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斯康辛州議會角色的奧妙


這兩天的新聞報導指出,鴻海在美國威斯康辛州投資設立面板廠的新聞,可能還會有些變數:

http://news.ltn.com.tw/news/business/breakingnews/2158613

看到這則報導,我心裡想的是:「來了來了」。

議會角力

我前陣子在寫〈鴻海投資威州案在數字之外的意義〉這篇文章(TBR版)的時候,就留了一條尾巴。

http://news.ltn.com.tw/news/business/breakingnews/2158613

這條尾巴說的是:

反正花的是納稅人的錢,議會通過就沒問題。

而現在議會果然出來講話了。表面上來看,議會幫納稅人的錢把關是天經地義的事情,不出來講幾句反而奇怪。不過也可能是:

  1. 議員跟州長之間的利益還沒有喬好;我不認為鴻海事先只在州長身上下功夫,沒有拿茶葉罐或水果籃去拜會過議會領袖。
  2. 或者基本上其實議會已經大致喬好了,只是議會形式上還是得出來討價還價一下,多少砍掉一些支出零頭數字,表示了不起負責。

自由時報這篇報導中說的「……威州提供給鴻海的補助投資,『最佳情況下』也得等到2043年才能回本」聽起來像是一個不確定性很高的長期投資,但這句話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看,就如同我在自己前文中提到的:

即使成立,30億美元也是花20年陸續提供,不是一次給足……一來平均一年不過一億多美金(就可以創造上萬工作機會)。

仔細思考一下,報導中的說法、和我上面的說法,其實是同一件事情的兩面。

兩個角度

一個角度是把威州以租稅補貼為主的這30億支出,當做「很久之後才能回收的費用」、另一個角度則是「分攤在未來20年的投資」可以創造若干績效,兩者都講得通。

至於要怎麼看,一來實際上如何得看結果論(到底有沒有創造就業和產值,有的話就是好投資)、二來看現在的立場戴的是哪一副有色眼鏡(贊成或反對、當作支出或投資)。

不過無論如何,這中間最主要的攻防點應該在於威州這30億美金的提供方式;先前的資料指出(我的前文引用了這個說法):

這30億美元之中包括15億美元的州所得稅減免、13.5億美元資本投資稅務寬減、以及1.5億美元建廠銷售稅豁免;都不是現金支出,也可以歸類到機會成本,看不到就暫時不會痛。

但自由時報的報導則說是:

威州政府承諾給鴻海的補助,包括未來15年內給予最多28.5億美元現金,以及價值1.5億美元的減稅優惠。

這兩個說法是有矛盾的。如果送進議會的是後者,相信不通過、或是被猛砍的機率必定很高;因為即使是州政府跟鴻海「對等投資」,確實還是有相當大的風險(也就是說,「避險控管成本」就得更高)。

我的預期是,這個案子應該還是會成,因為如果各方都已經協議到一定程度(連總統都講話了),在這時候終止撤案,對各方已經投入的力量和成本的衝擊都太大(然後州長又要被議會釘)。

所以,重點只是在於最後用什麼條件成立,彼此可以退讓多少、或是再拿出多少茶葉罐和水果籃而已。



Facebook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