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蚤與狗:blog與新聞媒體

美國CBS的資深記者Eric Engberg根據這次美國大選的過程和結果,寫了一篇批評blog與新聞之間關係的文章。作者認為,許多blog在前一段時間之中,以違背新聞專業的方式提早洩露統計資訊、發表不必負責任的個人偏見言論、製造某人領先的假象等等,所以「寫blog只是打字,不是寫新聞報導」(Blogging As Typing, Not Journalism)。

對於這位自稱「已退休主流媒體新聞人,也就是『雙重過氣人物』(double dinosaur,『雙重恐龍』)」的作者,文章的立論點我是完全贊同的,也就是撰述專業新聞應該有專業的新聞學識、遵守新聞倫理、立場也必須盡可能嚴守中立。不過問題在於至少以目前的環境而言,拿這些標準來檢視blog似乎有點殺雞用了牛刀。

第一,這些標準即使用來檢視電視、報紙之類獲利豐厚、影響力大的「主流媒體」,大概能夠完全及格的也沒有幾家(尤其是多數台灣媒體……)。

當然,雖然標準嚴格,但正因為「獲利豐厚、影響力大」,所以媒體在報導之餘,更應該以更高的標準來自我約束。至於有人稱之為「新一代另類新聞媒體」的blog,或許也適用於這個理想,但作為一種媒體形式,它所獲得的信賴度跟責任是成正比的。

尤其是像網站這類容易造假、進入門檻低的媒體,會認真把個人blog上的言論真正當一回事的讀者大概不多;而這也是作者特別把微軟投資的slate.com特別挑出來罵的原因──有錢有勢,卻也跟某些個人blog「同流合污」。

第二,雖然有很多報導指出,blog將會是一種全新的報導型態,因為寫的人更貼近事件現場、更有親身體驗、理論上更不像大型媒體容易受到金錢和政治等外力介入。

而blog這些特色的另外一面,也成為Eric Engberg批評的部分原因:blog應該也可以算是一種新聞媒體,但正因為不受新聞專業和道德的箝制,所以更主觀、更偏頗。

但我想有三點問題,是這篇批評文章沒有提到的:

  1. blog雖然是一種新興的寫作形式,但它算不算傳統定義中的新聞報導,其實還有疑義;而且寫blog就像寫日記一樣,原本就是非常主觀的東西,我相信大多數的寫作者和讀者都清楚這一點、大概也少有blog作者標榜自己的文字絕對大公無私、背負為天下蒼生一吐為快的使命。
  2. 第二點比較簡單:如果是另外一位美國總統候選人選贏,這篇文章月旦人物的力道就沒有那麼強勁了。
  3. 最後,相較於傳統主流媒體,像blog這類進入門檻很低的表現形式,反而是更符合比例原則的。雖說網路上確實有大量立場明顯偏頗的言論,但反對的任何一方都可以隨時加入戰局,以同等條件提出天平另一端的看法。在這類可以自由發聲的廣場上,微小的聲音更容易被全世界聽見。

想在網路上寫不負責任、一面倒的偏頗言論?請便。如同前面所說的,寫是你的事,但信賴度跟責任是成正比的,別人信不信是一回事、被另一方上網罵成豬頭也不令人意外。所以,又何必拿傳統的規範去綁blog呢?

當然,這並不表示這些新聞道德和規範就沒有用了;相反的,我個人非常重視這些、也盡可能拿它們約束自己的寫作。

然而,這些規範適用於何人、何時、何地,只能靠媒體(不論網路或傳統)寫作者自發性的覺悟:越認同這些、或是覺得自己的影響力越大,就越應該自律,相信你獲得的尊重與信賴是會成正比的。

但如果只是寫寫日記發洩一下、或是記錄心情,連自己都不覺得會有太多人當一回事,那我是覺得無所謂,寫什麼都是個人的自由。

無論寫了些什麼,當每個人都開始寫東西的時候,言論的重量自然會自己形成一種平衡;如果過了一段時間之後,一些寫blog的人因為文章不叫座等原因而退出市場,那也不失為一種市場機制。

這其中唯一的問題,大概就是現代人必須在如雨後春筍的自由言論之中,篩選出自己認同、而又言之有物的精華;這方面會比過去的人辛苦多了。

這裡引用一段原文的話作為結束:

現在的大眾日夜都受到『新聞』和『假新聞』的轟炸,而這都必須拜『資訊高速公路』之賜……。

在2004年大選之夜,我們可以看到這些blog作者因為欠缺專業、準則、以及一顆謙恭的心,所以blog取代傳統主流新聞媒體的可能性,大概只有寄生在狗身上的跳蚤,把那隻狗幹掉的機率那麼大。

Blog被一位資深媒體人如此看待,或許也可以說是一種恭維。說實在話,我也不認為blog可以把狗幹掉;不過千萬別忘了,老鼠可是活得比恐龍久多了。

Facebook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