱模式,有條理的幫新書打好基礎。

事實上,這兩三年來很少寫部落格,只能噴噴短評,同樣也是這個原因。

真的要寫的話,我必須有至少兩個月的時間跳脫上面說的這種狀態,但以「工作排到年底」,而且營收、做書、工作、時間彼此糾結的現況而言,顯然這會是個很大的挑戰。

Facebook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