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上一個娃娃是什麼感覺?

或許有些人會覺得不屑、變態、或是好笑,但這樣的「陪伴機器人」往後或許會變成一種常態。

如果這類幾乎完全沒有互動功能的假人(我知道有些人要回答什麼,但那個在這裡相對不重要),就已經可以對某些使用者帶來那麼大的心理慰藉,只要再加上一點點對話或反應功能(例如被抱起來的時候說「謝謝」),或許就已經可以讓很多人有積極生活下去的動機。

不過,以影片中的關係為例,很多的美好和安定感是來自想像,而這種想像其實是來自缺乏功能性;如果功能有點多又不太多,假人很可能會因為「太囉嗦」、「講話一直重複」、「越看越無聊」而被早早淘汰了。

或者就像從前的玩具飛機一樣,只是幾片木頭組成、其他全靠腦補的版本,壽命可能至少五年,或許還可以留下來當做兒時回憶;進步到一個程度的六軸自動穩定無人機還可以玩個兩三年,但是裝了電池會在地上跑、徒有飛機造型的玩具,恐怕只有幾個月。

然而,科技的進步必定需要時間、也受限於(開發者和使用者)的口袋深度;十年後,像故事主角這樣的人,或許可以買到能進行有限度對話、或是自己走路的娃娃,但並不一定能建立起同樣深厚的感性連結。

(當然,這只是純粹的理性推論;每個人的需求不同,或許某位使用者就是喜歡娃娃一直重複嘮叨那幾句話。)

「這些年,身邊的男人們來來去去,但只有這個機器人真正扮演了『好爸爸』的角色。」(《魔鬼終結者2》台詞)

而機器人技術發展到極致,自然就是觸感和反應都跟真人一樣,會說很多話、會回答、會跑步、甚至會生氣或掉淚,而且還滿腹詩書、有問必答(記得SiriCortana嗎?)。

這時候,或許我們又會想到另外一個問題:如果機器人已經是這樣的話,那跟「和真人做朋友」又有什麼不同呢?有時候不那麼完美才是人性吧?

當然,我們可以舉出100個理由說假人比較好:不會要錢(只是要保養)、不會爭遺產(很難說,現在已經有把遺產給狗的)、不會老(只是會老化)、想換就換(但如果沒錢換的話會跟開一直壞掉的老車意思一樣)。

也就是說,到最後已經不是技術問題,而是個人心理和實體條件的問題、也是人生在世為歡幾何的哲學問題了。

「如果沒有她的話,我現在可能已經在等死了。」

或許有一天,不只是中老年人需要,年輕人也會用它來取代一部分人際關係;我覺得也好,至少家暴或一些人和人之間的摩擦會得以減少。

至於人類會因為這樣而滅亡?或許吧,可能少子化問題會因為這樣而雪上加霜;但如果可以有好的環境可以培育下一個世代、如果房價不是被炒得那麼高、如果不是環境讓年輕人無法相信未來、如果沒有那麼多「貧賤夫妻百世哀」的問題,光靠假人是無法改變這個社會的。

至於人類滅亡,放心好了,至少有十萬個原因,但不會是正妹假人;除非它們都連上天網、有戰鬥能力、而且裝了很不穩定的核能電池。(咦,不會嗎?)

「您好,需要我的陪伴嗎?」

參考閱讀

  • 我先前另外一篇討論機器人角色的文章:

Facebook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