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心對出版和服貿的一點看法

忘了有沒有講過這個了。

從可能的尺度、通路、印刷、不對等出版條件的角度而言,其實除了早已談好合作的大出版社之外,數位出版者將會是服貿最大的受益者,因為所有的潛在問題,說實在話,都與我無關。

(也就是說,無錢無勢無人的獨立小出版社,自己加油了。)

就算傳統出版者被封殺了、被坑了、被禁賣了、書被燒了、內文被河蟹了、書被找理由拒印了、拿不到審批或准印證等等等等,數位出版者還是老神在在。只要不想著每一份都要賺錢,只要網路還通著、U盤還有空間,就有人可以讀到我們的作品。

當然我也沒那麼偉大的情操,現在還是窮得苦哈哈、還是得賺米下鍋,但我想的不只是如果服貿開放,市場會變得多大(我們的市場本來就是全世界)、能多賺多少錢(反正也不會一下變得很多)或是會少賺多少錢(反正本來就是最大受益者,就算不變多也不會少賺)。

我所思考的是,如果結果已經無法改變,在這樣的市場架構之下:

  • 台灣的出版者們如何維持自主性、如何在大軍壓境下保存著珍貴的出版言論自由與內容的多樣性(想去那邊自主自由,說實在話就免了,能賺到錢就好)。
  • 無論紙本或數位的整體出版業都能共存共榮,先鞏固好正體中文閱讀市場(全世界主要也只剩台灣和香港這兩小塊了,除非大家都要改出簡體書),然後伺機在上一條的前提下,在對岸市場獲利。
  • 如果紙本真的受到限制,就由數位版來接棒。如果言論市場已經偏斜,就由數位版來努力。

如果數位版因為這樣可以賺到錢,那是最好;如果不能,那也就雙手一攤,這美好的一仗已經打過。

再重申一次,我不反對兩岸合作出版、或是商業性的合作與競爭,這些即使多了也不是壞事;我自己有時候也跑大陸談合作、也有共同出版的案例,但我有我的一些拉裡拉雜基本原則,像是一定要審稿、校稿、潤稿,不受政治尺度限制,平等互惠等等。我相信每個出版人都有自己的尺度,但尺度、目的、和(作為出版人的)良心是綁在一起的。

要對服貿完全放心不是不可以,但前提是要真心相信對岸官方對於台灣的整體經貿、出版、言論市場沒有任何商業以外的目的。

不同意或批評我的人,我沒有意見,只是彼此經驗、技術能力、背景觀點、見聞領域不同而已,反正日後見真章,是我錯的話最好(真心)。

覺得我不愛紙本、或是不瞭解簡體書狀況或尺度的各位,我家裡的紙本書和簡體書、以及手上做過的書(尤其數位版)都不見得比各位少。我做紙書的經驗不算多、而且中間跑去幹過不少別的事,不過入編輯這行只算頭尾也快30年了,說的話多少應該有點參考價值。

總之,我的想法或許有些背離傳統經驗,但出發點還是為了整體出版業、以及台灣的閱讀環境好。或許有人可以從服貿協議中賺到錢(就算大多數出版者都能賺到錢好了),我還是有我憂心的事,或許不是每個人都曾想到。

參考閱讀:

Facebook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