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與Internet的未來」:Google的回應

本文寫於2008年2月1日,是我當時對於「微軟有意併購Yahoo」三篇觀察分析文章中的第二篇。第一篇寫於同一天稍早,算是這個事件的前情提要,而這一篇寫的則是Google對於微軟在前一篇中「挑戰」的回應。


本系列三篇文章,請依照順序閱讀會比較有感:

  1. Microsoft買Yahoo,馬馬虎虎?
  2. 〈「Yahoo!與Internet的未來」:Google的回應〉(本文)
  3. Google出手,微軟辟易?

人人講開放

Google的企業發展資深副總裁暨法務長David Drummond在該公司官方blog上,發表了一篇對Google企圖併購Yahoo的回應〈Yahoo! and the future of the Internet〉,看完之後我忍不住笑了。對照我的前一篇〈Microsoft買Yahoo,馬馬虎虎?〉來看,我真的是Google肚子裡的蛔蟲啊。

怎麼說呢?就來對照一下我早於Drummond一天(加上時差應該是兩天)寫的內容吧。他說(以下引文均來自Google回應):

Internet的開放,是成就Google(以及Yahoo!)發展的重要原因。

我說:「如果微軟(不那麼開放)……就很難追上相對開放的Google。」好吧,這個比較牽強;開放人人會講,連微軟也會講,部份劇情雷同純屬巧合。

果然有敵意

所以,微軟對Yahoo!的敵意收購提議(hostile bid),帶來了許多可能令人費神的問題。……這和保存Internet「開放」與「創新」的精神息息相關。

我說:「我在把微軟的信讀過一次之後,覺得頗有點「敵意收購」(hostile takeover)的味道。」在之前讀過的所有相關評論之中,只有我這篇把微軟的提議稱為「敵意收購」。

一家公司會被企圖敵意收購,其實是件大事情;因為:

  • 表示公司已經對某些競爭對手造成嚴重威脅;
  • 而且威脅程度大到不能等,得立刻用錢解決;
  • 對方覺得用錢可以解決;
  • 公司股東也清楚這一點,但覺得公司還有搞頭、或是知道收購結果可能不好,所以不願意被收購;因此,真正的意思是「可能違背股東意志」的「敵意」一詞才會出現。

換言之,Google也認為微軟的舉動是一種類似「搶親」的行為。搶錢搶糧之外還得搶老婆,搶回家生幾個小孩讓隔壁的阿狗氣到噗噗跳;如果人家不想嫁你,就拿大把聘金出來砸她老爸,先想辦法生米煮成熟飯,感情再慢慢培養。

這裡說「搶親」,沒有道德上貶低的意思;我也說過:「自己搞不夠快,有錢可以撒而不撒就太笨了;換成我照樣這麼幹,沒第二句話。」

對微軟的質疑

微軟現在還能跟在PC圈一樣,用一些不恰當、甚至不合法(illegal)的手段來影響Internet嗎?Internet鼓勵來自競爭的創新,但微軟想的卻經常是以自定標準來建立獨佔事業,然後利用這種主控權來搶占相關的新興市場。

這話就說得很露骨了;我說的是比較含蓄的:「如果微軟一直抱著『網路標準為我所有』、或是『用網路綁產品來賣錢』的態度‥‥」,而且「不合法」三個字我只能猜測,平常嘴上說說就算了,在評論中沒證沒據的可說不出口。

微軟加上Yahoo!,在即時傳訊和網頁電郵市場有非常高的佔有率,而且兩家公司原本就各自經營了在Internet上流量數一數二的入口網站。

如果這兩家公司結合、再利用PC軟體市場上的優勢,是否會以不公平的方式限制消費者自由使用競爭對手的電郵、即時傳訊、以及其他網站服務?

世界各地的主管機構都必須問這些問題,而消費者必須得到令人滿意的答案。

這一段是Google真正的憂慮所在,所以我把它完整摘錄下來。我相信就算微軟和Yahoo合併,理論上不敢這麼幹、技術上有它的難度、輿論也不會允許。

然而,擁有絕對多數的優勢往往會令人昏頭、微軟在使用對自己有利的手段上也從不手軟;再加上這幾家公司做的都是大生意,稍有差池就是股災,帶點「被害妄想症」的未雨綢繆還是有點道理的,究竟「Only the Paranoid Survive」,對吧?

微軟的敵意收購提議……我們認真看待Internet提供的開放、選擇、以及創新,因為這些是我們文化的核心。

我們相信Internet使用者的利益是最優先的、也應該是最優先的;在檢視這次收購提議的可能結果、研究潛在替代方案的同時,這一點都必須受到重視。

看來「開放」一直是Google想要強調的重點、也是影響輿論反對微軟和Yahoo合併的武器,所以前前後後不厭其煩提了三次;而且「敵意」也又提了一次,顯然Google也聞到了那股濃濃的三硝基甲苯香味。

換成Google會比較好嗎?不見得。

Google夠不夠開放,使用者可以自己觀察;站在評論的立場,我只能說它「相對開放」,而不方便說「對啊對啊,咕狗好開放啊」。至於「Internet使用者的利益」,當然也是得掛出來拜的神主牌,微軟和Yahoo家裡都各有一塊,不足為奇。

這一點我相信大家都會放在心上,但還不到可以排入董事良心考量的列表之中。只要錢夠多,每家公司都一樣,大哥不必笑二哥。

說實在的,以企業觀點而言,「使用者利益」當作附加價值來看就行,做得好不好只能「以觀後效」。

然而Google對微軟行事風格的擔憂、對市場多數暴力的擔憂(以及我的擔憂、網民們的擔憂)都不是沒道理的,只是David Drummond以「關係人」的身分寫了這封回應,把一切都擺到檯面上,而我則是以同樣現實市儈的眼光,把他想得到的事情先吐了出來而已。

依照往例,還是得聲明一下:以上引的原文是我的簡單翻譯,實際意思以官方發表為準。有人問我為什麼每次都要講這句,道理是這樣的:因為這些翻譯為了方便大家瞭解,雖然意思儘可能忠於原文,但遣詞用字多少有些調整挪移;而且因為沒有得到授權,所以不能自稱代表官方的意思。

而因為市場討論和預期的關係,如果有表達失誤的地方,可能會無意中影響外界對相關公司的觀感、甚至影響股價;所以就翻譯者和評論者的職業道德而言,在以翻譯方式引述某些企業文件的時候,必須做這樣的聲明。當然啦,這也可以說是譯者保護自己的方式之一。

Facebook回應

給 “「Yahoo!與Internet的未來」:Google的回應” 的 2 則回應

新增

留言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 | 佈景主題: Baskerville 2 by Anders Noren

上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