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媒體搞blog,可乎?

我認識blog、開始寫blog的時間並不算晚,前後寫了好幾年;也不算早,到blog這個詞開始流行一段時間之後,我才發現「喔,這個叫做blog」。

雖然現在有許多人開始談「blog作為一種媒體」,或是在探討blog的本質、社會責任、對於媒體的影響、或是可以做什麼商業方面的運用,而我自己也寫過幾篇相關的文章,但其實我對這方面的討論興趣並不很大。

相信過去在電視、報紙等媒體剛剛問世的時候,社會對於它們的角色也有一些討論和期許,但當年的媒體跟blog(或是廣義一點的「網路」)相較,有一個很不一樣的地方:

以往的媒體多半是由財團和「專業人士」所主導的,與廣告客戶、掌權單位之間也有一定程度的利益關係,而blog則是一種更為大眾的媒介,唯一的門檻只有技術能力、以及自己寫作的意願和尺度而已。

Blog的低門檻,打破了許多過去所謂「大眾媒體」的規則、也做到了許多傳統媒體做不到的事情;除了讓更多原本沒有舞台的人暢所欲言之外,網路的速度和多樣性,更是文字、圖像、影片難以共存的媒體所望塵莫及的,也許這正是引起大家討論和研究的原因。

報紙跨界作成類似blog的互動形式,從一個角度來說是好的,因為這可以:

  • 有限度打破財團和「菁英」對新聞解釋權的壟斷;
  • 讓不夠資格的從業人員、或是粗製濫造的新聞,在讀者的互動監督下無所遁形;
  • 以不同媒介的組合,提高新聞內容的深度;例如影片加上詳細的文字說明;這是「唸稿加影片」的電視、或是「文字加照片」的報紙先前做不到的。

但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看,媒體記者有資格(因為他們並不是當事人)或能力去代表新聞的對象,擔任解惑和回答的角色嗎?對於新聞的討論或質疑,會不會成為另外一個不同立場讀者之間彼此攻擊的舞台?

根據傳統的定義,記者擔任的是新聞收集、消化、以及表達的角色,而在某些限定的版面或節目中,也可以依照各人專長做一些評論。但就我來看,很多記者在這方面是不及格的,常見的狀況不外乎新聞、評論、個人嗟嘆不分,外行人說內行話等等。

如果把這些東西搬上發揮空間比較大的blog,往好處想是可以留下許多遺珠,讓真正有料的記者不必受到新聞版面的限制;往壞處想,原本受到版面限制保護的濫竽,更會在網路上現出原形。

雖然讓記者提槍上blog有它正面的意義,但記者的blog必須以「官方網站」的方式存在嗎?Yes and No。

「是」的原因,不外乎凝聚著力點和讀者目光、而且比較容易管理,記者也不會把原本屬於公司資產的稿子(即使是原本不見天日的「廢稿」)到處亂貼。

「否」的原因,則是在官方網站之下更難以暢所欲言,很難以絕對的新聞專業和良心的基礎,講一些原本上不了媒體檯面的話。其實,許多能寫、敢寫的記者早就自己在寫blog,是不是非得在「官網」上寫,其實就沒有那麼重要了。

回到我自己的想法;我對於討論「blog學」的興趣不是很大,主要在於這是一個沒有絕對正解的題目;光看我這篇文章,就會發現有好多正反兩面的說法,而且一個有這麼多人參與的運動、再加上blog本來就沒有屬性的特徵,誰都可以說出一篇道理。如果用傳統媒體的框框去看它,當然又會有一堆「子非魚」的矛盾。

其實,把blog之類的新型態媒體和傳統媒體做一些比較與研究,或是觀察blog、flickr之類的照片分享、del.icio.us之類的共享書籤、各種各樣的社交網站、oui-blog之類的社群聯播、以及這些新應用模式之間的差異與融合,都會是很好的題目;不過,把這些還在發展中的趨勢拿框框去套沒什麼意思,而且我自己喜歡寫東西,多過喜歡幫本質還沒出現的東西研究出一套本質。

對於許多有志人士對於blog的研究和闡釋、以及傳統媒體最近對於blog的注目、模仿、運用(染指?),我都抱著樂觀其成的態度;因為這些事物的出現無論結果如何,都會在新媒體的進化與融合之中扮演影響的角色。

至於我自己,則會採取偏向被動觀察的立場,不去批評或左右最近的一些變化,只在覺得有題目可以作文章的時候才跳出來;雖然如此,媒體的進化會不會因為我而有所差異,那就跟每一位相關人士所做的事情一樣,可也難說得很。:-)

後記:雖說自己不太喜歡研究「blog學」,發現前前後後也寫過好幾篇雜文講這個;整理了一下發現有:

另外還有幾篇值得參考的文章:

Facebook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