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金萱」字型案例回想

1988年,我因為工作之便,開始學習關於字型設計和使用方式的學問(講得專業一點就是「Typography」)、Adobe Postscript語言和造字之間的關係、以及這些知識在電腦排版方面的應用。

同一年起,也見證了由黃大一教授帶領的團隊,從無到有建立了(應該是)台灣第一套自製電腦字型的誕生。

在那幾年之間,我得到黃教授、一些國內外專家、以及已經過世的長松文化老闆李長松先生教導,對於中文字型與外文(主要是羅馬語系和日文)在設計上的差異有了更進一步的認識;這些對我後來短暫開過設計公司、以及長年來作為業餘平面設計師(其實主要還是興趣),都有很大的啟發和幫助。

尤其是李長松先生,算是第一代橫跨傳統排版、半電腦排版、一直到全電腦排版的代表性人物;我在他公司第一次看到IBM球形打字機、照相打字機、以及網片輸出機的實物。

這三部機器剛好代表著數位排版的三個世代,而且當時的價格都是天文數字:IBM打字機一部45萬台幣、照相打字機和網片輸出機當時應該一部都可以換到一間台北市的公寓,可見李先生當年投入之深;我當年也何其有幸,能(以這麼昂貴的方式)親自印證設計和實務兩邊的知識。

另外,李先生也是設計界知名雜誌IdN的台灣版發行人,以及後來X-FUNS設計雜誌的創辦者。那段時間,我在出版另一本設計雜誌《新視界》的公司工作,仍然常常得到李先生在實務方面的指點。

至於前不久才到新店山上見過面的黃大一老師,雖然近年來他的興趣已經轉向研究石頭和恐龍化石,甚至在知名的學術雜誌Nature上發表過多篇相關論文;但談起中文字型設計這件事,還是有一籮筐的事情可以講,當年到現在的熱情沒有稍減。

事實上,除了設計字型之外,黃老師甚至編纂過一本包含字型設計基本知識、觀念、以及設計原則的《電腦中文造字辭典》,希望能對往後設計字型的人有些幫助。

雖然這本辭典中講的東西,有些在現今對字型設計者已經是常識、或許有一部分已經需要更新,但仍然不失為相關知識的里程碑、也是一本重要的參考書;然而這本書因為過去的一些政治原因(以下省略三萬字)沒有在市面上正式出版,因此也成了黃老師的一個遺憾。

所以我原本和黃老師商量以數位方式出版的可能性,但由於書的原稿檔案橫跨了1980年代末期至1990年代初期的PageMaker和1990年代中後期的QuarkXPress格式,無論要以紙本或數位格式重新出版,都必須面對重新整理原稿的龐大工作。

雖然或許也可以用掃瞄PDF的方式,先讓「景印本」重新問世,不過紙本還好,數位版就有點失去「數位」的意義了(這是純數位版做久了的一點心結啦)。

會想起這些事情,是因為JustFont團隊最近「金萱」字體的募資案相當成功,也在網路上引發了討論「本土字型」的風潮;基本上這是好事,能因此讓一般大眾開始留意中文字型和Typography、本地的(所有)字型製作商、以及中文字型設計的走向,絕對是比單一字型成功更重要的事情。

過去幾年裡,我在學校講課時都會稍微帶到一些Typography的基本知識,至少會教學生「有襯線字型」、「無襯線字型」、「單一寬度字型」、「手寫字型」、以及「裝飾字型」的辨識與適用場合,以及「無論紙本或數位編輯都必須具備Typography知識」的觀念;雖然成果必定有限,但也算是在這方面盡過一點心力。

我算是稍微認識JustFont團隊,之前其實也談過一些後來沒有成形的合作;他們已經努力了很久,也在這兩年透過各種方式引起了人們(至少是設計師們)對於中文字型的重視。所以他們這次的成功,確實有點機運的成份在、或許也剛好搭上了「台灣意象」的順風車,但絕對不是一夕之間從無到有。

雖然我個人並不是特別喜歡「金萱」字型、也覺得有些小地方(包括字型本身的筆劃、以及使用條款的設計等等)可能需要再調校一下,但無論如何,至少對於他們選擇以「字型」這個幾年前還算是冷門的學問作為事業起步,我就一定要致上不少的敬意。

總之,希望這次「金萱」的成功只是一個開始,而JustFont也能以這次募得的資源,讓字型方面想做的一些計畫實現、也把現在正在進行的事情做得更好;同時,也希望國內的字型廠商能趁這個機會推動「正體中文標準」的新字型問世、甚至以相同的募資方式保障自己的投資,讓使用者更樂於選用。

說實在話,我認為「金萱」巨大的募資成功短期之內不會有第二次;但反過來看,或許因為這一次的案例,往後其他字型廠商的募資案應該會受到更多的注意和支持、同時也募得相對於過去更實質的資源,這也不能不說是「金萱」作為開路先鋒的功勞之一。

參考閱讀

Facebook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