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人的出版史/虎年初一的電子書雜談

大家虎年快樂。看來今年我還是會繼續關注的產業話題,主要還是在於行動通訊和電子出版這兩個方面,還請各位繼續多多指教。

我在2013年初出版了《一個人的出版史》一書,講述從十多年前以紙本雜誌編輯身分開始研究數位出版,一直到經營數位出版公司「潑墨書房」的歷程;其中記錄了許多的個人經驗、心得、以及對未來出版形式的看法。

本文為全書的一部分;但由於寫成時間較早,部分文章或許內容和觀點還值得參考,但不見得適合目前環境、連結也可能失效,請留意標註的寫作時間。您也可以免費下載本書的繁簡體ePub、Kindle、或是PDF版本,也有繁體紙本;或是在本站閱覽全系列文章

從前年開始,我就對於使用E-ink技術的電子書閱讀器市場有些存疑;前不久試用過某家廠商的閱讀器之後,更堅定了這個想法。

也許是這家的產品特別糟糕,但依照我對這類產品的理解,大多數E-ink產品差不多就是這樣;也許有其他設計好一點、聰明一點的產品,也許過一陣子會有彩色版本出現,在iPad這最後一根稻草壓下來之後,大概就已經為E-ink閱讀器作為市場主流的將來畫下了句點。

E-ink最大的優點在於省電,因為它只有畫面轉換的時候才耗電;反之,它的其他優點像是「接近紙張的觸感」或是「在陽光下也能閱讀」等等,其實只是拿來湊數而已。

液晶螢幕雖然也有缺點,但究竟是已經成熟的技術,未來也還有繼續進步的空間;然而它的優點(以目前的技術而言)卻是E-ink短時間之內難以趕上的。

換言之,目前E-ink最大的同級較量對手其實並不是液晶螢幕,而是電池技術。

如果電池技術能夠支持液晶螢幕一整天以上,E-ink在閱讀器上存在的價值就不那麼高了;現在等於是E-ink技術在跟電池技術賽跑,看誰能先達到滿足閱讀器需求的完美境界。

在我看來,E-ink的勝算非常小。這一點我必須承認,跟我先前說過的這段話有一半是矛盾的:

其實跟目前筆記型電腦使用的液晶螢幕類技術相較,我還比較偏好E-ink作為電子書的主要顯示方式(這一點的前提是,「電子書閱讀器」會一直是獨立存在的一種裝置,不會被手機或平板電腦之類的設備完全取代,但這一點我也存疑)。

所謂一半矛盾,指的是跟去年的電腦螢幕閱讀相較,我說「比較偏好E-ink」,跟現在的說法不一樣;我當時確實是這樣想:用Amazon Kindle和抱著筆電看雜誌比起來,Kindle的閱讀體驗比較單純而直接(也就是我在〈閱讀蛋塔〉一文中說的「相對靜態的閱讀體驗」)。

但在之後iPad的消息逐漸放出、最後正式發表看來,前面這段引文中的「這一點的前提是……」這段但書已經開始發揮作用。

我認為無論以隨身電腦、平板電腦、或是同價位電子書閱讀器的標準而言(不包含手機),iPad都可能會是賣得最好的產品。

雖然目前有很多外界評論認為「沒有買iPad的必要」、「iPad沒什麼用」,但以我自己追蹤行動電腦市場20年、電子書市場10年,參與過兩個早期平板電腦先驅產品專案、熟悉過去產品發展和起落的歷史、而且一直是實際使用者的經歷來看,很多人無論現在怎麼看iPad,到後來都會去買。

iPad不管賣得好不好(我預測賣得好當然也可能會錯),將會和過去的iPod和iPhone一樣,為將來的同類型產品樹立了造型與功能的標準、以及模仿和試圖超越的目標。

主要原因並不是我就單純支持蘋果產品、或是蘋果產品從天而降就是比較好,而是因為iPad擁有我先前說過的幾項累積優勢,只要把這幾條中的「iPhone」換成「iPad」就行了:

  • iPhone收割了過去十年由Palm、Windows CE、Psion/Symbion等系統所打下的「手持觸控行動運作裝置」產品技術與市場驗證基礎;
  • 標準版與手機版Mac OS X的發展成熟;
  • 行動通訊網路與服務的普及;
  • 應用軟體和服務開發工作大幅簡化;
  • iTunes線上商店虛擬物流和金流的可行性與成功;
  • iPhone證明了上述這些優點的組合有龐大的商機與利潤。

講得更直接一點,只要iPad多賣一台,同價位的E-ink或其他電子書閱讀器就會少賣一台;除非價格上有明顯的差距,否則嘗試過iPad模式的人大概就不會想用其他產品,直到有超越iPad的產品出現為止。

除了技術發展速度比不上被排擠的速度之外,E-ink產品還有另外一個非技術性的危機;如同〈電子書閱讀器山寨化是揠苗助長〉這篇好文中所說的:

