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個Walt Mossberg

這兩天聽到一則訊息,是美國資訊產業評論家Walt Mossberg宣布即將在2017年6月退休的消息。雖然我的成就遠遜,但似乎走在一條有點類似的道路上,於是再整理了一篇2008年11月9日談他、以及談產業評論的文章。

這是美國資訊產業評論家Walt Mossberg以華爾街日報名義發表的一段影片,其中談到他對於目前市場上幾款小體積筆記型電腦的看法:

內容其實不是很重要,說起提供的資料豐富程度,網路上隨便找一篇評測文章就可以把它打翻。

但有趣的是,Mossberg在美國非常受到敬重,雖然不太提速度測試、規格比較、技術細節之類的東西,但他的評論和個人意見卻十分具有影響力。

以下提供一點關於Mossberg的介紹:

Mossberg是公認最具影響力的資訊科技文章作者之一;2004年,Wired雜誌在一篇相當長的專題報導中,稱Mossberg為「一字之褒,榮於華袞」(The Kingmaker),並指出「很少有評論家擁有如此的影響力,能夠左右一個產業的成敗。」根據報導,Mossberg也是目前華爾街日報待遇最高的記者之一。

(個人意譯;資料來源:Wikipedia

寫作者的影響力

我前後寫過不少資訊產業評論,還算是有些比較獨特的觀點和寫法、幾年來也所幸/不幸成功預測過幾次產業里程碑,所以曾有朋友帶著激勵的成份,期待我成為「台灣的Walt Mossberg」。

說真的,比地位、比火候,我還差Mossberg至少三十年功力,但我很高興朋友為我指出這個方向;能坐在鍵盤前面把發表想法當成工作、能在業界成為意見領袖、最重要的是可以「坐」領高薪,何樂而不為?

有趣的是,其實Mossberg的文章在技術方面都不深奧;從上面這類影片、以及他掛名主編的「All Things Digital」網站文章來看,恐怕許多玩技術的朋友會覺得「不過爾爾」,比起Engadget、Gizmodo、或是CNET之類內容新奇靈活、評測深入的網站來比,實在是淡出鳥來。

(2017年註:All Things Digital已經併入華爾街日報科技版。)

我必須承認,在科技推陳出新、寫作者難以時時跟上潮流、而且報紙媒體不斷衰退的現在,Mossberg呼風喚雨的時代恐怕很快就會過去。

不同的能力:產業洞見與技術深度

不過就新聞寫作的觀點、以及華爾街日報的目標讀者群來看,Mossberg成功的關鍵並不在於對技術的深入解析,而是在於長年來報導內容的「insight」。

「Insight」在這裡不太容易用一個詞來取代;它包含的是對事、對物、對人、以及對於人事物之間關係的觀察力,以及能見人所未見、察人所不察的敏銳洞見。

其他類型的作者可能花許多時間精神做產品測試報告(當然,這也是非常重要的),但Mossberg也許一句「這項產品還不錯」就能達到相同(或是不同)的結果。

因為以華爾街日報的讀者而言,他們知道Mossberg說的話應該都不會錯、認可的產品應該都不會差。

簡言之,能靠意見在競爭激烈的言論市場上生存數十年,累積的東西除了經驗以外,還有公正、準確度、以及說服力和影響力,這是勉強不來的。

美國還有許多擁有忠實讀者的重量級資訊專欄作者,像是以反骨著稱,但多年來也屹立不搖的John C Dvorak、或是以挖掘內幕見長的Robert X Cringely(我個人偏好後者的文章),不過要比「一言九鼎」,還是Mossberg略勝一籌。

有立場的公正

前面所說的「公正」,並不代表這些作者沒有「政治立場」或個人偏好,像是John C Dvorak過去就立場鮮明、而且因此頻頻出包,但獲得的敬重仍然不少;重點在於不(被發現)讓廠商影響或收買,以自己的一套方式令讀者信服。

時至今日,寫作者發表文章的途徑多了,所以像Mossberg這一級的幾位「資深作家」也得來搞網站;但反過來說,讀者吸收資訊的通路也比報紙掛帥的時代多出很多。

然而,華爾街日報發行量號稱270萬份,以單一作者掛名的網站而言,無論點閱率或RSS訂閱數都很難超過這個數字。

以台灣而言,根據ABC的資料,號稱收費發行量最大的報紙是每天近70萬份;我幾年前在這家報紙的週日資訊版寫過專欄,感受過在有目標讀者時能收到的關注程度。

我前後一再強調的是「目標讀者」;雖然報紙發行量都比絕大多數網站大,但除非有固定版位和時間、並且刻意推廣,否則目標讀者多半不如網站集中、而且文章份量和深度也不容易拿捏。

來自傳統媒體的光環不再

總而言之,也許Mossberg屬於最後一代藉由報紙建立崇高地位的資訊科技專欄作者;報紙也可能成為上個世代以發行數量和寡佔市場地位取勝的平面媒體。

所以,要成為另一個Mossberg、或是以Mossberg的方式成名,現在並不容易。

以後的作者大概不能寫寫專欄、挑兩封讀者來函回一下就算了事;除了內容要有料、發表要頻繁(現在不僅題材多、讀者胃口也大),而且還得花時間和讀者互動搏感情、時時隨著媒體形態的更新改變內容的表現方式,像是運用圖片、影片、連結、以及其他網頁互動技術等等。

所以啦,話說回來,要當台灣的、或者胃口大一點的「華文市場Mossberg」我也很想啊,但看起來要走到那個遠方露出雲端的山巔,恐怕再三十年也還不夠。

不過如果在寫作方面能往那個方向走,無論成績如何,都應該還是一件愉快的事情。

Facebook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