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看你的書架!」

〈想看你的書架!〉這套書的題材很有趣,是去訪問許多日本有名的人,並且拍攝他們書架上書的照片,再由作者跟主人天南地北的聊他們自己、以及他們的書。從主人的「出身」,到學習過程、對於書的偏好、有哪些特別的收藏、最近在讀些什麼書等等。

這本不是新買的,不過我手上一直都缺一本。總共出了三集,但我只有二、三兩集。

我們經常會說,從一個人的XX可以看出一個人的個性與內涵。而除了「食物」之外,用「書」來當作XX應該也是很適合的,有時候甚至會令人有些意外的驚奇;可能某大學教授家裡有一堆漫畫、某大企業家都在看寫真集、某位老是不紅的小明星都在看深奧的歷史哲學等等。

這本書裡面有一句話說得不錯:

鳥會把樹枝一根一根叼回家,做成自己的巢;人則是會把書一本一本的買回家,築成自己家裡的書牆。從意義上來看,書架似乎可以叫做『我們精神上的巢』……。

所以你如果是喜歡書的人,也許在書本身的趣味、以及一點點瞭解(偷窺?)別人生活和「精神之巢」究竟的驅使之下,也會對這樣的書感到興趣吧?

我曾經跟一位出版商聊,也許我們也可以在台灣做這樣的書;不過出版商覺得沒那麼容易。

因為要做這樣的書,主筆的人本身就得有點學問,不然碰到主人三教九流的藏書不見得聊得出名堂,而且要碰到有名氣、平常又有閱讀習慣、願意公開自己的書架、又能針對自己的藏書談出精彩內容的,可能不常有機會碰到吧。

其實只要內容有趣,即使不是名人也沒關係,只是以做書的角度來說,總是得有一些噱頭賣點;除非是真正喜歡書的人,否則對於小老百姓的藏書內容大概不會有太多的興趣。

我也想過如果有時間的話,可以自己在網站上做做這個專題,先從自己的東西開始,不過我的書排列很亂,美術書旁邊是歷史書、再旁邊是電腦書、再旁邊是漫畫書,說得好聽點是「亂中有序」,反正自己都知道東西在哪裡(藉口、藉口)。:-P

說不定等有空的時候就真的開始做喔。有沒有人也有興趣做自己的「書架專輯」啊?


(2017年註:本文寫作當時還沒有現在所謂的社群媒體,大多數互動都在文章下面的留言區;而有些在留言區的問答也會成為文章的補充材料,這邊也保留了一些。)

在臺灣做會不會淪為名人在比較多寡?

應該還好吧,這種採訪多半有點「突擊檢查」的性質。除非先前經過高人指點該說些什麼、而且布置好一些「好看」的畫面,否則光是比多的話,在「聊」的時候是很容易穿幫的。所以才說主筆本身的學問是很重要的。

而且呢,不知道大家信不信,有在用書的人跟沒在用書的人,書架上的樣子不會相同,而且看得出來喔。

呵呵,果然台灣有人出了類似的書;還有「我的書架風景」徵圖文活動喔,有空也可以去參加一下。

剛才真的照了家裡一部份書架的照片、並且挑了一張去回應徵圖喔;把這些照片也貼出來玩玩吧。

如果瞄到照片裡有什麼認得的書,也可以挑出來聊聊喔。

第一張照片的右上角那個是尖端出的沈默的艦隊……

呵呵,沒錯,而且上面有很多是「兒童不宜」的漫畫。:-P

其實仔細翻翻「逛書架」這本書,我覺得有點無趣。雖然它的體例很接近日本人的「想看你的書架」,不過選的人有點同質性太高,似乎太強調他們作為「學者」或「藏書家」的身分,使得整本書變得酸味有點重(我對這些人是沒意見啦,我指的是編輯選人的方式)。

依我的看法(馬後砲啦,聽聽就好),無論從本質來看(讓讀者透過偷窺平常看不到的某人書架,深入了解這個人的生活或內心)、或是為了引起讀者的興味,編一本這樣的書應該是先找人、再「突襲」他們的書架(如果他們看書的話),會讓整本書變得更有趣、有更多的驚喜。

