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來說說「隱形雙關語」

以下這句話如引文所說,藏了一個「常用英文的人一看就知道在玩遊戲、不常用的人看不出梗在哪,但是其實不是很要緊」的雙關語。

一句隱形雙關語的翻譯

《認識媒體》(鄭明萱譯,貓頭鷹出版社,原著Understanding Media)p.300

女人拒絕在家接受命令,結果出門去卻又成了速記員。

women refused to be dictated to and went out and became stenographers.

關鍵在於 stenographer的任務隱藏 taking dictation(記述口述),和上文的to be dictated有雙關意思,很難譯出。

── 譯者之言:隱形雙關語

如果能用簡短的方式譯出來,可以幫文章生色不少;但如果譯不出來、或是照字直翻(例如上面的「速記員」範例),不僅不有趣,而且還會令讀者覺得很奇怪,為什麼話說到一半會無緣無故掉出一個速記員來。

我的上面這兩段話,也藏了兩個重點:

  1. 這是個文字遊戲,其實「速記員」這個角色根本和語意無關;除非上下文有相關的敘述、或是這個詞對整個章節有特定的意義;
  2. 如果dictator這個雙關能譯就譯,不能譯的話就必須完全捨棄,以免擾亂讀者對整句話脈絡(context)的理解。雖然捨棄之後就不是那麼完美的詮釋了原意,但對於讀者消化會有幫助。

所以,如果照我的觀點來看,原本的「速記員」版本是不行的。

原文中還有幾個例子,有興趣的朋友可以自己參考,這裡我只提我自己根據上述原則試譯的版本:

女人不想在家裡被呼來喝去,但卻到外面的職場上被呼來喝去。

這裡用「職場」取代了原本的「速記員」(當然,如果書裡講的是十九世紀的世界,這樣改可能就會有點怪怪的),而用前後統一、意思一致的「呼來喝去」來取代原本用字不同、但字義相同的玩法。

此外,開頭的「女人」也可以依上下文需要,調整成「許多女人」、「女人們」、「當時的女人」等等,讓轉折更加順暢。

如前面所說的,因為我的譯法捨棄了原文「dictator/stenographer」對照的隱藏梗,所以並不完美;但我想意思應該是完整、而且容易理解的,多少也保留了一部分的玩心。

另外,我想在原文想表達的情境下,「呼來喝去」不僅隱藏了「聽命令」的意思,而且還蠻有畫面的。

Facebook回應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