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在中國

「Google共同創辦人Sergey Brin說,決定讓中國版Google搜尋服務自我篩檢,是在通盤考量什麼方式最能助長資訊自由流通之後,而做的決定。」
——Cnet:「Google創辦人:對中國妥協 痛苦但正確
不管在任何狀況下,媒介(尤其是根植於Internet之類公共架構上的媒介)對政治力量屈服,都不會是正確的。然而站在商業的立場來看,尤其是美國人「為股東謀求最大利益」的立場,Google屈服於任何影響商業利益的權勢,都絕對是正確的。

如同先前在「网站要备案了,还好不是喒这儿」這篇裡所持的立場,我不花時間做唸不掉對方一根毛、或是用意識形態立場批評商業行為的事情。無論是媒介、企業、組織、或是生意人,都可以有自己的立場,而立場通常以自己(包括員工和股東)的最大利益為依歸。如果您對這一點覺得奇怪的話,不妨拿最近登上新聞版面的許多個人、政黨、企業、國家來對照一下,大夥兒都是「牆頭草、兩邊倒,搞革命最怕的騎牆派」,哥兒倆不必互揭瘡疤。
回到Google這檔子事情來看,Google屈服於大陸的壓力,我並不覺得驚訝;對於這種事情,那邊兒並不講究優雅身段、也不必找個資訊自由的面具來戴(「通盤考量什麼方式最能助長資訊自由流通」?哈!),反正要這樣就是這樣,還不失為直性子的做法。我比較驚訝的是,Google會這麼快就「淪陷」;也許他們曾經努力過一段時間,不過這時候宣佈合作還是時猶未晚。
我覺得比較遺憾的是,原本沒有國界、沒有最高主管、沒有尺度規範的Internet,在企業化、國家化、集團化的風潮逐漸延伸進去之後,已經慢慢失去了原有的自由色彩和精神。
當Internet上的每一個點,都只是一個研究員、一個玩家、或是一部電腦主機的時候,上述的那種自由精神是無所不在的,大家除了自己的學術聲望或電腦硬體之外,沒有什麼大不了的東西可以損失;但當每一個點變成一家擁有成千上萬員工的跨國企業、儲存著成千上萬個人資料的大電腦、或是包含著成千上萬用戶的次網域時,每一個點的價值(也就是可能損失的價值)增加了、每做一件事情的機會成本提高了、要遵守的網外規範也變多了。
於是這些原本在真實生活中可能微不足道的小點,變成了背負著Nasdaq股市代號的一個大黑斑;在美國也許還有憲法第一修正案可以保護,但出了那些所謂文明國家之後,還是得照個蠻荒時代的叢林規矩,向獅子王磕下頭去(雖然卡通劇情有點問題,因為叢林裡沒獅子‥‥)。
這些其實都是網外社會的束縛,原本跟「網內互打」是扯不上關係的,但當公司大了、目標明顯了、要養的人多了,也就只好網內網外不分,把親朋好友統統拉拉拉拉進來,用分不清楚該不該綁的繩子全部綁在一起。
我可以理解那邊得無所不用其極,把水壩上任何可能引起潰堤的小孔都塞上,能多塞個孔算一個;但多塞這幾個孔就一定能阻止潰堤嗎?用膝蓋想就知道,當然不一定;只是看大家對於潰堤的可能性和嚴重程度認知有何不同而已。有人覺得把幾個洞塞上就好、有人覺得反正是白費力氣;有人覺得被塞了幾個洞是道德淪喪、有人覺得不過就是塞了幾個不影響賺錢的洞,如此而已。
這讓我想起國際聯盟的故事:原本的「網路」因為種種原因成效逐漸不彰、也喪失了原來的精神,最後被聯合國所取代。
(在查國際聯盟的資料時,在Wiki網站上又看到這行字:「中国大陆部分用户可能无法访问维基百科。如果您能成功浏览,请到这里报告。」,一嘆)
也許哪天我們現在習見的Internet也會因為同樣的原因,在企業化、政治化、利益矛盾化到一個程度的時候,雖然它本身還存在著一定的經濟價值,但精神上也許會被其他更自由的替代方案(「Skynet」?:-D)、或是隱藏在目前Internet架構下的「地下網路」所取代(我已經想到一種做法,不過先不講:-P)。
網路越來越方便、商機越來越多、企業化越來越深,不過似乎離原始的精神也越來越遠了。
Gates defends China’s internet restrictions:公司越大、包袱越多、膝蓋越軟;連微軟都幫Google說話,又是一個明證。
Google對這件事情回應的公開信;標題剛好跟我這篇一樣。
Don’t be evil!
Google Removes Its Help Entry on Censorship, More News
Sites Google Agreed to Censor in China
Google’s Dicey Dance in China
配合中共 google新搜尋引擎 審網站內容
Google同意中國政府 篩檢搜尋內容
在Technorati上

Facebook回應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