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為專業譯者前的心理建設

以綿羊為首的幾位知名專職譯者,先前在他們的網站上各自發表了關於譯者角色、景氣影響、以及個人工作手法的文章(見文末列表);重點在於所謂A咖(A級)譯者和其他人之間的不同。

雖然我並非專攻書籍翻譯、翻譯也只是我工作的一部分,不像這幾位那麼專精,不過因為我所在的市場、客戶、以及工作習慣屬於另一類型,所以或許有些不同的觀點可以提供。


相對於許多其他類型的工作,在台灣翻譯書籍的收入並不算頂高;雖然有人因為是票房保證、或是因為作品暢銷而荷包滿滿,但並不是普遍的現象。

譯者之所以沒辦法一年翻一本書就舒服渡日,除了市場較小、近年來讀者習慣改變之類的原因以外,大部分出版社「以書養書」的經營方式,也不允許翻譯費用佔製作成本中太大的比例。

換言之,除非特例,否則大多數專職譯者只能接受「平均一個月一兩本書、一本書沒幾萬塊」的價碼;合則來、不合則去,沒有太多拿翹或議價的空間。

甚至如同〈遜成C咖的A咖?〉這篇所說的,有心花時間精鍊字句、查資料、修文章的譯者,還可能因為產量變低而讓收入更少。

怎麼樣的譯者是「A咖」?

其實就像我先前說過的,我不喜歡幫人分級;或許譯者中有「功力高的」、「價錢貴的」、「能配合的」、「很專業的」等等,而各家出版社可能依條件不同,樂意跟具有某些特質的譯者合作,也就是各自名單中的所謂「A咖」,但很難說可以一口價幫哪一位、或是怎樣的譯者別上「A咖獎章」。

從出版社的立場來說,最喜歡用的當然是C/P值(「成本效益」,這是電腦阿宅的術語)最高的作者或譯者。因為前述原因,大多數譯者都在每字幾毛到一塊錢之間掙扎。所以能在這個報酬之中擠出最大效益的,就是A咖;跟功力、配合、專業等條件並不是那麼直接的關係。

然而從譯者的角度來看,只要書本身有趣(這其實是很多人做這一行最大的動力)、報酬不要太差、票期不要太長,通常摸摸鼻子也就做了。

好,現在雙方的心態都清楚了;所謂「知己知彼、百戰百勝」,知道出版社的需求和弱點、並且投其所好,就可以多壓榨出一點利益。

不過通常都是資方(出版社)洞悉勞方(作者或譯者)的特質,很少見到「搖筆桿的」人同時又很懂得做生意的。

譯者與出版社的角力

舉個例子好了,在前面引用的〈遜成C咖的A咖?〉中提到:

我愛改贅字,譬如「當我每天八點起床時」,我鐵定會刪掉「當」與「時」的一個,……一字八毛A咖譯者,只是講來臉面有光,實際算算,我們大概只等於一字五毛的C咖。出版社如果看不出我們的真正價值(就是翻譯兼審閱兼校對),那就讓他們去「誰怕維吉尼亞州的狼」吧。

這中間就有個生意考量:假設某A譯者的文字有95分水準,但依照流程,完稿之後還是要讓編輯看過;某B譯者價錢比較低,但文章只有60分水準,是那種要編輯費心審稿、邊做邊罵的類型。

再假設編輯很負責,某A和某B的文章改出來都有差不多的水準(實際上很少發生);對於老闆來說,既然最後成品水準一樣、反正編輯的薪水都一樣要付,那應該用哪個譯者呢?

