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在的證明

為了某個用途,整理出一些舊版個人網站上的文章;從1994年前後開始在網路上寫文章以來,前後一共寫了大約六七千篇,但一路搬家、當機、轉格式,再加上自己先後過濾掉一些比較沒意義、或是時效已過的文章,這次在7.0版網站上再整理過之後,可能只剩下500篇左右。

傍晚跟一個編輯朋友提到「六七千篇」這件事情,他嚇了一跳;其實這沒什麼,早期還沒有FB或Twitter的時代,像這樣寫兩段講一件事情也算一篇,有時候內容都寫好了,但那時網站貼文一定要有的題目反而得想很久。

我在Twitter上的貼文已經超過25000則(在話多的推友中算是少的);用以前的標準來看,這樣就算有兩萬多篇了,而歷年來在FB上的發言就算沒上萬也有好幾千。

所以說來六七千根本就是小兒科,更不用說500篇了;幾年前挑文章出來改寫成書,也只不過用了大約40篇而已。

有時候想想,這二十年來寫了這麼多東西,到底能在這個世上留下一點什麼刮痕,或者其實過了不久之後都是過眼雲煙,只是對自己來說算是一種「存在的證明」而已。

在一部叫做《離島大夫日誌》的漫畫裡,其中一則中出現的角色是一個不斷到處吐口水的少年;詳細的劇情我忘了,只記得他到處吐口水其實是因為某種焦慮,而急著在世界上留下一種象徵自己存在的證明。通常吐了口水之後沒有什麼痕跡、過了之後自己也不會再去看,只是在吐完著地的瞬間,自己會有一種完成的滿足。

或許不是很恰當的類比,但寫文章或許就是這樣吧。

不過,確實也碰過有人告訴我,曾經看過我寫的東西、也曾經因而受過一點點啟發(所以我說用「吐口水」不是那麼恰當 :P)。然而在這個世界上,讀文章也好、只是在路上擦身而過也好、或是我吃過你炒的一盤菜也好,無論喜不喜歡,我們隨時都在互相啟發。

我有一段時間的嗜好,是在開車時刻意轉到我很討厭的廣播節目,聽主持人講些狗屁倒灶卻又自鳴得意、照講聽了會一肚子火的話;但也正因為如此,所以會在腦中一直跟他你來我往,靠著一肚子火讓頭腦高速運轉,才比較不容易打瞌睡。

所以,其實我也可以說,「XX兄,你不僅啟發了我,而且總是能讓我平安回家,感恩」。

對於某些朋友來說,我寫的東西或許也是這樣的感覺吧。

Facebook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