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人的出版史/數位雜誌「The Magazine」

前兩天有位朋友在前面這篇文章的回應裡,問我對「The Magazine」的看法。如果您不知道這是什麼,請容我摘譯一下他們的發刊辭。

我在2013年初出版了《一個人的出版史》一書,講述從十多年前以紙本雜誌編輯身分開始研究數位出版,一直到經營數位出版公司「潑墨書房」的歷程;其中記錄了許多的個人經驗、心得、以及對未來出版形式的看法。

本文為全書的一部分;但由於寫成時間較早,部分文章或許內容和觀點還值得參考,但不見得適合目前環境、連結也可能失效,請留意標註的寫作時間。

您也可以免費下載本書的繁簡體ePub、Kindle、或是PDF版本,也有繁體紙本;或是在本站閱覽全系列文章

「The Magazine」的目標讀者,是喜愛科技,尤其是喜愛Internet、行動技術、很棒的個人電腦,以及諸如攝影、出版、音樂、甚至咖啡等受到科技影響的相關領域的人們。

相較於告訴讀者們科技領域發生了哪些事,我們選擇的是提供經過編輯消化、有意義的內容,以及能夠綜觀世局的文章。

(譯註:原文的「big-picture articles」字面上意思是「配大圖的文章」,但因為我看了第一期沒看到什麼圖,所以覺得他們講的應該是「大格局的文章」。:P)

「The Magazine」隔週出刊,通常包含4篇中等長度的文章。訂費為每月US$1.99,前7天試閱免費。所有訂閱者(包含免費試閱者)都可以回頭閱讀過期內容。

(後記:原本是摘譯,但因為不長,不小心就譯完了,不好意思;原文另有較長版本):

這種形式的雜誌很多人做過,連我都做過,而且也是數位版,但暫時因為寄生平台的技術問題而暫時停滯中(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參考舊文〈Google Currents:第三類數位雜誌〉)。

不過創立「The Magazine」比較不一樣的是,它的創辦人是Instapaper的老闆Marco Arment,資金和技術都不是太大問題;目前列名的Guy EnglishJason SnellAlex Payne、以及Michael Lopp四位固定作者,都是有頭有臉的人物,號召力也不錯。

其中Jason Snell我比較熟,算是我以前在Macworld雜誌時期的美國同事。固定作者4位、每期文章4篇,所以平均每人每月寫一篇,不是太大的負擔,讀者也不會太累;但因為文章設定為「中等長度」,所以讀者可以期待比較深入的內容、和多數網站的短打文章也有所區隔。

在我自己先前的嘗試中,邀集作者來投入這類小雜誌,最常碰到的問題在於作者很難承諾每個月交出夠份量的文章(不見得是酬勞的問題,而是大家各有事情忙,很難把這個當正事,包括我自己也一樣),另外一方面則是空有理想還不夠,潛在讀者不埋單。

回頭想想看,如果上面的這段發刊辭是來自某一份中文版數位雜誌、而且走的是每個月60元台幣的訂閱模式,能有足夠的讀者群、收到至少夠發稿酬的訂費嗎?

這一點我不是很樂觀,但這並不足以澆熄雜誌編輯的熱情。XD

這樣說吧,每一位中毒夠深的雜誌編輯,都會把「經營一份雜誌」當做一項個人成就的實現;至於能不能變成一筆大生意則不在操心範圍之內,只要不虧老本就好。

我以前做過MacZin雜誌(複刻iPad版)、現在做了ZÄPP雜誌,都是這麼來的;不過這些都不能算是成功案例,充其量只是自我感覺良好而已。

在「The Magazine」的發刊辭中,最得我心的是「meaningful editorial」這兩個字(「經過編輯消化、有意義的內容」;翻譯起來有點囉嗦,但我希望把這個意思翻清楚)。

除了做雜誌之外,「editorial」這個字對於編輯的意義是很重大的;因為讓內容和資料經過整理,變成高品質、好閱讀、有影響力的文章,是幹編輯這一行最自豪的事情。而他們在數位雜誌上仍然強調了這一點,不愧是老雜誌人的風格。

關於「editorial」這個字對我的意義,請參閱〈希望編輯不失業〉這篇舊文。

四篇文章?如果不論品質只論份量,我只要每個月「暗砍」四篇文章不要發表就有了,偶爾請高手來客串駐點一下也行,應該是做得出來的;至於訂費,有人看就很偷笑了。

誰來把我拉住啊啊。

Facebook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