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Xbox 360到MCE的介面問題

微軟的Xbox 360上市了;我也想買一部來玩,一來試試它號稱超強的繪圖能力、二來看看所謂的家庭媒體中心功能。跟大堆頭的個人電腦相較,我相信無論Xbox或PlayStation,電視遊樂器都更適合放在客廳作為影音娛樂的主控裝置。

如果不論系統,Xbox 360的硬體規格是很誘人的;PlayStation除了第三代產品趕不及跟Xbox 360一較高下之外,目前第二代產品的封閉性,以及較為不足的周邊整合、網路支援、以及資料儲存功能(還有修改作為其他用途的可能性),也是我遲遲不去下手「測試」的原因之一。

其實還有一個重要理由,就是Xbox上有生死格鬥沙灘排球這個遊戲;精確模擬人體線條和色彩的動態變化,可以說是電腦繪圖追求的「終極聖杯」,在360上可千萬不要缺席啊……。

不過最近看到一些東西,讓我對於微軟所設計的介面減了一些分數。話說在先,我偏愛比較簡潔的介面,所以難免會有不少主觀意見;不過我會盡量站在設計和人性的角度,來解釋自己的想法。

其實,微軟系統的介面設計有根本的人性問題,已經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從Windows 95開始把硬碟圖像和垃圾桶放在左邊、幫系統功能按鈕取個叫做「start」的怪異文字名稱(中文版上叫做「開始」更奇怪),只是大家也都習慣了。其實這個按鈕在螢幕上根本不需要顯示文字名稱)、軟體之間的介面元素不統一(嚴格說來不是微軟的錯;但作為作業系統的開發者,微軟有義務為開發商把介面規範作好)。

其實,微軟並不是沒有介面專家,許多看來不太合理的設計,可能只是當年為了與蘋果電腦之間的介面抄襲官司,故意做得跟Mac OS不一樣而已。

好,沒關係,用Windows的人目前是多數,而且大家一開始就接觸這樣的介面,所以也不以為意;何況即使有設計問題的圖形介面,對一般人的親和力還是比「$sudo newfs_hfs -v test /dev/disk1s2」好那麼一點,所以就不多挑剔了。

後來微軟推出了中文版Windows XP Media Center Edition(簡稱MCE);原本我想微軟藉著這個介面可以大翻修的機會,也許應該重新檢討一下整個介面的架構,讓使用者耳目一新、見識見識這家全球最大軟體公司的實力。結果就目前看到的東西而言,還是令人非常失望。

在這裡會跟Xbox 360扯在一起,是因為MCE和號稱家庭媒體中心的Xbox 360之間,無論在開發技術和介面上,都應該有一定程度的共通性。

目前我看到的Xbox 360畫面還不夠多,而MCE因為已經有中文版、介面算是已經定案,將來中文版Xbox 360的媒體介面應該跟MCE差不多,所以可以一併拿來研究研究。

依我的觀點來看,MCE介面(以下泛指MCE和Xbox 360的媒體控制介面)最大的問題,在於設計者只顧著與Windows系統之間的共通性、把MCE當作Windows的簡化版,沒有重新翻修介面、實驗新一代人機互動方式的企圖心。

其實,現在用於媒體控制的介面、以及這些介面所教育出來的使用者,也許就是下一代人機互動方式的典型。

再簡單一點說,我認為MCE的介面有兩個問題:

1. 廢話太多、2. 了無新意。

廢話太多

從「廢話太多」開始說起好了;第一,我不太能理解微軟為什麼要死抱著「我的XX」觀念不放。

事實上,把介面上所有的「My」拿掉,並不會影響互動的順暢和功能;而如果設計者覺得加上「我的」字樣,就能讓使用者覺得比較親切、使用比較順手,那也太小看介面設計這門學問了。

在Windows的正常畫面上,頂多看到一個「我的電腦」就算了;但在MCE大大的「開始」字樣後面看到的是:

我的圖片
我的音樂
我的視訊
我的電視
我的‥‥

這樣不煩嗎?在為歌曲評分,以便日後根據評分高低搜尋的畫面上,竟然可以看到8次「我的最愛」:

66678767_d07a8bc048

同樣的道理,在以下這個「設定」功能畫面中,每一個項目前面的「設定」也都是可以省略,讓畫面比較清爽的:

