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不讀?古不古?文不文?

這兩天一位詩人和一位部長為了學校得教多少古文在吵架。做為一個拿文字當飯吃的不文俗人,我陷入了一種豬八戒照鏡子、贊成也不贊成多讀古文的混亂狀況‥‥。
我贊成多讀古文,因為:
1. 許多(不是全部)古文是中文的精華;多讀古文、活用古文可以讓白話文章更精彩、更言簡意賅、更容易表達複雜而深刻的情緒、更能夠以簡明的敘述描寫動人的景物。
2. 古文可以炫耀自己的文化水平兒,罵起別人的爛文章、錯別字更有本錢。
我反對多讀古文,因為:
1. 現在的小朋友得學的東西已經夠多了,古文得花時間慢慢吸收;如果以前那些古文大師還得同時學英文、學心算、學養獨角仙、學背所有數碼寶貝的名稱,中華文化早就完蛋了,不勞現在的大人學者們擔心。
2. 如果大家都把中文程度搞好,我們這些以爬電腦格子為業的人還混什麼?

話又說回來,到底什麼是「古文」呢?其實最近在吵的這些人似乎也沒說出一個準兒來;認大篆小篆也是古文、唐詩宋詞也是古文、資治通鑑也是古文、駢四驪六也是古文、本日忌安床納采修造動土螃蟹不可配柿子也都是古文。
還沒搞清楚到底哪些「古文」適合教青少年、還不知道怎麼教,就可以這樣吵成一團,實在有點莫名其妙;規定古文要佔教材30%,也很莫名其妙;有種論調說「祭鱷魚文跟我們什麼關係,所以不用教古文」更是莫名其妙。
這年頭只要受過點教育的人,包括吵架的教育部長和詩人在內,即使民國之前的文言文讀得不好,講起白話來還是多少帶點成語佳句;自稱「部長還在當學生時就已經在搞前衛」的詩人想必讀得比誰都多、部長沒讀過幾句文言恐怕也當不了教授。
所以,要讀點古文才能當部長、當詩人,才能像他們一樣先天下之憂而憂,這是肯定的;只是讀了古文腦筋就會清楚嗎?那可就不盡然了。
現在有很多人中文程度不好,這是事實、而且是嚴重的事實;多讀古文可以把這些人的程度變好嗎?我認為是的。但他們中文不好是因為沒讀古文嗎?應該不是。弄清楚這一點的話,其實就沒什麼好吵的了。
只要有人教得好、學生能吸收,讀好的文章(無論古文或白話)都絕對是好事;但寄望強迫把古文比例提高到30%就能解決問題,恐怕是天真了一點。過去學生接觸到的文字除了書籍就是報紙,能寫的人多半有不錯的文字根柢,所以內容的程度多半堪稱典範,從裡頭學的東西也不會差到哪裡去。
這年頭就不一樣了;出版的門檻降低,讓任何人都很容易發表作品,好處是發表的自由得以實踐、壞處則是文字掌控能力還不夠的人容易受到誤導;短短幾年下來,良莠不齊、但又隨處可得的文字傳播,已經改變了閱讀和寫作的生態:寫錯別字、誤用成語的人都能做文字工作,那學生又何必斤斤計較片言隻字?
就這樣累積了下來的問題,讓詩人覺得想辦法治本的時候到了;的確就中文而言,讓每個人都累積起碼的文學知識是最近的途徑,但方法恐怕得再從長計議。
至於以「內容跟我有沒有關係」或是「跟我政治立場合不合」當作判斷出發點的人,則比憂心忡忡的詩人更值得同情;詩人也許病急亂投醫,但起碼還尊重文學的價值,至於那些搞不清楚「政客」和「政治家」有什麼不同的「搞政治的人」,就不值得一評了。
我不是詩人、也不是部長,所以狗嘴裡吐不出什麼象牙來;不過倒是可以提個簡單的建議:以後如果新聞啦、報紙啦寫了錯別字,一個字罰一塊錢以儆效尤,如何?

Facebook回應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