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館就是辦公室

包括我自己在內,偶爾到咖啡館去工作是一個不錯的體驗。因為可以穿上像樣一點的衣服(相對於在自己的工作室裡而言)、換個環境和心情、而且就像這篇文章所說的,用咖啡因當作腦筋運轉的燃料。

一家叫做「Delicious Monster」的Mac軟體公司,最近以收藏品目錄軟體「Delicious Library」一砲而紅。這個在去年11月才上市,讓使用者為收藏的書籍、電影、遊戲編製目錄的軟體,不僅創下了優異的銷售成績、也獲得了許多好評和獎項。但令人意外的是,這家公司的總部竟然是在西雅圖的一家咖館裡。

──Wired雜誌網站:〈Monster Fueled by Caffeine

文章裡說,這家公司常常一次五到七人佔據咖啡館裡的一張長桌,利用店裡免費提供的無線網路工作;除了咖啡之外,午餐和晚餐也都在店裡解決,為店裡貢獻一些基本的營業額。

這應該算是技術所帶來的好處吧,讓這種工作形態不僅得以實現、而且甚至還證明了可能比在傳統辦公室裡有更好的生產力。

不過,能不能做到這一點,多少還是因人、因時、因地而異。以我自己而言,能在咖啡館裡做的事情就還是有限;因為有些設備和參考資料是沒辦法帶出門的(我工作的時候經常同時用兩三部電腦、查閱大量參考書之類的東西)。

所以我以前曾經想過的,是開一家咖啡館、或是寄生在願意幫忙的咖啡館裡,在最靠裡面的地方設立一個半開放式的工作室;平常工作的時候可以兼顧對於環境的要求、又可以融入咖啡館的環境之中。想換個感覺、招待訪客、或是談事情的時候,只要往外走到一般客人的位子上,就等於進了咖啡館;想要自己單獨工作的時候,就把分隔內外的簾子拉上。

雖然我的工作空間多少有點亂,不過如果視覺上區隔得宜,也許還可以成為這家咖啡館的一景,讓客人好像在看猴子吃香蕉一樣。 🙂

不過也只是想想而已啦,開咖啡館一道我是外行、現有的店老闆大概也不會想讓我這樣去亂。

所以看到這則報導,倒是令我蠻有感覺的;一來是因為我在1993年的畢業論文裡,寫的就是「未來的行動工作方式,以及此一形態對社會與產業結構的影響」,而現在已經有人真貫徹了這種形態、也有相當程度的成功;二來彷彿是有人做到了我只能想想的事情,所以真的很替他們高興。

Facebook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