66680235_5a71bff671


另外,超大的「start」字樣跟後面的「My xxx」在英文版上也許還可以解釋成「start my TV」(啟動我的電視)等指令,但到了中文版就變成了「開始我的電視」之類的不通語句。

我相信原本設計介面的老美不會想到這一點、當初把「start」翻譯成「開始」的人也始料未及,但這的確是個設計上的缺陷。

第二,MCE介面(或者說微軟設計介面的習慣)用大量的文字來說明操作步驟、或是預防使用者操作錯誤;其實這些原本都是可以隱藏起來的,等到使用者操作有問題的時候,再顯示也還不遲。

即使用戶一開始會因為沒看到說明而出錯,但一來這種「類似家電」的系統原本就應該有比較大的容忍度(有電視會因為亂按遙控器而當機嗎?)、二來如果用了幾百次的使用者,每次操作時還得讓說明文字訓誨一次,會不會太悶了點?

好吧,也許這是設計哲學不同,文字說明有它的用處,不過MCE介面上的文字也實在太囉唆了一點;摘錄一段我看到的:在建立存取碼(類似網路上要求輸入兩次密碼確認)的畫面上,輸入欄位下方寫著:

「您必須建立存取碼才能防止其他使用者檢視選取的節目。當您想要檢視封鎖的節目時,必須輸入該存取碼」

在「識別您的顯示器」畫面上,顯示的訊息是:

「您的Media Center PC連接哪種類型的顯示器?若該PC連接一部以上的顯示器,請選取您將會經常用來檢視Media Center的顯示器(主要顯示器)。」

在這些說明文字上,一下子就有三個問題:

  1. 翻譯問題:中文並不是很通順、也有些吝於使用標點符號;
  2. 對於一般家庭用戶還是不夠淺白;
  3. 字太多:如果不是在32吋以上的電視機、或是電腦螢幕上顯示,大家可能都得瞇著眼睛慢慢讀。

嚴格說來,這不太能夠完全怪介面譯者。一來原本的畫面上就是這麼囉唆,只是英文筆畫少,看起來也許不那麼累;二來依照一般翻譯介面的慣例,譯者可能根本不知道最後顯示的畫面長什麼樣子、也不敢擅自把文字修得太短。

Xbox 360的媒體功能操作介面看來,在文字的使用上應該沒有相差太多才是。

了無新意

當然,MCE並不是在所有地方都了無新意,只是在一些應該有所變革的地方,並沒有令人驚艷的進步。

如同前面提過的,MCE基本上還是Windows系統媒體功能的「簡化介面版」,所以基本上還是「電腦型的系統」,而不是「家電型的系統」;這在電腦上使用還說得通,但如果要搬到電視上、坐在兩公尺外的沙發上操作,就有它的問題。

除了在電腦上沒問題、在電視上令人變成鬥雞眼的漫長說明文字,MCE還是沿用了電腦上慣用的「文件夾」檔案階層、並且顯示在使用者的面前。在這類家用系統上使用階層檔案架構,除了增加了介面和導覽的複雜度之外,檔案的命名和使用方式(「omcjur32n.wmv裡演的到底是什麼啊?」)更令非電腦使用者難以理解,可能會在目錄之間迷路。

其實,階層式的檔案管理方式,在電腦上也已經快要過時了;有許多方式都可能在將來取代它。例如所謂的「節點」(node)管理,就是不將檔案事先做任何分類,但是藉由電腦的運算能力、以及檔案內含的描述資料(metadata),以即時方式產生使用者所需要的檔案列表。

就我瞭解的範圍而言,Mac OS X上的「智慧型檔案夾」、iTunes上的「智慧型播放列表」、以及Drupal網站系統,都是這類觀念下的產物。

當然目前的這些「智慧型」功能,都還是建立在階層檔案系統之上,只是可以用跨越文件夾的方式來組織整理檔案,算是比較原始的設計;不過如果您用過這類功能,再跟比較僵硬的階層式檔案管理相較,就一定瞭解前者的靈活與方便性。

所以,在功能與MCE類似的蘋果Front Row軟體上,顯示就是以iPhoto、iTunes等影音軟體中分類好的播放列表為主,而不是系統的檔案結構和檔案名稱。雖然Front Row還是很早期的版本、智慧功能也還不夠成熟,不過至少方向是比較好的。

