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士黑豹,任務完成

《戰士黑豹》是台灣漫畫家鄭問早期的成名作品,在時報周刊以夾冊方式連載了一段時間。雖然我對鄭問老師中期的作品不是那麼喜歡,但他在台灣漫畫界的宗師地位是無庸置疑的。

我自己早期也短暫模仿過他的風格,但功力相差太多,所以很早就放棄了;後來有一段時間模仿的對象是當時新進的曾正忠和鳥山明(所以我會用針筆畫幾可亂真的「怪博士與機器娃娃」風格。

在鄭問的作品之中,個人最喜歡、畫工也最齊整的是《刺客列傳》;跟中後期上色的厚重「油畫」風格相較,我比較喜歡的是這一冊輕盈中帶重量、從顏料渲染中呈現自然趣味的彩色水墨。

依我自己的分法,在前期和中後期之間最具代表性的作品,應該是出了兩集就中斷了的《阿鼻劍》。

《阿鼻劍》成書於鄭問老師去日本發展之前,所以整體畫風還沒有如外傳的「被日本人調整過」;所以說,這兩冊作品應該可以算是前半期作品之中技法最成熟的顛峰之作。

(同樣的,以下是我自己的觀察;但有一部分曾經向本書編劇馬利/郝明義先生當面求證過。)

我對於《阿鼻劍》的驚喜,大約維持到看完第一部前三分之二的地方,之後有些小小的失望;而這個小失望,也成為我之後比較少追鄭問作品的原因之一。

因為《阿鼻劍》內頁是黑白作品的關係,所以在畫技和色彩表現上,並沒有超過《刺客列傳》的整體震撼(但彩色頁面還是非常出色的);但黑白內頁的部份,出現了一些以我自己也畫畫的角度來看,似乎有點應付了事的地方。

關於這個部分有三種說法:

  1. 作者試圖以非傳統、而且相當大量的留白方式,來突破舊有的版面風格,例如刻意不處理背景、或是以毛筆飛白的抽象方式處理人物衣服;
  2. 作者在這部作品中實驗了一些新的技法,例如用毛筆加上噴畫(可能是用牙刷彈墨之類的手工)的組合;
  3. 作者到畫第二冊時已經準備去日本,所以時間方面有些分心,也間接導致第三部難產,至今還沒有機會出版。

例如下面這張圖,就是上述採用飛白筆畫、並且大量留白的半抽象畫法,但這是我認為處理得非常好的範本。

但第二冊說實在話,我認為鄭問老師沒有花跟第一冊時一樣的心思、也不足以稱為他最好的表現。當然,這是他「跟自己比較」的差異,跟同時期的多數台灣、甚至日本的同類型畫家來比,仍然可以說是一流水準。

之後的事情,就沒有什麼我可以置喙的地方了。

這麼多年以來,我還是一直在期待讓我重溫當年震撼的《阿鼻劍》第三部,只是戰士黑豹已經任務結束、卸下重擔了。

願鄭問老師好走。

Facebook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