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權費在數位典藏時代的意義

前兩天出席一個研討會,因為某些意外的緣故上去多講了幾句話;中間因為有位坐在觀眾席中的老師,因為提到「數位典藏」的關係、再延伸到典藏文件和教材的製作,因而問到(雖然不是問我)關於公共博物館或美術館(例如故宮博物院)館藏品影像的授權問題。

以故宮為例,依目前的授權辦法(PDF下載)要授權展品的影像授權相當麻煩、需要費用、而且對於學術使用只是「便宜一點」,但並非免費。

所以那位老師提到,如果要完成一份比較有份量的研究作品,可能需要用到數百張圖;即使依照上面連結的那份規定:

為學術研究或發表論文者(不限形式),每張圖像均以新臺幣四百元計收。但使用於封面或封底者,每張圖像以新臺幣八百元計收。

光圖片的授權費就要花上數十萬台幣,只好放棄;即使錢不是太大問題,申請的流程和所需時間也相當費事:

05008879.jpg
資料來源:故宮博物院網站

因為前陣子剛好注意到,這兩年來許多國外展館都陸續開放展品影像,供個人和學術使用前提下的自由下載和免費授權,剛好也有過這樣的想法:

  • 許多館藏展品的內容,例如古代書法、碑帖、圖畫等等,內容早已屬於公共領域,並沒有版權問題;
  • 基本上故宮博物院是以政府預算(再加上門票收入等等)運作的單位,也算是一種公共財產。

雖然文物本身沒有版權,但產生展品影像確實是有成本的;然而:

  • 就算沒有人花錢來授權使用,成本原來就是要花的;
  • 而這個成本我想原來就已經在預算內,並不是有人來要求授權才必須另外支出。

根據最近看得到的故宮決算表(PDF下載),來自授權的收入相對於總數來說,是非常非常小的數字,而且幾乎都是來自商業授權(這裡的重點是「學術」和「個人」)。

所以,「收入」在這裡應該不是故宮收授權費的重點,而是設下門檻。

「授權費」的意義是什麼?

在研討會中,也有代理故宮版權的單位相關主管提到(大意):

收費的目的之一,是希望可以避免外界濫用圖片,放在一些不適當的地方。

為了貼補行政作業、管理、以及網路伺服器之類,因為授權作業而另外產生的成本,對商業營利用途收取授權費用或許有其道理,但也並不是非收不可。

但從前述的辦法、圖中的「簽會典藏研究相關單位表示意見」和「長官核可」兩個關卡、代理授權單位的營利目的與「避免濫用圖片」,重點似乎是在於「不想讓圖片出現在故宮不允許的地方」。

這時候問題來了:對於這些展品(的影像),故宮算是個保管單位,但有多少權力可以決定哪裡是「不適當的地方」?「不適當」的定義是什麼?

(這裡並不是要抓該位主管的語病,而是真的想知道標準在哪裡。)

「典藏」的意義是什麼?

即使站在「典藏」的立場,現在的典藏觀念跟從前也不一樣了;過去的典藏(尤其像是故宮的實體館藏)因為只有一份,所以必須嚴密保護,如果沒有經過授權的話,連看都不能看。

但數位時代的典藏觀念並非全然如此(當然可以有很多不同的討論):除了典藏實體本身之外(如果有的話),所有的數位衍生品與其集中存在某個特定的地方、必須有特殊的保護和照顧才能保持完整,還不如在集中保存的一份之外,把內容開放到網路上的每個地方、存在無數的電腦上,讓每一個有興趣的人保有它。

所以這類博物館是個內容生產單位、保管單位、還是個數位典藏單位?

為什麼要「開放內容」?