如果讓我來挑、而且不考慮困難度的話,也許我會列出像是張忠謀、蕭薔、陳致遠、李敖、周杰倫、嚴凱泰、陳敏薰、大小S,再加上一兩個性格看來比較誠懇的政治人物;這樣一來,光看名單就應該很有趣吧?當然啦,只是舉例而已,有趣的人物還很多。

別小看有趣的人物喔,也許驚喜就在他們的書架上。

有沒有零號女刑警啊?當年這種成人級漫畫都會被台灣的翻版出版商用簽字筆加上內衣說…

當年有,不過跟著一些同時期、也都被簽字筆處理過的其他漫畫(包括「怪醫秦博士」)一起淘汰掉了。「秦博士」因為後面陸續出了時報和台灣東販兩個「黑傑克」新版本,所以就換新了。

至於原名「警視庁0課の女」的「零號女刑警」,中文版看起來應該是絕版囉。不過在日本到最近幾年還一直被改編成影集版,好幾位有名的女星演過喔。:-)

言歸正傳,說到書被塗黑,可不是漫畫書的專利喔。我手上有一套1982年由TIME公司出版的「The Concord Desk Encyclopedia」小百科全書,在沒有網路可以用(雖然已經有電腦)、又買不起大部頭百科全書的時代,這套書可是幫了我許多忙喔。

不過這本書上也有許多被塗黑的地方:

圖中被塗黑的這一條是「毛澤東」;包括肖像和說明文字統統被人用蠟筆塗掉。雖然我曾經很努力想把蠟筆痕跡去除,但後來還是因為工程太浩大而放棄了。

有趣的是,主管單位除了塗「敵人」的資料,「自己人」的也塗。例如「江青」這一條當然是塗掉啦,但下一條剛好是「蔣介石」,也塗掉了好幾個地方;例如其中提到老蔣公轉進到台灣用的是「fled」(落跑;雖然有點不好聽,但也許比「逃」好一點:-P)這個字,自然是非讓它從地球上消失不可囉。

那個時代有機會看過外國雜誌(管制品喔)的人可能會有印象,凡是報導中提到大陸領導人、或是有照片的部分,一律整篇撕掉;如果碰到撕完了只剩封皮的狀況,至少也得玩玩粉蠟筆、順便用橡皮圖章在人家臉上蓋個「匪」字。

現在已經沒有這種事情囉,但也令人少了偷偷摸摸看禁書的刺激。:-P

誰的書架上有三島由紀夫的《薔薇刑》?

三島的書我以前有一些,因為我小時候蠻喜歡看三島的書;那時候只覺得他的書很「異色」,後來才知道他確實是個「異色」的人。

後來搬了幾次家,有些就不知下落了,只剩下「假面的告白」和「金閣寺」。我以前還有一本很早就停刊的某雜誌,有刊出三島兄腦袋瓜擺在桌子上的照片喔,怪恐怖的。

傅老大書架上有本書小弟也有,就是那本【藝術的故事】(會注意到這本大概是因為他最厚,又是明顯的白色書背)。不過小弟跟這本書的八字好像不太合,很久以前買的第一本,退伍回來以後就找不到了,於是買了第二本,一個機緣下送給朋友了,隔了很多年,去年逛書店看到新版又買了第三本,卻在颱風的時候淹水淹壞了一半…..說起來也是命運多舛、身世坎坷。

【薔薇刑】是細江英公拍的,算是日本攝影史上必讀的一本書吧?我好像有,不過不太確定,有陣子攝影集買很多卻沒整理,現在也不在身邊。不過我覺得三島的文學跟人可能要分開來看比較好,他的自殺跟他老師川端康成的自殺可能也要分開來看比較好。

個人覺得三島在成名以後,過度的沈溺在個人英雄主義的漩渦裡,甚至被捲入日本軍國主義的亂流中。那段時期的平岡公威,高喊天皇萬歲後切腹的平岡公威,已經不是寫【假面的告白】的那個三島了。

一點淺見,還請大家指教。

Facebook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