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會犯的翻譯錯誤,洪蘭老師也會犯

另遇到錯誤百出、名實不符的譯稿,如果譯者在學術界有些權威,退稿拍桌也不是、自己含淚修稿狠不下心、睜一眼閉一眼讓書出去又不甘願,有時真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在前一篇〈『復興商工』英譯的一點建議〉中,提到過一個英文翻譯上很容易看錯的地方:

Fu-Hsin Commerce & Arts School

也就是在「&」的前後不均衡,導致讀者把「『商業和藝術』學校」看成「『商業』和『藝術學校』的句型,並且編造了一個顯然混淆的句子以幫助理解::

Fu-Hsin Commerce Technology of Business Solutions and Advanced Metallurgy Art School

並且建議改成這樣比較清楚:

Fu-Hsin School of Commerce & Arts

巧合的是,今天同樣的案例馬上出現在高手編製的「洪蘭譯《語言本能》中文非正式勘誤表」中,而且就堂堂出現在第一條上:

#0.1 作者前言,p.14
【原文】For students unaware of the science of language and mind,
【X】對還不了解語言科學與心智的學生來說,
【O】對還不了解語言與心智的科學的學生來說,

如果您看懂了我最後的例句,應該會發現上面引言中的「science of language and mind」(請注意畫底線位置的對照)應該是翻成「語言與心智科學」(請對照「商業與藝術學校」),而不是「語言的科學心智」。

或是用另外一種方式來解讀:如果你翻譯成「對不了解A和B的學生來說」,那把句子中的A(科學)拿掉在語法上應該也是可以的,所以:

For students unaware of (the) mind

但這樣就成了一個無法理解的句子,不是硬翻成「不了解心智的學生」就可以矇混過去的。

其實,有經驗的譯者只要發現後面不是加了冠詞的「the mind」(可能指某種特定思維或心態),腦中就應該自動亮起紅燈,提醒自己注意句子裡可能有陷阱了。

說實在的,看錯這種句子的狀況,每個譯者應該多少都犯過,但多半是出在句子太長、介係詞套了太多層套到昏頭;但這麼短的句子也能看錯,只有三種可能:

  • 翻譯的時候沒有一邊讀內容,只是漫不經心一路翻去;
  • 基本文法就不太好;
  • 有讀內容但是看不懂。

照講這三種狀況都不應該發生在洪蘭老師身上。洪老師或許英文不見得頂尖,但內容照講是他的本行;至於是不是漫不經心,這就無從查考了。

另外一個比較辛苦的人,是這本書的編輯;遇到錯誤百出、名實不符的譯稿,如果譯者在學術界有些權威,退稿拍桌也不是、自己含淚修稿狠不下心(其實有時候甚至幾乎等於免費重譯,而且真心付出還可能被譯者絕情拍桌)、睜一眼閉一眼讓書出去又不甘願,有時真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以我接觸過的稿子而言,大陸譯者「硬譯」、經常譯出充滿所謂「硬傷」的稿子(引文末提到的尹力留言)是普遍現象。如果讀的剛好是自己稍懂內容的書,還可以在腦中進行二次翻譯把意思弄懂(這時候會發現「硬譯」也有好處,看字面大概就知道錯在哪裡、也很容易腦補翻回原文);如果是不那麼內行、手邊又沒資料可查的話,就只好你說了算了。

如果是品質比較好的台灣譯者,尤其是在相關領域學有專長的,通常譯出來的東西會通順不少,也會照中文的語氣多少做些轉折。

但如果不幸碰到品質不佳,但又會自動幫原文消化拐彎、或是整段跳過再把前後文拉過來縫好的,有時候別說一般讀者看不出來,編輯如果沒有先看過原文、或是對照著原文看,還真是看不出來哪裡被做了手腳。

洪老師最近出了問題的幾本書,都已經陸續被整理出錯誤列表。從這些錯誤的常見模式(pattern)來觀察,如果不看譯者是誰,大致可以70%確定這本書是拆分給幾個英文程度中上、但翻譯經驗不多的人處理的(簡單說就是整體文字尚可、但出現譯名前後不一和不少「眼誤」的問題)。

但一來洪老師不算翻譯經驗不多、二來曾經鄭重否認這一點,所以我也就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了。

但還是要說,如果連上述的例句都會翻錯,即使翻譯小說也很辛苦就是。

參考閱讀

Facebook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