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像高手般寫作

Om Malik. Photo by Christopher Michel, CC BY 2.0

本文寫於2007年1月28日,談的是如何從(當時的)知名部落客Om Malik學習寫文章的技巧。

前情提要

由於本文時日較久,其中的一些連結來源如當年好站Performancing.com已經關閉、網址也易主,所以原文可能已經找不到了。

Om Malik跟我同年,甚至比我年輕一點點;在「技術文壇」出道和創業差不多跟我同時,背景也有些類似,但當然成就大得多。

Malik成立的線上媒體公司「GigaOM」曾經是科技媒體產業的指標,但在他2007年底心臟病發作之後,個人和GigaOM公司都開始走下坡,最後以在2014年關閉、之後在2015年轉手之後重新上線收場,非常可惜。

Om Malik還活著,也在還寫文章,不過已經沒有過去那麼活躍了;本文最後附上我在他發病當時寫的另外一篇文章,以表惺惺相惜之意。


早上讀新聞的時候,讀到〈How to blog like Om Malik〉(如何寫blog寫得像Om Malik一樣好;連結已經失效)這篇文章。本來看到標題是想略過不讀的,因為我通常不是很愛看吹捧人的文章,而且文字創作原本就是個人主觀的東西、也不會有作文老師幫大家打分數。

不過看在「不以人廢言」的份上,讀了之後覺得至少第一段可以跟喜歡發表文字的朋友分享。

GigaOm集團的(老闆)Om Malik之所以能成為一位廣受歡迎的部落客,是因為他發表的文章和新聞,往往比任何人都快一步。我覺得他就像是部落格界的Walter Cronkite(註:以敢言敢評、值得信賴著稱的資深美國記者)、或是加拿大的Lloyd Robertson

Om往往有很棒的資訊來源、而且不吝於歸功給資訊來源;除了掌握第一手新聞之外,他也是少數能將鬆散彙整的網摘資料加以轉變,成為頗值一讀資訊的部落客之一。Om確實抓到了blog寫作的精髓。

附註一下,Om Malik的知名度可能沒有創立Weblogs, Inc.的Jason Calacanis高,不過也是一位頗受敬重的作者;在成立自己的出版集團之前,Malik曾經是《Business 2.0》雜誌的專欄作家。我過去創立過的某個網站,最早的靈感來源就是他旗下的「Web Worker Daily」(都已經關站)。

當每個人擁有自己的媒體時,寫作的內容和方式有近乎絕對的自由;但如果希望吸引讀者、或是讓自己的寫作內容「有用」,除了原創之外,大概就要靠整理資訊、旁徵博引的功夫,才能讓自己的寫作內容有別於「轉貼存檔」或「雞毛蒜皮」。

並不是說轉貼存檔或雞毛蒜皮就一定不好,究竟blogging的風格是沒有限制的;網摘類型的內容有時候也可以成為幫助他人找資料的懶人包、明星名人的雞毛蒜皮也有人愛看。但回過頭來說,如果想讓文章能夠有啟發性、影響力、甚至保存的價值,還是得靠自己的腦筋。

受時間和閱歷所限,要同時維持還算頻繁的發表頻率、以及自己滿意的寫作內容,很難每篇文章都是原創;所以如同引文中所說,消化和分析網摘資料是提升文章品質的關鍵之一。

事實上,在我的觀念之中,這樣的整理過程也是寫blog最大的收穫之一:無論成品獲得的反應和價值如何,經過閱讀和反芻而寫出來的文字,至少是自己又進步一點、充實一點的證明。

Blog系統和機制的出現,除了打破媒體發表權利的壟斷、讓每個人都有發聲的管道之外,其實另一方面也打破了閱讀來源的限制。

以前我們只能閱讀實體報紙和雜誌、後來可以閱讀網路上的報紙和雜誌,但現在我們看得到可能來自任何國家、任何窮鄉僻壤、任何人的意見;對於喜歡發表的人而言,這些資訊打開了另一扇通往無窮寫作材料的寶庫。

然而,這些幾乎毫無限制的資訊來源,也考驗著寫作者(也是讀者)的資料閱讀速度、分析能力、以及自己的信念。簡單的說,在上述幾項條件中能力過人的作者,在這些資料中就像是如魚得水,反之也可能眼花撩亂、無所適從。

所以,引文中提到的「往往有很棒的資訊來源」(原文其實只有「He…is informed」兩個字,這個敘述很重要、但也很難翻出完整原意),可以指「常常有人提供內線消息給他」、「他常常能挖到好的新聞來源」、或是「他在很多地方都有內線」。

相較於我們這樣大多時候只能拾人餘唾的寫作者而言,這一點就佔了很大的便宜。

然而無論是不是佔了這麼大的便宜,都會衍生出另外一個問題:資料的可信度、以及寫作的責任感。

對於會「作文」的人而言,看到幾行消息就寫成一大篇報導或評論並不是難事(例如這篇灌水文),但消息來源是真是假、是否經過扭曲或斷章取義,發表的內容和方式是否符合自己的職業道德、寫作道德等等。

「How to blog like Om Malik」的作者列了三點高手寫作原則,我反而覺得不如第一段引言重要了,不過還是順手列一下吧:

  1. 儘可能瞭解並維持自己的寫作主題;
  2. 展現不同的觀點;
  3. 培養相關跨界主題的寫作能力。

附錄:早日康復,Om

(寫於2007年12月28日)

中午看到的新聞:美國新聞網站GigaOm的老闆Om Malik心臟病發作送醫(還活著,還活著)。

Om不認識我,不過跟我有些相似之處;今年都是41歲、都是雜誌編輯和專欄作者出身、都搞網站媒體(雖然成功程度相差很多:P)、體格類似、似乎也都抽點雪茄。

光看上面這幾點,大概就可以猜到我為什麼對這個新聞心有戚戚;不過讓我想得更多的,是在網路上以觀察、寫作、經營網站媒體作為一個行業,在不同的市場上有如何不同的付出和回報。

或者以Om Malik的例子而言,對自己的成就感、自己的身體、自己的生活、家庭、同事、讀者們又有什麼樣的影響?

過去看過太多因為投入工作而賠上身體和健康的例子,我自己也曾經幾乎如此;無論實體或網路,做媒體、或是以發表為業,從來就不是件容易的事,以美國市場之大,能以這種方式過活的人也寥寥無幾。

尤其是過了被戲稱為「40歲前糟蹋身體,40歲之後被身體糟蹋」的關卡,身體不僅力量和對糟蹋的容忍度都不如年輕時,肩負的責任也和過去不同;要完全逃避是不可能的,只是用什麼方式承擔、在承擔的空隙中能做些什麼而已。

寫作是有壓力的;寫的時候有、寫不出來的時候也有,寫得好的時候有、寫不好的時候也有。為寫作而吸收、因寫作而獲益,也都是有壓力的。

但無論是我、還是Om Malik,應該都還是會繼續下去。

早日康復。

Facebook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