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言以對——文字標竿在哪裡?

以前寫過一些文章,講現今中文使用水準的普遍低落;也談過許多媒體的弱智和自甘墮落。最近想了一想,覺得這兩者之間似乎有著一些關連。
當然,中文使用水準的低落有很多原因,包括網路的普及、對於溝通速度的過度要求(跟網路還是有點關係)、來自其他語言的不必要「污染」等等,但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報紙和電視新聞已經失去了以往所得到的尊敬。換個方式說,對於還在學習使用中文的年輕人來說,已經沒有一個可以遵循的標準。

在我還是學生的時候,想學好演講的人,學習的對象是正襟危坐、中規中矩的新聞主播;想學寫文章的人,只要有報紙記者的水準就八成沒有問題了;早上起來朗誦報紙練口齒的人,更是所在多有。當然,那個時代的電視或報紙風格,並不見得適用於現在,但可以肯定的是,如果現在的學生還是以主播或記者當作標竿,那恐怕就要失望了。
我先前曾經跟一位朋友說,往後不再寫文章批評某些新聞和記者的水準了;因為在某些狀況無法改變的前提下(例如記者寫一大堆同音字,反正觀眾只聽得到、看不到),每天在那邊挑毛病只能說是狗吠火車,跟著記者學寫「方便」別字的人,也不見得會同意我的看法。
不過最近看看報紙,覺得還是有件事情不吐不快。現在的某些記者(抱歉,在這裡為了方便必須用這種「總稱」,我知道也有水準很高的記者和媒體)也許為了聳動、也許為了保持某些風格,往往會把一些自己不好意思說、自己小孩說了會打一耳光的話,直接變成了新聞的內容、甚至是每個字三公分見方的標題。
姑且不論哪些媒體有怎麼樣的風格,我只想問這些記者,在寫這樣的新聞或標題時,對得起自己受的新聞專業教育(如果有的話)、對得起自己所影響的社會、對得起自己的良心嗎?這些記者會鼓勵自己的小孩看自己寫的報導嗎?
如果記者的小孩跟老師說,「我家D奶老媽今天穿一件爆乳裝」,會不會被打一巴掌?
如果沒有記錯的話,報紙上出現這類的粗鄙文句(「粗鄙」和「粗俗」不同;「俗」不見得不好,但「鄙」就不可取了),始自港資媒體。據我所知,某些香港媒體確實由於環境、讀者習慣、以及歷史原因,喜歡把方言風格放進文字之中;方言沒什麼不好、粗話我也會說,但能不能讓某些文句登上檯面,實在是需要用點智慧來思考。
港資報紙有它的優點,它把許多台灣報紙幾十年做不到的創新一次帶進來。敢言、多樣、深入追蹤新聞的做法,也是許多講話四平八穩、或是立場明顯的台灣報紙先前所作不到的;投入大量成本建立記者團隊、全彩印刷、提升廣告效果的設計(例如全彩附照片的房地產廣告、統一價錢和規格的分類廣告等等)等等。它改變了台灣讀者的閱讀習慣,這一點有好處也有壞處:好處是,它刺激了報紙的正面競爭與進步;缺點則是它讓報紙不再是一種雅馴文字的典範、也讓包括電視新聞在內的許多媒體開始跟著沈淪。
我看到的電視媒體沈淪,包括狗仔化(浪費大量時間在無聊的八卦新聞上)、懶惰化(經常只跟在港資報紙或週刊後面追新聞屑屑)、還有前面提到的文字粗鄙化。前兩者我不打算浪費時間批評;至於文字的粗鄙,我也不打算拿出降低文化水準的大帽子來扣,但我實在是看不順眼。
回到前面簡單得不能再簡單的主題:當原本是文字圭臬的媒體,已經變得連小學生用來學作文都派不上用場的時候、當家長可能把某些媒體列為「兒童不宜」的時候,當電視新聞每天重複的內容只是一些不知所云的八卦、「根據某週刊報導」、現場記者嘴巴跟不上腦筋、漂亮的臉蛋會把常見的地名都唸錯的時候,也就很難去怪現在的小孩沒有好的學習對象了。
(更多文章和討論請參閱我的主網站:fredjame.com

Facebook回應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