如果某A星路坎坷,碰到老闆有這種想法的話,每天皓首窮經、力臻完美的譯文其實是C/P值比較低的;如果跟某B合作的編輯剛好功力深厚、鞠躬盡瘁,能把死的改成活的,那麼某A就活該喝西北風了。

這不是個典型的例子,只是「會出現」而已;有志從事出版業的老闆這方面通常不會太離譜,但囿於成本限制,偶爾還是不得不有阿宅考量。

所以如果你是某A,瞭解這類的生意眉角,自然能有因應對策來搶某B的案子;例如降20%的價格、但少用30%的心思,再到編輯耳邊放「跟我合作你比較輕鬆喔」的風聲打打預防針,就可能會有比較多的機會。

要認真聲明的是,我不鼓勵以盲目降價或降低水準的方式搶案子;上述的例子只是為了說明對「生意眉角」的觀察和競爭策略而編出來的,並不是建議大家這樣做。

對於有所堅持、注重品質的譯者而言,我直接的建議會是找到識貨的老闆、開發自己的專業能力和市場,不要只是守株待兔、或是在自己認為不值得的泥坑裡攪和。

企業文案翻譯的優缺點

以我自己所在的企業市場來說,單位報酬也許比譯書好一點、不必被各家出版社挑精揀肥;不過反過來說,時間往往非常緊迫、必須不斷在特定領域進修(其實一般譯者也一樣,但壓力可能不是那麼大)、而且永遠只能當幕後英雄。

相較於譯者大名還可以大大方方印在新書封面上,我有時候連「xx公司的xx文件是我寫的」都不方便說。

最可怕的是,做的東西通常沒有所謂「編輯」幫忙修改潤飾,今天半夜的作品可能明天就見報,行不行一翻兩瞪眼,逃都沒地方逃;唯一的憑恃是客戶的信任,但萬一出了兩三次狀況,大概還是就得改行了。

所以,我這一行其實沒有什麼A咖B咖的分別,因為說實在門檻是很高,能進得來、而且做一兩年以上就已經萬幸。

我並不是說這樣多了不起、或是比譯書厲害,事實並非如此,只是如同賣好吃的牛肉麵,一行有一行的竅門;譯書要到真正一流的境界,門檻遠比我們這種「文字匠」更高、用功要更勤、而且聲譽更難維持。而這也是我不敢進譯書這行,只敢玩票的原因之一。

譯者與書暢銷與否有關嗎?

再回到所謂A咖B咖的問題;我是覺得,也許各家出版社有自己心目中逐漸形成的「A咖名單」,但人並沒有這樣的標籤貼在臉上;如果某譯者生意門可羅雀、作品乏善可陳、老是搞錯出版社老闆的心思,要檢討的並非「為什麼人家是A咖我是B咖」,而是「我做這一行哪裡做得不夠」、甚至「我該不該做這個營生」。

跟企業市場比起來,譯書有一個比較令人「不安」的特質:撇開報酬不談,用心譯而且譯得好的書不一定賣錢、隨便翻翻的書也不一定賣得差。

這中間有很多因素作祟,像是原作的口碑和名氣,以及出版商的行銷手法、規模大小、鋪貨通路、譯者的名氣(不一定來自翻譯功力)、目標讀者對譯文的要求、甚至封面設計討不討喜等等。

一本書的成功取決於這許多條件;好的譯者可能被不好的條件拖下水、不怎麼樣的譯者也可能跟好的條件雞犬升天,而這些又可能影響譯者往後的名聲。換言之,有很多成功與否的因素,並不是譯者自己可以控制的。

翻譯就像開麵店

總而言之,翻譯至今都還是辛苦的人力密集行業,類似去日本開腳踩蕎麥麵店;跟開麵店一樣,有好吃的跟不好吃的、有貴的和便宜的、甚至有豪華和不豪華的,但這些都不一定是構成「A咖麵店」或「B咖麵店」的條件。

即使已經是所謂「A咖」,也要學點生意手法知己知彼、持續進步,提高自己的身價和競爭力;而「B咖」只要有實力、有自信,在謙和虛心之餘當然也可以有身段、有堅持,不必因為還沒有出名、還沒有紅透半邊天而妄自菲薄。

翻譯這一行除了要有心,還要有意志力;重點是因為靠這個生活、甚至還是興趣,所以也要有長期經營自己的眼光和手腕。

參考閱讀

Facebook回應