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上的紐約回憶

看到Jason在IX Blog上寫的這篇地圖搜尋功能大躍進中,提到Amazon的A9地圖搜尋服務之後,我也不由得找起當年混跡紐約下城時的去處了。
對我而言,現在看這些除了懷舊之外的意義不大;而且經過物換星移,很多地方跟以前也不一樣了,只能隔著網路在地球的另一端找點回憶而已。
23rd St. map
上面是地圖,下面是放大鏡所指之處附近的照片
這是個回憶比較多的地方:位於Lexington Avenue和23街交叉口、以粉紅色花崗岩砌成的公寓,我都叫它「大飯店」。事實上,這裡還真是個1920年代的大飯店,只是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改成了分間出租的套房公寓;不過從它的外觀和裡頭的佈局,還是稍稍看得出一點過去的風華。

我會住在這裡,是因為學校的建築之一就在這幢大樓的對面;所以即使是雪深及脛的冬天,也可以不必穿外套上學,跑過馬路就到。我讀的學校是一所沒有校園、建築物分散在市區各處的「城市學校」;缺點是沒有校園可以逛、也沒有所謂同班同學下課一起散步這回事(我在Boston的朋友就說他們有:-P),但優點是如果願意的話,生活就融合在紐約下城的庶民階層之中(也有人一下課就忙不迭跑回郊區吃台菜、看台灣錄影帶、打台灣十六張)。
大飯店裡一層樓有好幾十個房間,什麼樣的住客都有,有我這樣的學生、也有一週來一次的空姐、總是在房裡唱歌的不得志搖滾樂手、令人擔心什麼時候會不見的老先生等等。雖然彼此認識的機會不大,不過久而久之,大致上都知道附近房間住著什麼樣的人、有什麼樣的生活習慣、什麼時候會出現。房外的公共空間永遠是三十年地毯混合著清潔劑的味道,剛開始很難接受,不過習慣之後覺得還蠻親切的。:-)
23rd St. Hotel
大飯店的門口,照片有點沒拍準;門口聊天的年輕人說不定還是我學弟
Fajita shop
大飯店對面的墨西哥食物小店;是南美洲華僑開的,但他們不會說中文,不過還是很照顧我,沒錢的時候點黑豆fajita還會幫我加點肉;不知道現在還是不是那家人在經營
在這裡唯一混熟的人,大概只有樓下幾乎只會說西班牙語的門房了;門房的制服是鑲著暗金色邊的墨綠西裝,乍看之下還蠻有模有樣的,只要熟了,進出他都會先把門開好,讓我有走進廣場飯店的錯覺。我的英語和西語都很抱歉、門房老兄的英語也沒比我強多少,不過居然可以唏哩呼嚕聊了一整年,也算是奇事一件。
另一個後來習慣了的事情,是每天半夜幾乎必有的救護車、警車、消防車聲;那兒的這種聲音不是常聽到的「喔咿喔咿」,而是非常大聲的「剝剝剝‥‥巴拉巴拉」、以及其他很多不同的版本,有幾個晚上還疑似聽到槍聲:-P。剛開始常常被吵得無法入睡,不過幸好我也是個夜貓子,不過後來搬到郊區之後,太安靜反而覺得有點怪怪的。
cafe Figaro
Cafe Figaro是我以前最喜歡的咖啡館之一;有時候半夜把事情做完之後,會花半個小時散步到這裡喝咖啡,然後再散步回去睡覺
其實紐約生活還有很多很多可以寫啦,不過還是先暫且打住;一來因為實在寫不完,二來這些只是時日已久的記憶、跟最近去過的人所見所聞可能有點差距。只是看了照片之後,總是多少會勾起當時一些有苦有樂的片段;也許下次看到其他有趣的照片時再說吧。:-)

Facebook回應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