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拆書


許多人覺得一般書中廢話很多,所以有各種方法「只看重點」就好,甚至發展出「幫你讀書」或「教你拆書」的行業或學問。

上面這則介紹,讓我有了點想法。


拆不拆書應該是另外一個千古爭論的話題。即使是如我這樣的反拆書者,還是會有「快讀」、「跳讀」的行為;這樣來說,豈不矛盾?

許多人覺得一般書中廢話很多,所以有各種方法「只看重點」就好,甚至發展出「幫你讀書」或「教你拆書」的行業或學問。

或許這是快速吸收到一些概念的方法,但我覺得:

  1. 脈絡也是很重要的知識;不僅跟一本書中如何貫串概念有關,而且不同的作者建構不同脈絡的方式,本身就是學問。
  2. 即使要拆,也應該要自己拆;別人幫你讀、幫你拆的東西,很難真正成為自己知識體系的一部分。

不信的話,我拆一下《魁!男塾》或《十倍速時代》給你看,我相信你錯過的東西會比得到的東西多太多。

相對於「拆」,也有人是幫你「濃縮」(其實跟拆的概念很難區分,但重點是濃縮一般會保留脈絡)。這個從美國中學生奉為應考寶典的「Cliff Notes」系列(大概就是「五分鐘讓你看懂XX」的小書)開始就已經有了。

https://www.cliffsnotes.com/

然而這也只能幫你應付考試,頂多不讀原著(例如Cliff Notes中長銷不墜的「哈姆雷特」)也可以講個劇情大概,但其中的細節轉折就很難得知了。

不過,我並不是說拆書是如何不好的行為。許多人都有自己一套「解構原本有系統的知識」的手法,而且從中獲益;這些手法包括拆、跳、縮、組、標示、註記、筆記、重構,到最後甚至變成自己的知識體系或作品。如同前面所說的,這種能力本身就是一種藝術。

而我有疑慮的,只是這一套能不能完美複製給別人而已。

所以如同前面說的,我會快讀、跳讀,但不喜歡片段的「別人幫你拆」,所以讀得少、也讀得慢;雖然也沒有什麼了不起的知識體系可言,但一來自己寫東西的時候還算講得出一點道理、二來可以從完整的脈絡中得到一些樂趣。


寫完這篇想到一件事:我們在過去接受的教育之中,有多少內容是被別人拆過、濃縮過、去脈絡過、甚至刻意重組再製過的?應該不少。

Facebook回應

留言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 | 佈景主題: Baskerville 2 by Anders Noren

上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