減法設計的經濟學

不久之前,有人問過我「規模經濟」這個很基礎的經濟學觀念;今天想到這件事情,覺得也許可以從我唸得不太好的經濟學之中,找到另一種闡述「減法設計」的簡單方式。

在「MacBook Air和我的評論原則」、以及更早的「Palm Foleo可以取代筆記型電腦?」兩篇文章之中,先後聊到了以「減法」為出發點的設計原則;對於熟悉不同設計方式、想法開放的人而言,要理解「減法設計」不是太大的問題,但對於堅持實體上「一分錢一分貨」的人來說,為什麼有時候「少就是好」並不是很容易理解。

首先,讓我們從「機會成本」和「邊際效益」兩個觀念說起。

機會成本

假設你住在一間每坪40萬元的房子裡,其中放了一張佔用一坪空間、價值5萬元的大桌子;當這張桌子不太用得上、只是佔地方,又賣不了幾個錢的時候,你可以選擇:

  1. 把桌子丟掉,將一坪40萬的空間另作他用
  2. 把桌子留著佔地方,等有機會脫手的時候再說

如果撇開感情或其他個人因素,純就數字績效來看,當然是「減掉」桌子,才對得起那一坪的40萬價值。

然而我們(對,包括我在內)常常都在做一種傻事,就是為了「也許用得到」這個理由,把很多平常完全遺忘的東西留在手邊,從這個家搬到另一個家、再搬到另一個家,不斷佔用寸土寸金的空間。

更慘的是,要用的時候找不到;等買了個新的回來,卻發現原來它就靜靜躺在牆角,新仇加舊恨總共佔了兩倍的地方。

當然,這個狀況會有很多例外;像是您家一坪5萬,卻擺了張價值100萬的桌子,這張桌子有特別意義、或是您家經常請一整桌客人吃飯等等。

這沒有什麼對錯之分,舉例只在於說明我們往往忽略了看不到的成本(40萬一坪),卻執著於明顯可見、但或許可以考慮放棄的價值(5萬元的佔地方大桌)。

用經濟學的辭彙來說,保留這張5萬大桌的「機會成本」就是價值40萬的空間(的使用權);對特定對象而言,當某項功能的機會成本超過功能價值的時候,就是考慮「減法設計」的時候了。

適當的放棄,也許正是提升價值的契機。

(不知道什麼是機會成本嗎?如果你同時有兩個約會對象,而你赴了其中一個的約,另外一個對象就是你赴約的機會成本。:D)

邊際效益

「邊際效益」是最常在媒體上被誤用的經濟學名詞之一,例如「吃瀉藥的邊際效益是減肥」。簡單的說,當你只有一塊錢的時候,再多給你一塊錢的效益就很重大;如果你已經有一億元,再多給你一塊錢就可能不痛不癢。

所以當你錢越多,每多給你的一塊錢就會「邊際效益遞減」;這裡所謂的「邊際」(原文是marginal),其實是「每多一塊錢」的意思。

所以如果你家有500坪,即使一坪價值40萬,那麼放一張不用的桌子佔地方也無所謂;一來反正你可能不在乎40萬、二來剩下的499坪空間還是很好用,堆點東西無所謂。

但如果你家只有5坪,那麼每多一坪或少一坪都很重要(練習:我家每一坪的___效益都很大;會填的話表示你都懂了:D)。

所以話說回來,如果產品在一定的條件限制(價格、成本、材料、重量、尺寸‥‥)之下,希望為特定對象帶來最高的使用價值、最小的機會成本、以及增減之間最理想的邊際效益,就不一定是拼命往上「加值」,同時也必須考慮一些無形或隱藏的因素、或許捨棄一些東西,在精密的計算和策略決定之下,開發出有自信最適合市場需求的產品(關於這方面的基礎,請自行鑽研我早已忘光的「economic constraints」相關理論)。

我想聲明的一點是,會生出這篇文章、會想找些理由來支持「減法設計」,確實跟最近推出的MacBook Air產品有關;但我寫這些不是在為它背書。它絕對有缺點、不一定會成功、也絕對不可能完全適合每一個人;我的重點在於提供「多才是好」的反面思考、以及「減法」在這個資訊超載、過度設計的時代,可能在市場上開闢出來的新方向。

對於內行人來說,我舉的這兩個觀念實在不值一哂,只有經濟系大一上學期的水準;但會把它們和設計聯想在一起的人或許比較少,所以讓我有機會獻曝一下下,如果引喻失義請多指教。

說完這兩點,聯想到的是一件有點相關又不太相關的事情。

我自己一直是北歐設計風格和產品的支持者,像是IKEA傢具、VOLVO汽車等等(聲明:VOLVO是我的客戶);最近常有人以「極簡」來概括形容北歐風格,但其實並不盡然。最常用來形容北歐設計的「simplistic」其實不太有「極」的意思,而比較接近「能簡則簡」、或是「能以簡單方式做到或表現的功能,就不要用複雜的方式」。

北歐人是深諳「減法設計」方式的民族,但卻不減藝術創作和工業產品的價值;然而讚賞簡潔的北歐品味,並不等於貶抑「路易十六」或「瑞士刀」風格的設計;相反的,迥異風格的混搭(或者說Web 2.0時代流行的「mashup」)更是靈感和創新的來源。

說到mashup,其實到了網路時代,龐然巨物般的入口網站已經不再流行;很多出色的線上服務都是專精於幾項功能,但開放功能和資訊與其他服務混搭,讓使用者自己調配出最適合個人風格與需求的內容。對於網路重度使用者來說,這個觀念應該並不新鮮;但硬體要以同樣的做法來創新,就不是那麼容易。

一來「一分錢一分貨」的觀念深植人心,玩混搭網站可以一毛不花(但仍必須付出潛在的成本,例如時間),但無論價錢高低、設計好壞,要說服使用者花錢買一件以規格單純、適合混搭、有潛在效益作為訴求的硬體,就得花不少功夫。

二來無論從設計、生產、行銷的角度來看,硬體廠商走這個方向都必須冒很高的風險。現在已經有廠商在做這類嘗試,例如以積木觀念製造硬體模組,讓使用者自己組合的Bug Labs;就現在的產品來看,「組合式硬體」的觀念並不十分新穎,二三十年前就有類似的東西,但加上網路服務就可以變出新的東西來(例如「數位相機模組+GPS模組+Google Map+Flickr」)。

然而,一樣花300元美金,今天買功能完整、效果優異的名牌千萬畫素數位相機的人多,還是買這種「創新組合玩具」的人多?

回到網路上看,如果現在一家新創公司想佔有一席之地,應該開發像Yahoo、Google、微軟那樣鋪天蓋地的完整網站,還是嘗試發揮網路特性、適合混搭應用的專精服務?

同樣的,這些問題沒有標準答案,但可以透過這些思考、目前的發展方向、以及軟硬體設計彼此的微妙影響,觀察到一點有趣的趨勢。

如果問我怎麼解讀,我看到的是這樣:以「減法」為設計原則的精簡聚焦產品,將會是未來的趨勢;這一點在網路上已經十分明顯,在硬體方面則還必須假以時日才會成熟。

然而,跟任何時代的任何趨勢之中一樣,這個過程中一定會有好的設計、不那麼好的設計;有大放異彩的產品、也會有生不逢時的產品,這一點我沒有辦法預測。但在不遠的將來,這些精「減」元素的混搭,將會為科技生活帶來完全不同的風貌。

Facebook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