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關於出書的故事

首圖:廖志峰先生的《書,記憶著時光》(圖片盜用自OKAPI網站)

我當編輯蠻久了,幫人出書、自己也出過書。做書和寫書都很辛苦,尤其是這一陣子。然而,出書永遠都是編輯和作者之間彼此交心的嚴肅遊戲,也很容易變成故事的來源;這裡就是最近的兩個小故事。

第一個故事:我和允晨廖兄

上個星期,允晨文化的發行人廖志峰兄到辦公室來看我,聊了一些關於出版的經驗、以及目前市場的狀況。

廖兄臨走之前,我送了他兩本書:一本是我自己寫的《一個人的出版史》紙本(免費電子版)、另一本則是我不久前幫程天縱老師編的《程天縱的經營學》一書。

我的《一個人的出版史》

後來廖兄也寄了他寫的《書,記憶著時光》給我,這是「(他)的第一本書,也是工作多年的文字心情紀錄」。

拜讀了一下廖兄的書,只能用「汗顏」兩個字來形容。雖然我勉強也算是混過出版業,但無論在文字的感性、或是用這樣的文字記述出版經歷的能力上,我寫的只能用平舖直敘、極度乾燥來形容。

幸好廖兄自己幫我打了圓場:

因為我沒有技術可言,只好打高空啊!

不過撇開這一點不談,我的書和廖兄的書同樣是談出版經歷,但卻很少有重疊的地方:他講紙本、我講數位,他講印刷、我講螢幕。

雖然我在學校教出版的時候,也多少會提到一些印刷相關的知識,但我也(不得不)花一兩個小時的時間,從二進位數學教起,把圖檔壓縮的原理和演算法、以及六位數的CSS色碼快速講一遍。

不過,廖兄(以及只做紙本的出版人)並不是真的「沒有技術」,只是沒有跨到螢幕這一邊來而已。

也就是說,如果把我跟廖兄寫的書都讀過一遍(不好意思讓我高攀一下),大概就把過去幾年紙本和數位出版的企劃、製作、行銷、以及一些個人經驗統統一次湊齊,而且還有軟硬天師兩種文字風格可以對比,相當超值。

(應該設計個套書組合來賣的。XD)

廖兄也告訴我,如果我想出續集、或是寫下一本書,他很願意幫忙。他說:

我打算重讀你的書,想想你可以寫什麼。

我想每個編輯都會碰到一樣的問題:為人作嫁久了,如果自己編自己的書,一定會有盲點;不知道讀者要看自己寫什麼、也不知道自己的作品哪些值得印在書上。

(當然,如果自己有出版社,也是可以忽略這一點直接硬幹,例如廖兄和我;但成績究竟如何,多少得冒點風險。)

所以,很感謝廖兄看得起我寫的東西、也願意在(如果有)出下一本書時幫我的忙。不過,過去兩三年來雖然有過再寫書的衝動(可能是《一個人的出版史》的續集、也可能是其他題材),但一直碰到幾個問題作梗:

  1. 沒有時間和精神:過去,這方面我通常是用「慢慢寫、慢慢湊」的騙術來說服作者,也知道其實這個方法真的有用;然而在時間和精神都不允許好好策劃的狀況下,還是很難跨出第一步。
  2. 沒有方向:好,其實我也陸續寫了一些雜文沒錯,但並沒有針對出書的需求把方向整理出來。昨天去出席一個新書發表會(詳情後敘),主持人介紹我的時候,說我是「從Nokia手機寫到Playboy裸照的作者」(其實有點意味不明XD),就知道我要找寫書方向有多難。
  3. 沒有好的目標:我從六年前開始專注從事數位出版,但是到今天市場還是沒有成熟(至少在台灣),很多想法和一廂情願的方向,其實在第一本書裡已經幾乎寫完了、也預先寫到了很多後來才發生的事情,之後其實也沒什麼太大進步。所以除非把角度擴展到更廣義的數位媒體閱讀,否則有點難寫。
  4. 沒有市場把握:紙本書的市場已經很難做了,如果沒把握寫得好賣得多,就不要害朋友了。

不過,或許廖兄在(如果真的撥冗)重讀過我的書之後,還能冒出些值得做、而且做得到的想法或方向,也不是不可以談啦。

如果能有那麼一天,我也會加油的。


《程天縱的經營學》

第一個故事:我和程天縱老師

前天(3月11日,還沒睡的話應該要說「昨天」)出席了程天縱老師新書《程天縱的經營學》簽書發表會,並且以「初稿編輯」的身分受邀致詞。

小編我。

除了一定要講的感謝開頭等等之外,不免還是要把這本書的來龍去脈講一下。

前期作業

大約剛好一年之前,我偶然間在Facebook上看到程天縱先生(後來熟一點之後改稱「程老師」)的文章;他的文體有點特別,以談管理觀念的文章來說,口語直白、廢話極少,一看就知道是極具實務經驗的人。

於是出於編輯的本能,我大著膽子用私訊敲了程老師,表達希望能夠在自家網站上刊登這些文章的意願;同時也提了兩點建議:

  1. 稿件存檔:除了提供給我們這麼專業的網站刊登之外,另一個重要目的是保存文章、留待日後他用。以純寫作者而言,自己架網站太麻煩、放在Facebook上隨時可能消失,所以就讓專業的來吧。
  2. 需要編輯:雖然這些文字貼在Facebook上已經很容易閱讀、原本也相當通順,但(如同任何人的作品)如果能經過專業編輯的處理,包括校對、分段、下標、配圖、資料補充、參考連結等等,不僅可讀性更高、內容架構也更完整,之後作為其他出版用途也更省事。

