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eets of the day.

很久沒寫東西了,多半都是在Facebook上亂噴;雖然忙累永無休止,或許應該找回一下寫作的習慣。像從前那樣挑戰連續一年每天一篇大概是很難了,但轉貼一下自己寫的東西開始應該不難,就從這裡開始吧。

關於稿紙……

呵呵,現在三十歲以下的人用稿紙寫作過的人應該很少了吧。

我手邊也還有一批稿紙,有些是標準的600字、有些是雜誌社專用規格的400字,但還沒有到可以印專屬稿紙的等級。:P

我從1988年就開始用電腦寫雜誌稿,不過現在看來很白痴的是,當初只是為了自己寫稿和存檔方便,交稿時還是得列印出來,然後再拿到打字行去讓打字員用眼睛看著照相打字。

從前寫過的稿紙舊文

關於教育部長深陷論文同儕互審疑雲……

部長:「這個不就只是『SEO優化』、『連結農場』、『互相按讚』的手法嗎?網路圈不是大家都在搞?我們只是比較早開始弄而已啊,破壞性創新不懂嗎?」(設計對白)

關於鄭國威〈我會這麼建議政府與民眾溝通〉……

好文。

然而,雖然文章是成功的,但我比較悲觀的覺得,不會有什麼效果。

很簡單,有些(包括這個)政府的統治基礎並不是來自「道理」或「邏輯」,而是在於對於權力(好的和壞的)的絕對維護。

文中提到政府都用「預設最糟狀況」來思考,但事實上心態是「預設最佳狀況」。舉例來說,文中提到「車子煞車偶爾失靈」的例子;我們想的是「煞車失靈是警訊,我們某程度上應該要感謝,並且針對它來解決問題,維護長久的安全」,但上位者想的是「煞車失靈根本就不該發生,遑論感謝」,一切完美平靜、祥和順從的狀況,才是民眾應有的態度。

等而下之的是,把所有煞車失靈之類的狀況都解釋成「一定有人搞鬼」、「車子打算背叛我了」;會想的是「不可以有人阻礙我前進」,但卻不會去考慮「大家都說我正在把車子開去撞牆」。

在這樣的前提下,因為雙方原本就站在不同的立足點;政府想的是維護體系、穩定、「圈內人的機會」、以及在民主政治的表象之下如何深化對權力的掌握,但我們想的是從「方法論的層次」(引作者語)去說服政府應該照道理做事,完全南轅北轍。

如果把這樣的思考方式當做「預設最糟狀況」,算是太看得起他們了。

Facebook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