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斷交

說到斷交,國家跟人還是不一樣的。

說有七十幾年的邦誼,充其量只能說是「在彼此互利的基礎上建立彼此方便的互信關係」,說起來比較像是做生意,而不是交朋友。

即使有一方很天真的把它當作蓋棉被純聊天的友誼,之前持續越久,只是增加之後悔恨的程度,其實不用想太多。換個角度來說,如果說多明尼加的建交對象是「代表中國的政府」,從1972年之後拖到現在也算是夠義氣了。

不一樣的是,如果用商業角度來看開,現在斷交了,以後還是有機會復交;跟台灣幾進幾出梅開數度的國家所在多有,不足為奇。

因為,國家之間的邦交多半基於共同利益,即使現任政府得罪了你,下一任領導人仍有可能改弦易轍,利益關係跟做業務一樣隨時會變;新的供應商條件不好,只要老闆拉得下臉回來請吃頓飯,明天照樣報價出貨不亦樂乎。

(對啦,我知道國家之間復交當然沒那麼簡單;但至少「可行性」是比較有的。)

但如果是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一旦關係毀了,不管是七十年、三十五年、或是五年,當你看透了某個人,受騙的感覺只會隨著時間而增加;如果你是自認為有原則的人,要讓自己回頭就很難了。

跟一個國家斷交,你會覺得你看透了這個國家,其實並不盡然;跟一個人斷交,你的直覺多半不會有錯,這是你的收穫。

參考閱讀

Facebook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