於是程老師接受了我的建議,基本上把網站當做刊登同時存檔的地方,而經過編輯的版本也確實更加嚴謹而豐富。程老師說了類似這樣的話:

這經過編輯的版本,連我自己都差點認不得了。

當然,這說的是好的方向。

截至目前為止,程老師的稿子都是由我自己處理,花的力氣和成果也確實無愧於心。

我自己因為在科技業和出版業工作時間各佔一半、又有商學院畢業的背景,所以不僅「看得懂」,邊讀邊編相當愉快、自己收穫也很多。

(這邊要說明一下,讀者的「看得懂」跟編輯的「看得懂」有時候不太一樣;有時候編輯不僅要能「懂」文句,還要能「懂」作者想說什麼,才能在潤飾、分段、補資料和語氣的時候更加精準。而讀者的「懂」,往往是編輯努力做了這一段之後的結果。)

除了閱讀過程中的體悟和收穫之外,這些文章給我們的回報,不僅是逐漸成為本站的招牌,甚至曾經發生過每次稿子一上,網站流量就暴衝到幾乎當站、也真的當過的情形。

身為一個熱愛任何形式出版的老派編輯,其實我在編了前面幾篇文章之後,就已經想過日後出書的事情,所以在一些地方特別謹慎處理;常舉的例子是,網路文章往往會有「詳細說明請點按這裡」的說法,但這樣的文體搬上紙本書就有大麻煩。

當然,在決定出紙本書之後,紙本編輯必定也做了不少事情;但初稿編輯我在這方面下的工夫,應該多少幫得上一些忙、節省了不少前期作業的時間。

紙本版的誕生

至於紙本版的誕生,背後也是有些故事的。

大約在去年(2016)8月底時,算算時機成熟、字數也夠了,於是我向程老師提出出書的構想;原本程老師對於是否要出、選哪些文章、出版後的市場都並不太確定,但在我的鼓勵之下,終於首肯讓我開始策劃。

原本我聯繫的是另外一家自己相對較熟的商業書出版公司,但後來因為某些緣故暫停、剛好城邦何飛鵬社長也在九月中旬向程老師邀約出書;於是後來轉到也差不多熟的的商周出版,在幾位那邊同仁和編輯的協助之下,讓這本書在今(2017)年一月順利誕生。

圖左起:深圳「深圳灣」網站主編、程天縱先生、何飛鵬先生、初稿編輯。

根據商周的資料,本書到這個星期為止已經五刷,企業團購就有數千冊。這些數字並沒有令我特別安心(因為從一開始就沒擔心過),但對於程老師來說,應該是定心丸加上大力丸。

對我來說,這本書是一個三贏的結果:

  • 對程老師來說,只要專心創作、傳承經驗,由專業的網站和紙本編輯打理作品,就可以突破原本出書的實體和心理障礙(記得前一節那幾個「作梗」問題嗎?),為自己過去幾十年的專業生涯和累積作品,留下一個紮紮實實、而且容易分享的形式。
  • 對出版社來說,這年頭要找到值得出書、題材賣相好,而且作者底子夠硬的作品並不容易;而在我的策劃和累積之下,這本書的內容幾乎是「天上掉下來」的好東西。而且因為前期作業做得夠紮實,所以書的製作過程也相對順利。
  • 對我們來說,這本書證明了兩件事:
  1. 我們「不盜文轉文、每篇文章都直接跟作者合作」的政策,除了容易累積紮實內容之外,也讓文章版權清楚,可以迅速進入出書程序;
  2. 我們(包含許多同事)在出版業的編輯、策劃、製作經驗,不僅在編輯階段就確保出書流程順利,而且無論是繼續與出版社合作、或是有機會自己出版,也都完全沒有技術門檻。

所以,買了這本書的讀者還可以在封底和封面裡看到網站的標誌和簡介:

我的重點並不在於網站或我個人多了不起,而是在於只要把許多環節做好、而且企劃周詳,線上和線下媒體不僅不是對立的,反而可以互為內容產業鏈的上下游,而且在不同的平台上彼此互助、宣傳、拉抬。


如果你經營網站,你會如何去爭取、經營、策劃、累積這些值得再出版,進而介紹給更廣泛讀者群的內容?

如果你經營出版社,什麼樣的線上媒體會成為你下一本暢銷書的內容寶庫?你會希望網站編輯幫你做好哪些事、如何跟你合作?


我們現在做的是線上媒體,但我們也愛讀書,所以我們也希望目前低迷的出版業,能透過這樣的合作找到更多好的內容、在市場上重振榮景。

同時,我們也希望像程老師這樣,打過半生硬仗、一身全是經驗,堪稱產業導師的人物也能在這樣的引導之下,以自己能適應的方式慢慢將珍貴的知識、歷練、洞見陸續寫下來,以適當的形式在適當的時機和媒體上發表,讓不同的讀者群以最容易吸收和傳遞的形式接納。

這樣的知識整合和傳承,才是我真正的重點。


所以,您現在知道我為什麼要連著寫這兩個小故事了嗎?

身為寫作者,我有想寫的東西、但發表時也有自己的障礙;然而作為編輯,我也很習慣大多數時候隱身幕後,幫有本事的人找到更多觀眾和掌聲。

對內容的發表、閱讀、精鍊,是我大半輩子一直在做的事,之後也會一直做下去;形式或許是自己寫、或許是幫作者。而這種快樂和成就感,做過就會懂。


如果您想寫科技、產業、管理、媒體之類題材的系列文章,而且以後也想出書,或者有更好的內容策劃想法、疑問、或是合作機會,都歡迎跟我聯絡

Facebook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