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cworld 創刊號

再見,蘋果星人

有一個算是朋友吧的人走了,就這麼消失在長長走廊的彼端。

(故事請看這裡。)

我因為以前擔任這本雜誌的中文版總編輯,後來再加上其他工作上的關係,所以和此人有些緣份。

今天婉謝了一個電視台的訪問,我想除了私下閒聊之外,我還是不太有資格在這時候談他,除非只是為了炫耀打過什麼交道。

純粹就情緒而言,過去打交道的經驗是以不很愉快的居多,但純粹只是工作立場上的差異,非關個人;所以,也就不再多說了。

前晚在蘋果發表iPhone 4S的時候,我一邊看轉播一邊寫了〈蘋果的強迫症美學〉這篇文章,現在想來,大概也算是一篇不知情狀況下寫的祭文。

再回頭看看過去多年寫過的這些文章,我發現自己看這個人的角度一直沒什麼改變,這或許也可以說是一種致敬的方式。有興趣的朋友,就從這幾篇文章之中翻閱一下我這邊的歷史吧。

或許等一陣子之後熱潮過了、大家也不太關注這個人了,蘋果也已經在這之後找到(或失去)了自己的方向之後,我再來寫寫那些故事。

再見了,Jobs。

Facebook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