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冬天在紐約

看到這部電影的背景,想起我住在紐約的第一年冬天,就曾經為了等朋友搭來的一班火車,在中央火車站等到凌晨一點多。

美國隊長不只是美國隊長而已。擁有溫柔笑容和迷人藍眼睛的Chris Evans首度執導的處女作已於今年夏天在美國上映。電影描述女主角因為未能趕上最後一班火車而意外在中央車站與男主角邂逅的故事。全片在曼哈頓拍攝完成,原名為 [ 1:30 ] 。

──漫遊者的城市生活觀察 – Timeline Photos

1991年的冬天特別冷,雪一直下,朋友從更北邊的水牛城搭火車來紐約;記得原本預定是傍晚七點多到,但因為上州(紐約州北部)大雪的關係,火車一再延誤。當時還沒有所謂手機這種東西,車站的告示牌也只顯示「延遲」,想必是因為走走停停的關係,沒人知道什麼時候會到。

於是我坐在車站的長條椅上看書,不敢去吃飯、也盡量不上廁所;因為在美國算是比我更菜、而且沒有到過紐約的朋友隨時可能抵達,一旦在月台口錯過,可能就很難找到對方。

一個小時又一個小時過去,時間已近半夜;車站裡的人越來越少、燈光越來越暗、尿越來越急,說不得只好冒險去上個洗手間。中央車站的廁所不太好找,只記得跟著指示牌走著走著,一直走到地下室;我自己路也不熟,生怕上完找不到路回月台口,只差沒有沿路灑麵包屑。

一進到地下室男廁,乖乖,一群高大精壯、瘦小乾癟、什麼顏色都有的街友正在洗澡,看來我正好趕上當地居民的沐浴時段。

不過在紐約生存的法則之一,就是不能露出驚訝的樣子、不要看起來像是溫良恭儉讓的觀光客、最好行為舉止跟身邊的人都是同一族類,這一點我倒是很快學到了一點。

幸好我當時在那兒的造型可以媲美街友:體重110公斤(美國胖街友不稀奇)、亂七八糟(在台灣燙壞)的長捲髮、在二手店買的M65破軍服外套,所以沒有引起太異樣的注意。

強作鎮定、其實心裡怕得要死的我,看著後照鏡(廁所設施的不鏽鋼壁蓋)辦完正事,邁著方步擺著雙手、跟還在洗澡的哥們點頭示意,一路再找回月台口的長椅。

幾分鐘之後朋友出現了:「咦,你還在啊?」

不然咧?難道要讓你一個人去上廁所?

Facebook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