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是開年第一天原本在Facebook上寫的幾則小記,原本想說這樣寫過去就好了,但後來又冒出一些參考資料,於是想想還是整理一下。

2016開年小記

(以下是開年第一天原本在Facebook上寫的幾則小記,原本想說這樣寫過去就好了,但後來又冒出一些參考資料,於是想想還是整理一下。)

忙亂過一陣,原本想學人家寫一篇年末或年初回想檢討文的,但前後掃過一輪,發現其實想講的東西在這兩篇先前的文章裡講完了:

前因:
台灣的科技媒體越來越走火入魔

後果:
我抱怨幾句之後,意外促成了Rocket Café科技評論網站的誕生與公司改組

關於自己

剩下還沒講的部份,大概就是接下來生活上該有些什麼改變了吧。除了把工作的東西盡量做起來之外,也應該開始恢復些好一點的生活習慣了。

過去一年多,因為種種原因瘦了超過20公斤,好處是久違了的腹肌和人魚線都已經幾乎再度問世,肌力方面也變好了(來過我辦公室的人大概都知道);但究竟也有了點年紀,體質方面還是得稍微調整保養一下才是。

關於公司

今年公司在營運方面會更加改善、內部的人力和職務方面也陸續在調整中。去年承蒙很多朋友看得起,給了我很多鼓勵和幫忙,在這邊一併致謝。

至今離我第一個正式工作剛好30年,自己創業至今也剛好15年;開了15年那家公司承蒙客戶照顧,仍然是我最穩定經營的一家,後面兩家仍有待市場驗證。

但無論如何,往後大概很難再有那種波瀾壯闊的創業冒險了,必須穩紮穩打,把每件事情做好;但同樣很重要的是,還是要給自己和同仁們一個快樂、有產能、也能學到東西的工作環境。

究竟工作還是生活的一部分,如果工作不快樂的話,等於有一半的生活是用沒意義的方式過著,這一點應該是沒有人喜歡的。

跟許多人大格局、大視野的來年計畫相較,我的想法應該算是比較卑微一點的吧;但知道自己能做什麼、把這些事情做好,應該還是一切的根本。

那些了不起的事情,就讓更年輕、更有能力的高手們去做吧。 🙂

關於媒體經營

1月1日剛寫完上一段,就看到大陸的這則新聞。已經不知道要引用哪一段當開頭了,大家就整篇看吧。

創始人用PE的錢買1500萬元理財產品 阿里或撤出虎嗅科技

重點在於,中國在過去這幾年大張旗鼓的資本遊戲中,連內容網站都能沾光,以遠高於市場行情的價碼拿到資金:

雲鑫投資拿著2484萬元(人民幣)巨資,僅僅為獲得這家淨資產不過176.47萬元,淨利潤只有29.25萬元(2013年底數據)的公司15%股份。

比起我們聊天時常說的「大陸講投資都是幾個億起跳」,2500萬左右不算大錢,在大陸搞網站,一家公司幾十個人也只是基本款;如果投資人一來認同它的理念、二來看好它的獲利能力,這個投資比例即使高於行情,並不能說是不合理。

問題出來與其利用這些資金壯大公司、培養作者、擴大媒體影響力,虎嗅用的方式是極度壓低內容成本的手法:

每周會根據用戶點擊量、評論數與評論內容,評選出本週最受歡迎的一至三篇用戶原創文章,依次給相應作者以800、500、300元的獎勵。……從上可以計算出,號稱有2000多名撰稿人隊伍的虎嗅網,每周支付的稿費只有300-1600元,平均每個人不到1塊錢。

但把「閒置資金」拿去買金融商品:

虎嗅網將這2484萬元中的1500萬元購買理財產品,7個月時間共獲得投資收益15.83萬元,年化收益率1.8%。

這兩點就比較可議了。雖說「大錢擺著不會生小錢」,業外投資也並不罕見,但要看的點是:

  1. 主事者的行為是否經過股東同意
  2. 投資的標的是否風險可能過高

但從報導中的一句話可以看到線索:

相信(雲鑫投資)如很多風投機構一樣,心中是有所期待的,希望標的公司在資本的催動下經營規模迅速擴張——再融資、上市、退出,從而實現資本增值。

包括投資者也好、主事者也好,他們心中都有一個不可說的共同觀念:做內容網站本身的營收,並無法滿足投資者對回報的要求,一切都還是得回到資本市場的金錢遊戲。

這一點其實在中國(跟許多其他地方)都一樣,搞創業育成也好、搞網站也好、開發app或其他東西也好,不少投資者的獲利來源都是資本市場遊戲、圈錢、拿專案,至於前端做什麼都只是幌子而已。

當然這種事情不能一竿子打翻一船人,許多新創公司都是兢兢業業在做、也因為獲得了投資天使的挹注才得以成功,但這個案例告訴我們的是,做本業和做業外是兩回事,有時拿到錢之後反而不知道該怎麼走的案例所在多有,至於其中奧妙就只能意會不能言傳了,尤其在中國更是如此。

同樣做的也是內容網站,我沒有(我看也很難)拿到那麼多錢來傷腦筋,以主業為重是一定的,而且(預告一下二月起)我們的稿費政策或許微薄,但也不會摳到那種程度。

我們唯一羨慕的是「兩千多位作者」;只要有十分之一的數字、但稿子都很OK的作者,應該就可以做得很好,不用冒險出去買金融商品了。

關於編輯

接下來是1月2日的另一篇大陸報導:

重新定義編輯?新浪新年「放大招」

這篇文章或許因為是引用自新浪網副總裁兼新聞總編輯周曉鵬的信件,所以引起了不少的關注;但是就我看來,除了幾段比較重要的「覺悟」之外,並沒有提供太多的新意和重點。例如:

我們要學會分析流量背後的邏輯,而不要被流量表現所誤導。很多各類媒體在轉型的時候,就是被所謂的流量KPI設定所誤導,結果所謂的流量有了,但是自己的價值消亡了。沒有用戶的流量就是飲鴆止渴。

這段話是對的,但很多人(包括我在內,如果您已經讀過一開始時提到的「前因」那篇)都早就已經提過。

近年來,新浪網也已經少有自己的內容產出,很多是來自「合作網站」的轉貼;而這類從入口網站轉型過來的「媒體中心」,在看到一些盜文農場大賺其錢之後,要能不被誘惑、拒絕跟風是有困難的,而這也是作為媒體的可敬之處。

另外一句比較重要的話是:

當編輯每天在刷頁面盯消息,修改標題、製作專題的時候,我們這樣的工作是否足夠?我們這樣的工作模式對於編輯的成長和價值有多大?因此,2015年我們提出要重新定義對互聯網編輯的要求。任何一個編輯要具有發現信息、產品包裝、傳播、數據分析、效果評估一整條流程的意識和能力。

確實如此。編輯不只應該是轉貼文章、簡體轉繁體、下聳動標題,而是要以「策展人」的身分和自覺去處理拿到的材料,並且在授權範圍之內讓它以最理想的方式呈現、以便於讀者吸收欣賞的方式整理出「展場」的樣貌。

然而除此之外,這篇文章很可惜的只做了一些原則宣示,並沒有跟讀者(包括編輯同道)分享具體的實踐方法,當然這可能並不是原本這篇內部郵件的目的就是了。

總之……

總而言之,2015年無論於公於私,都帶來了很大的轉變;而2016年要努力的方向,就是讓這得來不易的許多機會開花結果。

謝謝各位(包括正在讀這篇文章的您)長久以來的協助,未來也請多指教。 🙂

Facebook回應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