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談「白話文跟語言污染」

在「奶爸在家無聊筆記」網站上看到〈白話文跟語言污染〉這一則記事。主要說的是白話文品質的問題,其中並提到了「Plain English Campaign」(姑且譯之為「白話英語運動」吧)的網站。

於是我去看了一下,並且在「奶爸」寫了一點我的看法;以下則是我在那裡留言的修訂版本。

看了Plain English Campaign的網站說明;基本上我是贊成推展「淨化」運動,讓語言免於不必要的造作與「污染」的。

我之所以把「淨化」和「污染」特別用引號加強語氣,原因在於這些是非常有爭議性的問題;無論這個網站也好、或是其他想推動類似活動的人也好,在出發前先釐清這兩件事情是很重要的。

語言設限的矛盾

很矛盾的是,我自己站在文字工作的立場,非常贊成將語言「淨化」;但是在理性思考上,我卻又不太贊成對語言的發展做任何限制。

首先,「淨化」無論在語意上或就是個很危險的動詞(例如「種族淨化」就很可怕)之類的東西,而且往往隱含著獨尊一家的心態:如果沒有一個絕對的標準,又怎麼去談「淨化」呢?如果語言有了絕對的標準、而且使用的人都必須受到箝制,會不會就像小說「1984」中所形容的世界一樣呢?

語言就像人一樣,是活的東西,會隨著時間、地點、職業……各種因素的交流,繁衍出新的變化和特色,為舊有的語言注入新的語彙和表達方式。這樣的交流,從不同的角度、以及注入的過程來看,有時候是語言的活水、但有時候卻會被視為一種入侵、甚至「污染」。

我一向不贊成對於外來語彙囫圇吞棗照單全收,也先後寫過很多相關文章和討論,但也同樣不贊成以人為的方式,對語言的應用設下廣泛的限制,就如同我們也許不贊成某些言論、但卻不能公開禁止別人講是一樣的。

我也許會在自己的網站上批評別人寫「注音文」,但也不贊成政府立法禁止。也許,這正是認同自由的文字工作者經常面臨的矛盾吧?

白話英語運動

回頭來看「白話英語運動」。從網站上所說的來看,他們希望推展的是「目標讀者不需要反覆推敲,就能理解並反應內容」(intended audience can understand and act upon from a single reading)的英語。

就我來看,這個目標本身其實是很模稜兩可的。如果只是希望讓「目標讀者都能看懂」,其實並不需要推展任何運動,因為「目標讀者」隱含的意義,就是他們能看懂其他讀者不懂的術語、能接受特別的表達方式。

而如果是希望那些寫說明書、廣告詞、報刊文章的人,能寫出人人能懂的平實文字,又恐怕是個陳義過高的理想。

因為,如同我在前面說過的,語言並不適合用強制的方式去限制,而且姑且不論人與人之間的差異(光是英語系國家之間的差異就夠瞧的),以今日各個專業領域之間的發展之快、資訊流通之廣,要能把各個領域的知識說清楚、又要求從五歲到一百歲都能看懂,似乎是不太可能的事情。

仔細讀了一下網站上的說明和範例,我想他們的目的總而言之就是三個字:

「少廢話」。

在有線新聞頻道、網際網路之類不限時間、甚至人人可以發表的媒體開始迅速發展之後,文字應用的發展由「量變」(為了填滿媒體,內容供應者必須提高產量)引起了「質變」(簡單的說,就是廢話變多了、用詞變聳動了,但文字的水準下降了、錯字變多了)。

為了填滿24小時不停的新聞播送,我們已經看到新聞媒體以不斷重播、藉「還原現場」之名製造畫面等方式來填補時間,在文字上則是以加廢話的方式來努力灌水。

在商業界的行銷文字方面,也有相同的問題。尤其在1990年代末期的網路熱潮時期,許多人為了寫營運計畫搶創投基金、或是在百家爭鳴的業界爭取媒體曝光的機會,發明了許多新字、新詞、新的表達方式,以及許多左彎右拐、詞彙聳動,其實只是想說「我們公司最棒,給我錢吧」的句子。

現在回頭看看一些那個時代的文章,實在只能用「蔚為奇觀」來形容。

而被這種寫作風格影響最深的,除了網路和高科技業本身之外,自然是跟這些行業相關的行銷文字寫手了。

我自己曾經處理過由一些科技公司委託顧問撰寫的市場報告;洋洋灑灑數十頁,同一段文字是一兩句話翻來覆去、整篇報告則是一兩段內容翻來覆去,像是這樣:

