曜石黑與飛機頭

這次看到iPhone 7把亮黑色版本叫做「曜石黑」,感覺蠻親切的;因為這個名字跟我十多年前幫某車廠的亮黑車色翻法一樣。

我不一定是這個翻法的首創者(但我自己之前沒看過),但無論如何,會翻成這個名稱應該對於礦物稍微有些粗淺的瞭解;因為有種石頭就叫「黑曜石」(Obsidian),可以說就是一種天然玻璃,所以古代人常拿它來當做飾品、甚至刀子和箭鏃。

不過我翻譯這個車色時,它原文倒不是叫做「Obsidian」,而是「Anthracite」(無煙煤);反正就是車子亮亮的、又帶點玻璃的透明感,就像是無煙煤的煤塊一樣。

不過呢,問題來了。在英文裡面用「Anthracite」還好,反正就是個不常用、看起來很酷的字;但中文叫做「無煙煤色」就很奇怪了,而且這年頭看過無煙煤的人應該不多。

於是就開始動腦筋了;有什麼類似的東西(最好是礦物)是一塊亮晶晶的,有點炫又有點低調,就跟這款車色一樣的呢?

因為小時候看過一套國語日報出的礦物書(還配了一個有很多方格的小木盒,每個方格裡都有一小塊石頭樣品),剛好記得有「黑曜石」這玩意兒,於是就查個資料,看看兩個東西還長得蠻像的,嗯,可以用。

在翻譯色彩名稱的時候,如果有現成的名詞,通常直接把顏色本身的名稱移到形容詞後面就好了,例如「白珍珠」變成「珍珠白」就行了;於是依樣畫狐狸(從前某補習班名師的口頭禪),「黑曜石」就成了「曜石黑」。


不過呢,後來這個翻法並沒有延續很久,一兩年後就被客戶覺得「不夠高端大氣」(我猜啦,客戶沒跟我說)而換成了「晶鑽黑」。

以形容這個精美的黑亮色澤來說,「晶鑽黑」當然也是可以的;不過以我的翻譯習慣來說,似乎少了一點低調蘊藉的味道,有點太過閃亮耀眼了。不過如果客戶有喜歡的講法,當然還是以客戶為準啦。

所以看到iPhone 7這個「曜石黑」的巧合翻法,頗有一種他鄉遇故知的感覺。


不過,iPhone 7的「曜石黑」原文是「Jet Black」,跟黑曜石或無煙煤比較沒有關係,而是另外一種就叫做「Jet」(常用的意義是「噴射」)的礦物。

不過就我自己的聯想,「Jet」跟噴射機也不是毫無關係。 🙂

全世界(當然主要是美國)1950到1960年代之間都在追求噴射戰鬥機的極速;在那個時代,對速度影響更大的「邊界層」、「面積率」、「震波」之類的空氣動力學觀念還沒有普及,所以大家(心理上)要讓飛機飛得更快的方法之一,就是把飛機的表面打磨到光可鑑人,覺得這樣空氣阻力更小,就可以飛得更快。

於是當時有許多亮晶晶的飛機在天上飛,而後來因為飛機很帥,所以當時又衍生出一種叫做「飛機頭」的髮型;如果看過像是「破壊王ノリタカ」(破壞王)或是「ろくでなしBLUES」(鐵拳對鋼拳)之類的漫畫,就可以看到像是下圖這種「飛機頭」。

一團造型尖尖又黑黑亮亮的頭髮,是不是很像打磨得閃閃發光的飛機(或是車子)?


而「Jet」作為一種礦物的名稱:

原本就被用來形容「很黑的黑」,起源應該也早於1950年代。根據以下這篇Wiki的說法,「Jet Black」最早的說法始於1450年代(對,你沒看錯,是15世紀,不是1950年代),而且以這種礦物製成的飾品,確實也有著跟現今相關產品一樣的透明感深黑色澤。

不過話又說回來,Jet跟前面提到的「黑曜石」和「無煙煤」一樣,都來似類似質感的礦物,只是比較難直接翻成中文;這麼說來,譯者轉個彎翻成「曜石黑」是更有道理的。


忍不住再回來講一下「飛機頭」。 😀

再去查了一下資料,這種髮型在1950年代叫做「Greaser」,跟當時包括戰後繁榮、流行音樂、美國汽車設計(許多靈感又來自戰時的飛機、以及早期的噴射機)等社會文化有十分緊密的關係。

而這種髮型傳到日本之後,又被日本年輕族群「發揚光大」,變成了上圖中那種誇張的樣子;而Greaser在日本也跟汽機車暴走族之類的「不良」族群相關。

不過故事還沒有完:Greaser髮型的本尊其實叫做「Pompadour」,再往上還可以追到1700年代,所以完全不是新的東西,只是在不同的時代分別流行過、也在不同的社會環境中受到一些文化影響。

其實,連前美國總統雷根的髮型都可以歸類在Pompadour哩,只是不那麼誇張而已。

雷根總統(Source: Wikipedia)

所以「曜石黑」和「Jet Black」就是這麼來的啦。總之對我來說,都是很親切的字眼。(笑)

Facebook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