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週末‥‥

– 工作做不完,繼續奮戰中。
– 不過星期五晚上還是出發到台中,星期六早上回彰化縣去祭祖。一年才一次,誤了跟祖先的約會就不好意思了。
– 星期五晚上在台中美術館附近的某地中海風格餐廳吃飯,付帳的時候據說被店裡的服務美眉搭訕了。
眉:「你是臨時來用餐的喔?」
我:「呃‥‥為什麼這麼說?」

眉:「通常有貴賓卡的人都知道,可以先打電話來訂位啊。」
(哪裡會曉得,這張貴賓卡是因為上次經過來吃沒位子,領檯塞給我的)
我:「呃‥‥好吧,下次會打電話。」
眉;「一定喔!以後要常來。」
我:「呃‥‥我不住台中。」
眉:「是喔,自己來台中玩喔。」
我:「呃‥‥來掃墓。」
眉:「‥‥‥‥|||」
據說,當你被美眉「搭訕」(其實我覺得不是啦)、問說是不是自己一個人來玩的時候,回答「掃墓」是一種很遜的行為。
– 越來越覺得台中這個城市不錯。
路寬、什麼都大、而且整個城市(至少新市區)感覺比台北更有活力。雖然特種營業蓬勃發展,不過只要不影響一般居民的生活品質,也可以算是一種活力的表現吧。:-D
有錢人不少,如果台北有100個一億身價的人,台中大概有200個八千萬身價的;而且看起來品味還不錯。
台中有南投當腹地,而且位於台灣中央,往北往南都不算太遠;房地價格也不算太貴。
以後也許哪天台北住膩了,可以到台中去住住看。
– 我的獸醫堂哥告訴我,因為某些原因,也有人用拉不拉多配黃金獵犬,繁殖小狗來賣錢;而且因為長毛是顯性,所以生出來也像是黃金。
這令我有點懷疑,我家的Oreo是不是這樣配出來的產物;它的體型和腦袋都比一般黃金獵犬大、顏色也比較白,說不定真的是黃金爸爸跟白拉媽媽的小孩。:-P
不過我不太很在乎是不是純種的問題,又不是要參加比賽;何況這樣混出來的後代,也許因為近親繁殖導致的先天問題還比較少哩。
– 獸醫堂哥因為要照顧年邁媽媽(我的伯母)的關係,把一樓的獸醫院店面給收了,改裝成讓老人家不必上下樓的臥室;幸好堂哥的業務主要在於為牧場服務,所以有沒有店面差不了多少。
這次回去就撿了一堆獸醫院剩下的物資,像是驅蚤藥、拉繩、口罩、沒有針的注射筒(滴驅蚤藥用)等等。一般獸醫院一盒賣一千塊吃一年的驅心絲蟲藥,堂哥說拿成份相同、但是給牛或豬用的類似藥品,一千塊的份吃十年都吃不完,只差沒有做成糖果形狀騙狗而已。
– 今天(25日)是養笨狗Oreo一週年
– 除了狗用品之外,還拿了一堆堂哥培植的植物幼苗,像是七里香、柚子、番茄等等。且看我的功力能不能把它們種大吧。
– 星期六晚上回到台北,繼續過我暗無天日的趕工生活,為將來的農莊努力。

Facebook回應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