近年來,有越來越多博物館或美術館在不同名目的計畫之下(例如OpenGLAMOASC),加入了開放內容的行列,例如Getty美術館美國大都會美術館荷蘭阿姆斯特丹國家博物館美國洛杉磯美術館美國國家藝廊美國耶魯大學美術館等等。

即使是沒有參加這些計畫的博物館,對於一般個人或學術使用的規範也相當寬鬆。例如Smithonian博物館的授權條款,只要使用方式符合美國著作權法的「合理使用規範」,就可以在如標註來源、連結回官網等前提下,免費自由使用網上的數位內容。

難道這些展館的頭殼都壞掉了,有錢都不賺嗎?並不是。而是他們已經意識到:

  1. 如前所述,「典藏」的觀念已經不同;
  2. 用於處理、監控、追蹤授權非商業使用館藏的人力,不僅可能難以涵蓋成本、而且其實根本沒有必要;
  3. 封閉的管理方式無助於內容的活用、以及知識的傳播;
  4. 管理追蹤的成效有限,防得了君子、防不了小人。

何況即使館藏影像被個人拿去當作網站裝飾圖片、拼貼、做二次創作、甚至惡搞,對館藏本身、或是對展館的形象又何傷之有?

無論是古畫也好、書法也好,必須能成為日常生活中的素材,才會有新的生命,而不是沈睡在庫房中的泛黃舊紙。

生活中的館藏

所以,Getty美術館的執行長說得好

我們希望大家用這些影像,來豐富他們的生活。他們拿去做浴簾也好、做文具也好,我們才不在乎哩。

根據上面引述的這篇紐約時報文章指出,目前已經有超過50家展館開放內容供使用,而且數量還在增加之中。

事實上,我相信開放內容除了促進知識的傳播和使用之外,其實對於門票收入(甚至企業或個人對博物館的贊助)是有幫助的;我們可能會因為家裡的浴簾是郎世寧的畫作、或是讀了某位老師一份其中有500張展品照片的著作,於是興起了到博物館看「原作」的興趣。

如此一來,不僅對博物館的收入有幫助,而且因為原作只能在一個地方,所以甚至對於國家在觀光和學術上的重要性都有幫助。有些我們可能會有興趣的作品,如果一生沒有機會見過,當然也就不會想到原作所在地去瞻仰。

館藏影像作為獨立作品

關於館藏影像授權費用,也有一個說法是由於對物件的攝影作品本身也有著作權、也有產生費用,所以授權時產生費用是理所當然的。

雖然這個說法有其道理,但我相信攝影師在拍攝前都已經簽訂「著作財產權屬於展館」的合約(很難想像沒簽這個),而且如前所述,費用出自國家預算,所以是否適用於個人或學術用途,仍然還有討論空間。

關於這方面的問題、以及關於展館授權各個面向的討論,《論博物館數位典藏圖像授權法律關係──以國立故宮博物院為例》(PDF下載)是一份相當值得參考的文件,有國內實際案例的討論、內容也遠比本文完整。

在這份文件的結尾,作者的主張是:

博物館數位典藏圖像授權的議題性不在話下,其中故宮所進行的數位典藏圖像授權更是政府產業政策的一環。本文對此議題,以數位典藏圖像是否為攝影著作為主要的研究,並以故宮數位典藏圖像自行下載和授權利用分別予以扼要地討論。……

關於數位典藏圖像授權利用契約──以數位典藏圖像的利用、圖像種類、影像品質和價金(費用)等為內容的契約,本文認為該契約非行政契約,是故宮立於私人地位所訂立的私法契約。……使用數位典藏圖像的付費,是根據契約約定的效力。故宮自訂的《國立故宮博物院珍貴動產衍生品管理及收費規定》僅是行政機關內部所自訂的行政規則,對外並不產生拘束效力,未經契約約定而成為契約內容者,並無法直接成為法律上請求權基礎。

開放是好事

關於法律規範上的見解,我沒有太多置喙餘地;總而言之,我同意商業營利使用(通常這種用途也需要特別高品質、高解析度的影像)可以考慮收取一定程度的授權費用、或者不收費但需要申請取得檔案。

但針對個人、學術、以及非營利用途,我認為可以不收任何費用,並且比照上述的國外展館,在技術可行範圍之內免費提供中低解析度圖檔供自由使用、也不需要擔心或追究用途或再創作的結果。

無論是多偉大的作品,有新的生命,才有新的意義。

不然跟鹹魚又有什麼兩樣?

Facebook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