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多出少」的時代

這是一個「進多出少」的時代,至少對我自己而言是如此。
早上一邊找車子的鑰匙,一邊有這樣的感覺。一把小小的鑰匙,在滿坑滿谷的紙張、書籍、光碟、電池、讀卡機、充電器、發票、硬碟、隨身碟、遙控器、鍵盤、滑鼠之間,又發不出「我在這裡!我在這裡!」的聲音,要找得到除了把過去三天的行程和動作重新回想一遍、再加上下樓看看是不是自己發呆把鑰匙插在車門上,否則實在有點困難。

當然,鑰匙在半個小時之後找到了,躲在昨天重新翻出來讀、打開一半倒覆著的舊版「稻草人手記」下面。
也許我東西太多了吧,自己這樣想著。花了幾秒鐘掃描一下桌子附近,看看剛才說的那些東西,暗暗歎了口氣:要把這些東西清得乾淨,恐怕很難。
前幾天的信用卡簽單丟不丟?時機未到。盤據在桌角的四個變壓器(還有附屬的電線)能不能撤掉一兩個?不行,各有各的電壓規格,不能共用,每個都有自己的東西要充,有時候還會找不到誰是誰的;發票呢?不行,每一張都可能值兩百萬。
所以呢,要不是收納的功夫太差,就是我說的「進多出少」。許多東西隨著日常活動一直進來,卻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出清,讓生活即使不算越來越混亂,也遲早有更多的東西要處理。
其實我對「收納」是沒有什麼信心的,雖然日本人發明了數不清的收納奇技淫巧,但收納成功代表著有好一段時間看不到收好的東西,可能也就不會進一步去處裡它們,最後還是落得越堆越多的下場,到時候還是得為了同樣的問題傷腦筋,而且狀況只會更糟糕。
工作也是一樣,進來得多、出去得慢,堆積在電腦裡面、常常被客戶追打;食物也是一樣,吃得多、消耗得少,堆積在身體各處;讀書也是一樣,讀了十本還是吐不出一本來。
往好處想,這也是一種富足;往壞處想,這些東西遲早得做個了斷。我先前曾想寫一篇「退場機制將是未來的好生意」;從前面寫的這些事情來看,似乎有了那麼點眉目。

Facebook回應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