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民釀的酒

幾年前,我在偶然的機會下練筆寫了「暴民」兩個字,後來它出現在很多我意想不到的地方。

當時幾場社會運動正當蓬勃,許多人走上街頭去表達意見;但在幾次失控的場面下,許多勇於發出聲音的人被主流媒體或當權者冠上了「暴民」的帽子。

我並不打算幫這兩個字的原意辯護,但一來要看這兩個字是在什麼情境下、出自誰的口(對於某些既得利益者來說,擋人財路如殺父母,叫你暴民算客氣了);二來這個「暴」字也往往可以一暴各表,我拿花生米丟你也是暴、你拿鐵鎚打我也是暴,端看誰先驗傷、誰先上報、誰先有權,反正最後往往各打五十大板,是為公平。

照這個說法來看,很多課本上的偉人也都是暴民出身。這篇文章中的敘述,跟我當時想的事情有異曲同工之妙:

總之,「你們」往「我們」身上貼標籤,那「我們」不拿下來就是了,而且寫兩個更粗暴一點的字樣來點綴一下,好像也沒什麼不行。

於是我就寫了這兩個字。

寫完之後不久,就有朋友來索取,打算做成一些貼紙之類的東西;於是我乾脆把這兩個字做成向量檔、並且開放免費公共授權,無論是商業或非商業用途,喜歡就拿去用。只要用的人知道當初寫下這兩個字的意義,不要頭上貼著貼紙去打人就好。

於是,這兩個字後來有了很多衍生產品,有一段時間經常見到。這是當時的粉絲團(但我因為失去了當時的Facebook帳號,已經無法管理它了):

以下這段文字,是當初為這個粉絲團開張所寫的詮釋,在這邊備份一下好了:

關於「暴民」

他們說,我們不只是「民」、而且是「暴民」

他們是誰?我們又是誰?誰會稱對方為「民」?

在這個時代,想控制人們、但又無法控制的集團,才會把並沒有使用暴力、但拒絕無條件服從的人們稱為暴民。

當控制與醜化無所不在,這個標籤就會如影隨形的跟著不甘於服從、不願意妥協的你我身上。

於是,我們成了這個時代的「暴民」。

如果因為追求公義、為了保護過去幾十年來所爭取到的民主與言論自由,因而被自私官僚和無良媒體稱為暴民,我們樂意將它當做一個暱稱。

這個系列的作品,是以我臨時起意寫下、用以表達當下心情的「暴民」兩個字為基礎。寫下之後,我將原稿圖檔以CC授權釋出*,歡迎各方人士自由取用、或是製作衍生實體作品;因此,您最近可以看到一些以這個字樣製作的貼紙、衣物等等。

我們不一定是站在第一線的所謂暴民,但那一叢永遠燃燒著的不服從火種,仍會一直在胸中為台灣的未來散發能量。

So they say we people are unruly and, well, brutal.

Who would describe ordinary, hard-working citizens as unruly or brutal?

Only who tries to control people but failed would call us “暴民” — literally “violent crowd”, a contempt name from archaic, feudal Chinese towards people who refuse to compromise unconditionally.

Rulers and their affiliated media try to control and uglify the ones who dare to protest, and they keep tagging the people with the name.

So we become the defamed crowd of our time.

If we are so called for pursuing our cause protecting the freedom from being exploited and damaged by self-benefit bureaucracy as well as corrupted media, then we’ll happily see “暴民” as a glorifying compliment, and explain it as “untamed freedom”.

於是,那段時間有很多地方可以看到這兩個字的蹤跡,包括香港的「佔領中環」運動:

那段時間之後,有一位經營食品和酒類產品的朋友問我,可不可以將這個字樣用在一款酒標上。

既然都已經公開授權、而且也允許商業應用了,好像也沒什麼不行,只要知道一下是什麼樣的商品就好了。結果大出我所料的是,這款酒不是想像中的高粱之類烈酒,而是無論瓶身或口味「看起來」都相當柔美的米酒……。

後來才知道,雖說是米酒、而且還有茉莉花的香氣,但卻外柔內剛,可不是好相與的。直接拷貝一下它的介紹文字吧:

【台灣公民運動紀念酒(暴民酒)】

2014年,是台灣公民運動風起雲湧的一年,各式各樣的紀念產品也應運而生。直至今年……向以毛筆寫下「暴民」二字的石墨工房傅瑞德,以及衍伸其設計的默契咖啡丹大取得「暴民、RIOT、FIGHT FOR DEMOCRACY」圖樣授權,製作了這一款酒。對又是「暴民」又是酒鬼(?)又是1/4的彰化人來說,怎麼能夠不立馬入手呢!

這瓶用台灣濁水溪米,加上彰化花壇特產的茉莉花釀製(不知是否有取「茉莉花革命」的寓意,來和暴民的酒名相呼應?)最後呈獻出濃度40度的蒸餾穀物烈酒,以100ml的玻璃瓶裝,是預防暴民們大口喝酒後High過頭了嗎?XD

與一般的米酒不同,這瓶茉莉花暴民酒,打開瓶塞,㭉莉花香味就隨著酒氣直衝上來,不負暴民二字!純飲時,蒸餾穀物烈酒的辛辣口感會出現在喉頭,最後茉莉花香味會留在舌尖,十分特別。

今天看到賣酒老闆貼的訊息,說這款酒要賣到日本去了。對於喜歡米酒和花香味的日本人來說,或許接受度會不錯;不過當他們看到酒標的時候,不知道心裡會不會有些問號?

註:為避免有廣告商品的嫌疑,本文中關於廠商和購買的資訊都先刪除了,抱歉;我想真的有興趣的人自己都找得到的。 :)

另外,本文標題的梗來自一首老歌,不知道還有沒有人記得。

敬請注意:目前僅開放點陣圖檔免費授權個人使用;若需作為商業用途、或使用向量檔(包含下載點陣檔自行轉換)均需授權,請在本站留言洽詢。如果您在此下載檔案,視為同意上述授權規定。

Facebook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