(山寨化)就短期對於其企業營收的貢獻當然這樣沒錯,但我認為這不利於長期整個電子書產業的發展,甚至會把E Ink這個第一個量產電子紙的技術品牌作爛掉,也就是揠苗助長,山寨與品牌明顯是兩個極端,相互競爭對抗的,採取雙管齊下,這是一個純粹硬體製造廠商的作法,眼中只有量,沒有過多市場、品牌的概念,同時突顯對於電子書產業的不熟悉,而其中更蘊含著其本身對於這個市場沒有把握、信心不足,否則不會急著殺低價……

所以說電子書閱讀器的山寨化在整個產業不成熟的此刻,就被大量的推出,無疑讓這個產業更混沌,也加劇了傳統出版業者對於電子化的擔憂,也將得罪前期投入培養市場的電子書業者,我認為未來回過頭來看這段歷史,很可能把它視為一種電子書產業發展的不利因素,推升了整個產業的門檻,雖然能夠進入者更多了,但真正有意願與正在評估市場者,很可能因此而放棄了這個念頭…

所以,回到我自己對於E-ink的思考,必須承認先前的說法不夠周延,自己打了一邊嘴巴(雖然當時還是設了一些前提,硬拗的話還不算錯得離譜);但從這裡也可以看出,iPad還沒有上市就已經改變了一些事情,包括Amazon的電子書營運模式、E-ink產品的前景、以及我的一些想法。

這中間有些不足為外人道的曲折(必須簽保密合約才能知道的業界內幕之類),不過還是得說,對於E-ink來說,iPad的出現真的不是好消息。

但E-ink即使不是電子書主流,未來還是有很高的潛力;我昨晚就在想一個用途:也許以後印表機不必再使用噴墨或雷射原理,而是將空白E-ink(或其他類似技術的)電子紙塞進印表機,讓機器用電位轉換方式將內容「印」上去,讓需要的部份顯示色彩。

因為紙上隱藏著適形電源,所以可以維持很長一段時間(也許根本不需要電源?);當不需要上面的內容時,只要透過切斷電源、或是回復電位的方式,就可以變回空白再次使用。

如果E-ink可以做到這個用途,那麼功德應該會比當做閱讀器的螢幕還要大很多,也許拿來做隨選印刷(PoD)的素材,哪天又可以把平板電腦類型的閱讀器幹掉。

寫這篇的靈感,其實是來自Wired雜誌宣布將在三月推出iPad版的新聞。即使iPad賣得很好,Wired也不見得是上面賣得最好的電子雜誌,但重點在於電子雜誌的形式大家摸索了這麼多年,一直沒有定論。

有人用Flash技術做成模仿紙本的樣子,還可以做翻頁效果,有人用PDF做一直欄連續捲動閱讀(例如我當年做的MacZin),也有人做可以隨著閱讀畫面大小自動重排的純文字或ePub格式。

上述這些格式各有優缺點、也各有支持者;但無論如何,如果iPad有機會成為新一代閱讀器的設計基準、閱讀經驗也為大家所接受,那麼在這個平台上發展出來的電子雜誌形式(也就是Wired想要嘗試的),包括字體、圖文關係、分欄、互動功能、導覽介面等等,都可能會變成標準,就像前面說過iPad可能扮演的「基準」角色一樣。

這是件大事情,對於電子出版產業而言,重要性並不亞於iPad本身。如果有人實驗出可行的標準,眾家出版商就不必再爭論不休,可以全力將旗下出版品轉換為共通格式;如果市場上這樣轉換出來的出版品一多,不僅閱讀器的軟硬體標準也就底定、電子書市場也會因為產品選擇眾多而活絡起來。

我前一陣子和一位開發閱讀軟體的朋友私下交換過意見,花了一些時間解釋介面設計上「特效」(effects)、「導覽」(navigation)、「視覺輔助」(visual aid/clue)等功能設計之間的差異;許多人不太清楚這些之間的差異,這是正常現象,甚至很多大廠設計出來的軟體介面,也把這幾件事情弄得混淆不清。

簡單一點說,有些電子書或雜誌閱覽軟體會做「翻頁」的動畫效果,認為這也是「導覽」或「視覺輔助」,讓讀者知道「喔,翻頁了」,但在沒有實體頁面或厚度的電子出版品上,這只是一種沒有意義的「特效」。

也就是說,如果在軟體裡面交雜放置了一堆這種特效,設計者卻又自以為是可以幫助閱讀的導覽功能,那麼最後的使用體驗就可能花俏有餘,但實際上卻眼花撩亂、處處碰壁。

扯得有點遠了。過年期間吃多喝多睡多,腦筋比較沒有條理,真是抱歉。

反正呢,就是iPad看起來不錯、也有人願意花力氣在上面實驗一些新東西,未來電子出版的標準恐怕還是在這些不過農曆年的洋人手上。

至於國內,一來最近看到的E-ink產品都岌岌可危,二來也許因為景氣或遠見的緣故,沒有人願意投資在研究出版品格式這類基本功上面,三來手上有版權的不放、想簽的簽不下電子版權、閱讀器廠商不想淌內容經營的渾水、想做事的人又沒有資源,看來在各方角力空轉之下,往後這一年還是會很辛苦。

恭喜發財。

Facebook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