如果從基礎觀念上就沒有改變,MCE在衍生出來的功能或操作介面上,必定受到階層式檔案系統的箝制;例如導覽方式必然是「上一層」、「下一層」,再加上用遙控器輸入文字來搜尋。如果資料少的話還好,當資料一多的時候,恐怕這樣的介面和遙控器就有時而窮了。

見仁見智

另外有兩個相關的觀念,屬於比較見仁見智的部份,不過也和MCE、以及許多互動軟體的設計相關,所以順道提一下。

一個是Windows系列作業系統的「人格」。前面提到過,微軟喜歡在介面元件上冠個「我的XX」字樣;先撇開囉唆問題不談(其實前面也談過了),它的邏輯是這樣的:使用者是「我」,所以「我」操作「我的電腦」、選用「我的最愛」、播放「我的音樂」等等。這個邏輯基本上沒有問題,「我的財產」本來就是由「我」來支配,對吧?

這中間值得討論的有兩個層面,第一在語言上、第二在互動上。如果用視覺方式來解釋的話,「我操作我的電腦去做事」的程序是這樣的:

我→操作→我的電腦→做事

所以這個操作的行為,用英語的想法是「命令」(order)、「啟動」(activate),這也應該是Windows上「start」按鈕名稱的來源;如果這個想法正確,中文環境中叫做「開始」並不恰當就顯而易見了。

在Mac OS的介面設計上,並沒有採取「我的」這種觀念,而是「人與電腦互動來做事」,用視覺方式來表達是這樣的;

我→做事←電腦

所以電腦的「人格」相對而言是比較獨立的,被操作的對象主要是電腦中所包含的資料,電腦是一個提供資料、配合使用者工作的角色。

這樣分析也許太鑽牛角尖,但如果您曾經疑惑Windows和Mac(或其他系統)同樣是圖形介面,但就是有些不同的感覺很難說得明白,也許答案就在這個觀念上的基本歧異之中。

因為這樣的基本差異、以及介面設計哲學的不同,Mac OS介面所使用的表達方式與文字,都得以比Windows要簡潔得多、有時候甚至用很簡單的圖像就能夠表達,不必拘泥於時時得說明「我要正確操作你」的心態之中。

很玄嗎?其實不會;只要對照一下前面提到的MCE介面設計問題,您就會發現這裡就是源頭。

這兩種「人格」的設計沒有對錯,邏輯上都說得通;但它們影響到的是整個作業環境的設計、人和電腦與軟體間的互動方式、以及日後衍生新應用方式(例如從Windows到MCE到Xbox 360)之後的適用性。

第二個見仁見智的問題,也是最後一點:

在介面上模擬真實世界的器物(我說的是「器物」,例如遙控器;不必然指「環境」),已經是有些過時的觀念。一來和目前三四十歲的第一代個人電腦用戶相較,新的世代已經習慣於電腦與真實世界在控制上的差異,二來如果要在電腦上模擬這些器物,勢必會佔用較多的系統和螢幕資源。

66701776_3ab20ddec4
以後會流行的介面是哪一型?

所以,我覺得介面設計者該是走出過去二十年經驗,為新的應用、新的媒體設計新介面的時候了。

雖然模擬實體世界器物的設計最安全,但也同樣受到實體器物在造型、功能、成本上的限制,無法在進步的速度、以及揮灑創意的空間上,享受到虛擬世界的自由。

結論

結論?其實沒有什麼結論。即使Xbox 360的介面跟MCE一樣糟糕,我還是可能會去買它一部;當然啦,是抱著測試的心情,反正市面上似乎也沒有什麼其他的選擇。

如果是在電腦上玩,我還是等新版的Front Row出來吧;一來我不會把PC搬到客廳去接電視,二來「我的」眼睛不好,看那麼多小小的「我的」實在很辛苦。

(附註:以上的評論都是以我目前為止看到的Xbox 360和MCE介面為準;也許我有機會看到實物、或是深入接觸之後,會把自己的論點完全推翻。)

Facebook回應

給 “從Xbox 360到MCE的介面問題” 的 3 則回應

新增

留言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 | 佈景主題: Baskerville 2 by Anders Noren

上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