第一段:本公司的市場佔有率是58%,對手是42%。
第二段:根據調查,本公司的佔有率比較高。
第三段:根據另一次調查證實,對手的佔有率比較低。
第四段:根據再次調查,本公司佔有率比對手高16%。
第五段:根據本公司的最新系統運算,我們的領先幅度是市佔率的28%。
………
結論:本公司到今天為止暫時領先,明天之後要看情況。

諸如此類的東西要灌到幾十頁,裡面得放多少廢話就不難想像了。這種報告雖然客戶會花錢買,但不一定有人看;然而如果只用「白話英文」寫一兩頁,那肯定是賣不了幾個錢的。

企業的新聞稿也有同樣的情形;一來要競爭主要媒體的刊登版面、二來要滿足懶惰記者的需要(最好都不用修改,掐頭去尾就可以登),所以文字上當然得百花齊放、目不暇給、機鋒百出,否則哪能讓記者大人、或是胃口已經被養壞的消費者眼睛一亮?

這些情形,在目前的英文中已經變成一種普遍的現象。就我知道的範圍,其他語言即使有,因為環境背景的關係,也不如英文那麼令人看不下去。所以「白話英語」運動的產生,也許是對這個趨勢的一種反撲吧。

有趣的是,發起這個活動的是英國人,為了做生意把英語給搞爛了的是美國人,英國人似乎還是有點「捍衛正統」的味道。

說「捍衛正統」,其實是有點在吃英國人的豆腐啦。不過我倒是覺得,這個反撲跟Blog的流行似乎是有點關係的。

在Blog開始流行之前,由於技術知識和取得網路空間的門檻比較高,在網路上持續發表文章還是少數人的權利,常看到的還是「公司簡介」之類比較正式、更新頻率也低的文字。

而網路寫作普及之後,對於大家的閱讀和寫作習慣都產生了影響,寫廢話的人少了(誰寫Blog會寫一堆行銷廢話?)、耐煩看廢話的人也少了,結果當然就是「少廢話」的呼聲出現囉。

當然,這只是我的猜測、Blog當然也不是唯一的原因,但可以確定的是,過去一段時間的環境變化,已經讓一些人覺得英語的使用方式有改變的必要。

「少廢話」是比較容易做到的,只要專業人士不要太愛賣弄像是:

“empowering the new paradigm shift of the morphing evolution of gigabit network infrastructure”

……這樣之類的廢話就行了(因為工作上的需要,這類東西我倒寫了不少;不過寫中文的話就不會這樣了)。

但如果整體商業環境沒有改變,只是寫作的人願意改變,似乎是不會發生什麼作用的。

再看「語言污染」

相對於英文本身的「質變」,目前影響力相對弱勢的歐亞語言,在這方面倒是還好,因為好的譯者多半會過濾英文中的那些廢話,所以比較需要注意的應該是「非對稱交流」(好吧,直說了就是「污染」啦)的情形。

日文有被英文污染的問題、中文也有被日文污染的問題,而且中文還有兩岸無數地、繁簡轉換、翻譯體例、專有辭彙等等各大門派自立山頭的麻煩。

如果只是以「看得懂」為原則,其實不需要太過擔心,反正看不懂什麼叫做「一拖拉庫」的台灣人大概不多;不過如果就新聞、廣告、行銷、專業論述之類的文字應用來看,寫作者適當的訓練和自律:遵從大部分讀者能接受的體例和用語、使用明確而精準的敘述、避免使用不必要的外來語和無意義的流行語……,這些都還是很重要的。

然而,因為我前面說過的理由,雖說如果有人願意跳出來成立「白話中文推行委員會」,我第一個贊成,但我同時也會擔心,這種活動要怎麼玩。

如果目標陳義過高,恐怕引發的爭議和反彈會超過它所能達到的效果。期望大家無論中外,寫文章都儘可能簡單明瞭,也許會是個好的出發點。

要改變多年以來社經環境對於語言應用的影響,不僅不容易、也不是短期之內做得到的;不過從「多廢話」變成「少廢話」,應該要比絞盡腦汁想廢話要容易一些才對。

Facebook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